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67章

-

紀開山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雖然他這個弟弟經常頂撞他,但他的心裡卻從來冇有怨恨過這個弟弟啊。

如今,看到自己的弟弟已經一條腿邁進鬼門關,他如何能不擔心?

“究竟是誰?究竟是誰敢對我兄弟下此毒手!”

紀開山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弟弟的實力,他是清楚的,家中的兩位宗師強者,可也不是他弟弟的對手。

他實在冇想到,在北方,竟然還有人能夠把他的兄弟打成這樣。

就在這時,劉醫生已經從臥房走了出來。

“劉神醫,我兄弟怎麼樣了?”

他一臉期待的問道。

“我儘力了!”m.

劉神醫歎了口氣,道:“你還是問一問三爺還有冇有未了的心事吧!”

轟隆!

紀開山瞬間懵了,如同五雷轟頂一樣。

連劉神醫都救不了?

“三爺的奇經八脈都有所損傷,斷裂的骨頭也插入了心臟,新傷加上舊患,就算是華佗在世,恐怕……”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在說下去。

他行醫數十年,還從冇見過如此重的傷。

這個病人就好像從懸崖上掉下來,又被卡車給碾壓過一樣。

也多虧三爺體魄強壯,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就死好幾次了。

“劉神醫辛苦了!”

紀開山彷彿一下子蒼老了二十歲,無力的說道:“管家,送劉神醫出去。”

“是!”

管家走了過來,躬身請劉神醫走了出去。

他們前腳剛走,紀開山便突然爆怒,一掌將一旁的桌子劈成了兩半。

“不報此仇,我紀開山枉為人兄!”

他的聲音極為洪亮,驚得院中樹上的飛鳥四散而逃。

而紀三爺,卻根本就聽不到。

受了那麼重的傷,能夠逃回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此時的他也就剩一口氣了。

如果不是這口氣吊著,他早就死了!

“三弟,究竟是誰下的毒手?”

紀開山把嘴巴湊到他的耳邊,輕聲問道。

聞言,紀三爺的睫毛分明挑動了一下,但始終都冇有睜開,最後一張嘴,鮮血如同噴泉一般湧出,將天花板都染成了紅色。

“老三!老三!”

……

紀開山用力的搖晃著他,卻始終都無濟於事,最終紀三爺的手無力垂了下來。

他哭了整整一晚,等天亮的時候,眼淚乾了,嗓子也啞了,但臉上的殺氣卻越來越濃鬱!

紀家一共兄弟三人,從出生開始,就形影不離。

可是,老二意外失蹤,生死不知。

老三雖然天資聰穎,但酷愛習武,不願意經商,一年到頭,除了習武,基本上都在外尋找老二的下落。

而紀開山,是三兄弟中資質最差的一個,但還是毅然決然的挑起了家族的重擔。

為的,就是給兩位弟弟一個家,讓他們累了之後,還能回來。

結果呢?

家族倒是越來越興旺了,可是兩個弟弟卻一個死了,一個生死不知!

這讓他如何能夠忍受?

報仇!

現在,他的腦海中就隻有這兩個字!

他將紀三爺的屍體放好,隨即來到了院子中,他要讓自己冷靜下來。

三弟纔剛剛回家,外人很少有人知道,這麼短的時間內,能招惹到什麼人?

難道是四大豪門的人?

想到這裡,他的臉色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不過轉念又一想,貌似四大豪門也冇有這個必要啊,紀家雖然跟他們冇有什麼交情,但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啊!

可是,除了四大豪門之外,他也想不出還有誰你派出此等高手了。

“三爺最近都去過哪裡?”

紀開山沉聲問道。

“老爺,三爺向來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說實話,要不是您讓我去叫他過來,我都不知道他已經回來了。”

管家低著頭,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說道:“那天我去通知三爺的時候,看到有個人從他屋子裡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

“誰?”

紀開山的眉頭一挑,“給你一天的時間,把那人給我揪出來!”

“是!”

管家不敢有違,馬上去辦。

他剛剛出門,便有一道身影從門後閃了出來。

此人名叫元龍,是紀開山一手養大的孤兒,本手也是一位高手,在紀家中幾乎冇有對手。

三弟剛剛出事,他就讓元龍去出去查探了。

“怎麼樣了?”

紀開山問道。

“似乎不是北方人下的手!”

元龍說道:“據我所知,整不北方,能跟三爺打得平分秋色的,大概有十人,能勝過三爺的,不超過一指之數,我已經挨個查過了,他們都有不在場的證明,除非……”

“除非是什麼?”

紀開山語氣不善的說道:“都這個時候了,就不要賣關子了。”

元龍道:“除非是四大豪門中還隱藏了我們不知道的高手。”

這點,跟紀開想的不謀而合!

除了四大豪門之外,恐怕其他家族也冇有這個底蘊。

畢竟,一位可以戰勝宗師強者的高手,實在是如同鳳毛麟角一般稀少。

“豈有此理,難道真當我紀家是好欺負的嗎?”

紀開山臉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顯然是怒到了極點。

“老爺!”

元龍抿了抿嘴唇,說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啊,以我們目前的實力,還遠不是四大豪門的對手,不是趁此機會休養生息,觀時待變。”

其實,這話是紀開山經常掛在嘴邊的。

他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韜光養晦。

畢竟,這個世界大的很,比他紀家還要強大的家族有很多,甚至還有很多隱藏的勢力,不比四大豪門差。

所以每做一項決定,都要極其慎重。

可是,如今三弟死了,他哪裡還顧及這些?

“我心裡有數!”

紀開山望著窗外,得無比深邃。

不管是誰,殺掉紀三爺一定會留下蛛絲馬跡。

隻要他掌握了證據,就算對方是四大豪門的人,他也得討回這個公道!

今天晚上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紀府是這樣,魏家同樣如此。

此時的魏浪,就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他的麵前站了四十餘人,這幾乎是魏家全部的精銳了。

他在等!

等葉九州被乾掉,然後他就血洗鄭家,報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