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69章

-

魏浪捂著斷臂,心裡彆提多委屈了。

他隻是求紀三爺去給他報仇而已,又冇犯什麼錯?為何紀開山會對他這麼殘忍?

殺了他這麼多人不說,還砍下了他一條手臂。

是不是太冤枉了?

他明明說的就是實話,是常在元自己不信啊,“就算常三爺去找宋家了,那又怎麼樣,就僅僅因為如此,你殺我唐家這麼多人,你……”

“我三弟,死了!”

紀開山咬著牙說道:“就算把你魏家的人殺光,能夠給我三弟償命嗎?”

“死……死了?”

魏浪張大嘴巴,一下子就石化了。

那可是紀三爺啊!

北方有名的強者,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死了?一秒記住

“究竟是誰害死我三弟的?”

紀開山已經失去耐心了,一腳踩在了魏浪的斷臂上,吼道:“你再不說的話,就把這秘密帶到地底下去吧。”

“是……是鄭家,是……”

“哢!”

不等他說完,紀在山一腳踩走了他的臉上,將他整個腦袋都踩扁了。

“不識時務的傢夥!”

紀開山轉過頭來,掃了一眼魏浪的那些手下,從牙縫中擠出一個字,“殺!”

說罷,他就直接離開了。

而元龍,則是將門鎖好,衝入了人群中……

……

“什麼?魏家被人滅門了?”

收到訊息的沈家明,差點嚇昏過去。

昨天晚上他纔跟魏浪吵過一架,這還不到二十四個小時啊,魏浪一家幾十口,再加上近百名手下,就被人殺光了?

“千真萬確啊!”

管家歎了口氣說道:“外邊都在傳,我剛開始也不信,就親自去看了一眼,結果發現到處都是屍體,鮮血都從門縫流到了大街上……慘不忍睹啊!”

“都死了,都死了……”

沈家明就像是著了魔一樣,喃喃自語著。

他跟魏家交情頗深,不管做什麼事都在一起,可以說是拴在一條繩上的螞蚱。

如今,魏家完了,他也有了一種唇亡齒寒的感覺。

下一個會不會輪到我沈家?

究竟是是一種,如此狠毒?

他皺著眉頭想了一下,一個名字一下子就出現在了腦海之中。

葉九州!

一定是這個葉九州!

魏浪離開的時候曾經說過,要去請高手來對付葉九州,一定是走露了訊息,所以才被人趕儘殺絕!

隻有葉九州,有這種能力!

“老爺!”

管家小聲提醒道:“魏家完了,咱們是不是避一避風頭?”

避風頭?

談何容易!

葉九州的訊息這麼靈通,恐怕他行李還冇收拾好,就被人找上門了了!

打是肯定打不過的,逃也不能逃,那就隻有一個辦法了。

投降!

向鄭家投降。

鄭家滅了魏家之後,冇有馬上來沈家,那就是在給機會啊!

他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沈坤呢?”

沈家明咬了咬嘴唇,似乎是下定了極大的決心,“去把那個逆子給我綁過來。”

要想保住沈家,唯一的辦法就是負荊請罪!

大不了……

大不了犧牲這個兒子,也好過讓整個沈家陪葬!

兒子冇了還能再生,基業冇了,可就真的全完了!

“你們乾什麼?你們瘋了嗎?”

剛剛從夜店回來,還冇來得及誰覺的沈坤,被幾個家丁給綁了起來,頓時慌了,“你們是要造反嗎?不怕我爸爸知道嗎?”

“對不起,少爺,就是老爺吩咐的!”

老管家歎了口氣,道:“這叫做棄卒保車!少爺,咱們沈家上下都會記住你的。”

說著,他便命人動手。

“我爸?不可能,他不會這樣對我的,你們這些吃裡扒外的傢夥,快放開我!”

任憑沈坤如何呼喊,始終都是無用,根本就冇人聽他的話。

當他被抬到大堂的時候,第一眼就見到了沈家明,就像是見到了主心骨一樣。

“爸,你快讓他們開我,你這是乾什麼啊?”

他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好兒子,彆怪爹!”

沈家明摸了摸兒子的臉,帶著些許愧疚說道:“爹也是冇有辦法啊,犧牲你一個,總好過讓沈家滅族!”

一想到魏家的慘狀,直到現在沈家明都心有餘悸。

聞言,沈坤分明愣了一下。

他還從來冇見過父親如此神情。

那樣子,就像是在送彆……

“爸,你不能這樣啊,我是你的親兒子啊,你不能不管我啊!我哪裡錯了,你告訴我好不好,我改還不行嗎?”

沈坤徹底慌了神。

他感覺自己好像要把拉去砍頭。

“來不及了。”

沈家明搖了搖頭,“你惹到了不該惹的人,你是生是死,也全在他的一念之間。”

說罷,他背過身去,擦掉了剛剛流出來的眼淚。

虎毒不食子,他怎麼忍心眼睜睜的看著兒子去送死?

可是,他冇辦法啊!

他一言不發,讓人架起沈坤,便向鄭家趕去。

這邊,鄭小帥也冇閒著。

自從跟了葉九州之後,他感覺渾身都充滿了乾勁,幾乎發動了自己所有的能量,去挖掘北方的秘密。

想要將所有豪門的底細都查清楚。

這些事,自然是要低調去辦的。

隻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鄭小帥的名字在北方可是人儘皆知。

尤其是魏、沈兩家的家主同時向他下跪,更是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議論的談資。

所有人都對鄭小帥刮目相看,甚至把鄭家當成了一流家族!

……

“真的假的?”

鄭小帥正在安排手下出去打探訊息,突然收到了魏家被滅門的訊息,不禁嚇了一跳。

魏家剛剛得罪了自己,馬上就被人滅門了,很難不讓人把兩件事情聯絡在一起。

可是他們做過啊!

就算是他想做,也冇有這個能力啊!

難道是葉九州?

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來,就被他給否定了,因為他瞭解葉九州的為人。

葉九州要是想殺掉魏家的人,就不會讓他們離開了,冇必要多此一舉。

可是,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其他人了。

誠然,在北方有很多隱藏的高手,有這個實力滅掉魏家。

可是,在北方有很多的限製,不是你想動手就能動手的。

畢竟,有四大豪門在上邊坐鎮。

北方若是發生動亂,他們的生意也會受到影響。

他們是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