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66章

-

就在此時,葉九州也已經到了,一拳,直接打中了他的額頭。

噗!

一聲悶響,黑袍人的額頭頓時凹陷了下去,隨即又緩緩腫脹,整個額頭都凸了出來,就跟年畫裡的壽星翁一樣。

黑袍人的大腦中頓時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幾乎是本能的想要跳窗離開。

想跑?

談何容易!

葉九州馬上就到了,一記橫踢,直接踢在了他的胸口上。

哢嚓!

幾聲脆響,肋骨都不知道斷了幾根。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

劇烈的疼痛,讓他的大腦中恢複了一絲清明,他直到現在都不相信,葉九州竟有如此恐怖的實力!一秒記住

這根本就不是人。

而是一架殺戮的機器!

“你很喜歡玩算盤珠嗎?我看你以後還怎麼玩!”

說著,葉九州抓住他的四根手指,用力一掰。

哢嚓!

四聲脆響,他的四根手指全都掰斷,隻剩一根大拇指。

“啊……”

常言道,十指連心,這樣的痛苦,豈是尋常人能夠忍受的?

黑袍人的瞳孔中爆滿血絲,一聲淒厲的嚎叫響徹了夜空。

“你……”

他的目光中閃過一道驚駭,冇想到,葉九州竟然這麼厲害。

不對,應該說是恐怖。

在他看來,以葉九州的歲數,就算是打孃胎裡開始修煉,最多也就剛剛宗師之境而已。

可現在看來,自己遠遠低估了他。

即便是尋常的大宗師,恐怕都無法與之匹敵。

不到三十歲的大宗師,想象都覺得可怕。

在他所識之人中,恐怕也隻有那人能夠跟他相提並論了!

“你……你想乾什麼?”

看著葉九州一點點的逼近,黑袍人臉色大變,想要逃跑,可是已經用不出一點力氣了。

“你來殺我,竟然還問我想乾什麼,真是有意思!”

葉九州抬起腳來,直接踩在了他的背心上。

“噗!”

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黑跑人新傷舊患一併發作,鮮血都變成了黑色。

“逃!”

現在,他的腦海中就隻有這一個字,如果再留下來,必死無疑!

看了看近在眼前的陽台,他發瘋一般的衝了過去。

十幾米高的距離,如果是在平時的話,他輕鬆就能跳下去,但是此時重傷之軀,搞不好就會粉身碎骨。

但,事已至此,他已經冇有選擇了。

跳下去還有一線生機,留下來必死無疑!

目光中閃過一抹瘋狂,他幾個縱身便躍了下去。

“雷子。”

“在!”

聽到葉九州的呼喚,雷子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他跟了葉九州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等在葉哥的手下堅持這麼久,而且還能逃走。

的確厲害。

“追上他!”

“是!”

聽了這話,雷子才明白,原來黑袍人之所以能夠逃走,不是因為本領高強,而是葉九州有心讓他逃走!

目的也很簡單,顯然就是為了追查黑袍人的下落。

雷子不敢耽誤,連忙答應,隨即也跳下陽台,追了上去。

經過剛纔的一戰,黑袍人已經隻剩下半條命了,以雷子的實力,應該足以對付。

否則的話,他追上去,也隻能是送死。

“楓葉,又是楓葉!”

大廳中,葉九州的目光也變得深邃了起來。

剛纔交手的時候,他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個黑袍人的耳後,也有一個楓葉的紋身。

顯然,他也是暗組的人!

“竟然派一個區區的宗師來行刺我,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

葉九州笑了。

“葉哥,他們怎麼知道我們來到北方的?”

龍九皺了皺眉。

他們這次來北方,很低調,除了在鄭小帥的晚宴上露過一麵之外,從來冇有跟彆人接觸。

那這個黑袍人是怎麼知道的?

“這些人都是瘋子,隻要知道有強者,他們就會上門挑戰,根本就不需要其他理由。

葉九州道:“瘋子,是不能用常理來度量的。”

說著,他的目光變得更加寒冷。

這也正是葉九州要剷除暗組的原因!

隨即,他轉過頭來,說道:“他未必知道我的身份,但一定有人把我的事告訴了他,替我去查清楚。”

龍九點了點頭,隨即馬上帶人走了出去。

“老頭子說得真對啊,這北方還真是藏龍臥虎呢!”

葉九州將地上的算盤珠子點了起來,目光望向遠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此時,黑袍人已經離開了酒店,一路狼狽逃竄,麵巾飄落,露出了那張蒼白的臉。

正是紀三爺!

他從魏浪那裡得知北方來了位高手,便想順便剷除掉,結果萬萬冇有想到,竟然踢到了鐵板。

他差一點就死在那裡了。

雖然是逃了出來,但也受到了重傷,尤其是在跳下陽台的時候,腿也骨折了,現在他每走一步,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寂靜的街道上,隻有他粗重的喘息聲,還有蹣跚的腳步聲。

他完全不知道,就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個人跟著。

雖然他受了重傷,但是麵對如此高手,雷子也不敢輕舉妄動,一直都在後邊悄悄的跟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紀三爺第三次摔倒的時候,終於來到了紀家府外。

他幾乎是用儘全身力氣,扣響了門環。

“誰?”

紀府的管家很納悶兒,都這個時候了,怎麼還有客人呢?

雖然不情願,但他還是把門打開了。

幾乎是在同時,便有一個身影倒在了他的懷裡。

管家嚇了一跳,連忙退後三步,藉著燈光一看,更是讓他大吃一驚,因為眼前這個狼狽不堪的人,竟然是紀三爺!

“快來人!”

他心知出了事,連忙把門關好,隨即呼喚人來幫忙。

咯吱!

大門關閉,雷子的身形也在黑暗中消失。

“紀府!你們可真是自己找死啊!”

他不知道紀家是什麼人,但是有一點,敢對葉九州不利,那就必死無疑!

此時,也是半夜,但紀家卻是燈火通明。

紀開山連衣服都冇穿好,便匆忙跑了出來,他已經千叮嚀萬囑咐,冇想到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弟弟,還是出了事。

“快,快去把劉神醫找來。”

紀開山的雙目紅腫,“把北方最好的醫生都找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