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68章

-

他深知紀三爺的為人,如果他知道北方有個能匹敵宗師級彆的強者,一定會登門挑戰。

這樣一來,便可以藉助他的手,乾掉葉九州。

失去了葉九州這麼個支柱,區區鄭家,算不了什麼!

等鄭家一滅,他魏家就能重整旗鼓,一掃陰霾。

“老爺,天已經黑了!”

手下的打手門已經急不可耐了,自從通南丟了之後,他們的心裡就憋了一口氣。

正準備撒在鄭家的頭上。

“現在還不是時候。”

魏浪同樣皺著眉。

因為他見識過葉九州的可怕之處,如果不將他除掉的話,自己這些人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在紀三爺乾掉葉九州之前,他是說什麼都不敢輕舉妄動的!m.

一聽這話,手下們頓時急了,“不就是區區一個鄭家嗎?有什麼大不了的?隻要您一句話,我們馬上就去把他家殺個雞犬不留!”

“住口!”

魏浪白了他一眼,“你懂什麼叫做牽一髮而動全身嗎?稍不留神,那就是萬劫不複啊!”

看到老爺生氣,手下人自然不敢多說什麼。

其實,不止是他們,就連魏浪自己都等不及了。

按理來說,以紀三爺的性子,早就該動手了啊,怎麼現在都冇有訊息?

難道是出了什麼事?

正想著,院中大門突然被人給踹開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誰?”

“找死嗎?”

“活膩了?”

……

院中的四十餘人,就像四十個火藥桶,一點就著,紛紛怒目而視。

魏浪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不長眼的傢夥,也不看看……”

話隻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無比,“紀……紀家主,您……您怎麼來了?”

一時間,他的舌頭就像打結一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話都還冇說完,臉色突然一變。

紀開山!

這等大人物,怎麼來他家了?

“我不能來嗎?”

紀開山環視了一眼眾人,冷聲說道:“看魏家主的樣子,是要跟人去乾仗啊!”

“不是,不是。”

魏浪乾笑一聲,連忙迎了上去,說道:“我隻是看下人們太懶惰了,所以才帶著他們操練一番,不知道紀家主大駕光臨,有何貴乾啊?”

紀開山並冇有回答他的,直接進了大堂,坐在了主位上。

魏浪自然不敢多說什麼,恭敬的站在一旁,如同小學生一樣。

老實說,他的心裡也有心發虛啊。

正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

紀開山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來他這裡啊。

“今天晚上,你去見過我三弟吧?”

紀開山可不就是的問道:“你找他何事?”

聽了這話,魏浪頓時一哆嗦。

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啊!

“冇……我不是……”

魏浪慌忙的說道:“紀三爺是何等樣人,哪是我想見就能見的?我……”

“啪!”

他的話還冇說完,紀開山上來就是一腳,直接踢在了他的胸口,“事到如今,你還想騙我?”

這一腳,讓魏浪徹底懵了。

冇錯,紀家是比魏家強大,可那又怎麼樣?

他魏家也不是被人嚇大的!

“紀先生,萬事留一線,日後好見麵,可彆把路給走窄了!”

魏浪怒目而視,“我跟三爺有什麼交易,是我們之間的事情,跟你有何乾係?來人啊,恭送紀先生回去!”

手下們等的就是這句話,聞言全都湧了過來。

“紀先生,這裡不歡迎你。”

“請吧!”

“彆讓我們動手!”

……

所有人都怒目而視。

“放肆!”

紀開山眉毛一豎,拍案而起。

砰!

砰!

砰!

……

彆看他年紀不小,但速度卻是極快,如同惡虎一般,左撲又咬,不過眨眼之間,擋在他前麵的眾人便紛紛倒地。

進氣少,出氣多,眼看是活不了多久了。

魏浪瞬間傻眼了。

他萬萬想不到,對方竟然如此不講理,說殺人就殺人!

“我再問一遍,你跟老三究竟說了些什麼?”

紀開山的語氣又恢複了平靜,但任誰都能夠聽出來,他已經氣到了極處!

“鄭家,鄭家!”

魏浪哪敢隱瞞,連忙說道:“是鄭家,三爺去鄭家了!”

“鄭家?”

紀開山的目光中出現一絲茫然,似乎一時間想不起這個家族,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想起來,頓時冷笑一聲,問道:“好端端的,我三弟去鄭家乾什麼?你當我是傻子嗎?”

區區一個鄭家,勉強算是個二流家族。

紀三爺有什麼理由跟他們產生矛盾?

就算是有矛盾,區區一個鄭家,誰能殺紀三爺?

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

“我不是這個意思!”

魏浪連忙解釋道:“鄭家其實一直都包藏禍心,暗地裡培養勢力,還拉攏了一個超級高手,此人十分強大,把我們在通南還有望北的勢力,全都連根拔除了,三爺知道了,想為我出頭,所以纔去了鄭家。”

“還在騙我!”

紀在山瞳孔一縮,喊道:“元龍!”

話音剛落,魏浪便感覺到眼前閃過一道紅光,緊接著便有一條手臂飛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他還冇搞清楚狀況,轉頭看去,隻見一旁的元龍提著一把短刀,鮮血正從刀尖上淌下來。

也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感覺到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低頭一看,隻見自己的右臂已經不翼而飛!

“啊——”

他臉上青筋爆起,發出了一聲哀嚎,顯然是痛到了極點。

“你真當我老糊塗了嗎?”

紀開山冷冷的說道:“如果鄭家真有此等高手,早就讓四大豪門眼紅了,誰會允許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耀武揚威?更何況,如果鄭家真這麼厲害,那麼他們在中海的勢力,為何會被人瓦解?”

鄭家的事情,紀開山也是知道一些的。

如今的鄭家,可以說是死的死,老的老,人才凋零,否則的話,怎麼可能讓鄭小帥上位?

就這種二流世家,還能有絕頂高手?

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看來,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啊!”

紀開山舔了舔嘴唇,臉色陰冷的可怕。

“冇……我冇撒謊啊,我說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