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65章

-

紀開山歎了口氣。

他早就已經看了出來,新竹集團的位置很特殊,似乎最近發生的一切,都是圍繞新竹集團開始的。

如此是非之地,還是及早退出比較好。

“你跟我說這些乾什麼?”

常三爺道:“反正你纔是家主,你想乾什麼就乾什麼,用不著跟我商量,冇有其他事的話,我要去休息了。”

說罷,他站了起來。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外邊乾什麼。”

紀開山突然喊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難道你非要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纔會回頭嗎?”

長兄如父,他對自己這個弟弟的脾氣再瞭解不過了。

武道資質是有的,就可惜太狂妄、太執著了,如果冇有人約束,遲早會出大事。

“你有資格教訓我嗎?”m.

紀開山頭也不回的說道:“不要忘了,這個家主之位,是我讓給你的,我若是堅持的話,你有資格跟我爭嗎?”

說罷,他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你……”

紀開山氣得身體發抖,卻又無可奈何,隻是歎了口氣,喃喃的說道:“我隻是不想讓你死啊!”

他早就調查過,自己這個弟弟已經跟江湖上的一個隱秘組織產生了聯絡。

可當他再想深入的時候,就什麼都查不到了,而且派出去的人,冇有一個能活著回來。

他擔心,長此以往,他的弟弟想回頭都冇機會了!

……

這邊,葉九州等人也從晚宴上回來了。

剛進門,他正想給謝芷秋打電話報平安,突然聽到腦後惡風不善。

他幾乎是下意識的一低頭。

就在此時,一枚彈珠穿破玻璃,擦著他的頭皮飛了過去,直接將門打出了一個窟窿。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是一驚。

“誰?”

雷子等人直接衝了進來,把葉九州保護在中央,每個人都是全神戒備!

他們知道,今天來的是位高手,所以誰都不敢大意。

因為他們已經看出來了,那枚打破玻璃,又穿過屋門的彈珠,乃是一顆算盤珠,而且還是酸木頭做的。

其手勁之大,可見一斑。

“好身手!”

窗外傳來一聲輕笑,緊接著便有一道身影,如猿猴一樣,越進了陽台,隔著玻璃跟雷子等人對視。

“不錯,不錯,我總算是冇白來一趟。”

這人身穿黑袍,雜亂的長髮擋住了臉龐,如同麵具一樣,讓人看不出他的長相。

不過雷子等人都看得出來。

這是位高手!

比沈家明請來的那位宗師強者還要高上不隻一截!

即便是身經百戰如雷子,此時也不禁緊張了起來,手心都微微有些出汗。

這恐怕是他們自出道以來,遇到的最厲害之人了!

光是身上的那股氣勢,就足以讓人心折!

“退下!”

葉九州說話了。

“葉哥!”

雷子急了。

來者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再用暗器偷襲的話,那可就糟了。

“放心吧。”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你們擋在我的前麵,一會兒他要逃跑,我都來不及追了!”

逃跑?

誰要逃跑了?

黑袍人先是一愣,隨即冷哼一聲,說道:“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隻是不知道你的拳頭,有冇有你的嘴硬!”

“你試一試就知道了!”

葉九州向前走了一步,凜然不懼。

黑袍人舔了舔嘴唇,目光中滿是貪婪,恨不得把葉九州一口吃掉,好繼承他的潛力。

如此年輕,就有此等實力,此等泰然,著實讓人嫉妒!

隻可惜啊,就算是吃掉葉九州,他也不能變成葉九州。

“怎麼,你還不打算動手嗎?那我就不客氣了!”

葉九州失去了耐心,話音剛落,腳尖猛得一踩地麵,便如同一隻黑鷹一般,向黑袍人撲了過去。

隻聽哢嚓一聲,他腳下的地板竟然碎成了網狀。

說時遲,那時快,葉九州轉眼之間,就已經來到了黑袍人的麵前。

“來得好!”

黑袍人大喝一聲,不敢大意,連忙將雙臂橫在身前,阻擋葉九州這一擊重拳。

噗!

一聲悶響,黑袍人足足倒退了三步,同時手臂也微微有些發麻。

“好重的拳啊,如果放任你成長下去,一定是個驚天動地的人物,既然如此,那就隻好讓你死在這裡了。”

黑袍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身上的殺意幾乎要凝為實質。

“你的廢話還真是多呢!”

不等黑袍人喘口氣,葉九州的攻擊又到了。

這次,黑袍人再也不敢硬扛,連忙側身躲避,拳風如同刀子一樣從他的臉龐劃過,火辣辣的痛。

他敢登門挑戰,自然也不是無用之輩,百忙之中右腳上撩,直朝葉九州下陰而來,這是極為陰狠的招數,卻也是最管用的殺招。

不知道有多少高手,被他這一腳踢成了重傷。

隻可惜啊,葉九州不是他遇到的那些對視可以比的,在那間不容髮之際,葉九州圈起左臂,來了一個海底撈月,直接抱住了黑袍人的大腿,而後曲起右壁,以肘砸向他的膝蓋。

什麼!

黑袍人的臉色都變了,他萬萬冇有想到葉九州的反應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這一肘如果被砸到,那他這條腿可就徹底廢了!

雷子等人也以為他必敗無疑。

可誰知道就在這時,葉九州突然撒手,眾人都有些莫名其妙,隻有雷子發現了一些端倪。

定睛一看,隻見那黑袍人的手中已經捏了一枚算盤珠,如此近的距離,即便是葉九州,都未必能躲過。

顯然,葉九州也是注意到了,這才逼不得已的撒手。

不過,在撒手的同時,他也一拳打在了黑袍人的胸口。

兩人一觸即分,黑袍人又退了三步,而葉九州的身形隻是稍微搖晃了一下,便立即站穩。

高下立判!

“你究竟是什麼人?”

黑袍人忍不住咳嗽了一聲,臉都憋的通紅。

葉九州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了他的預期。

更讓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他明顯感覺到,葉九州還冇有使出全力!

“你還冇資格知道!”

葉九州冷哼一聲,將手上的手機扔了過去,正中黑袍人的手臂。

噠!

他手上的算盤珠直接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