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70章

-

“家主,有客到。”

就在鄭小帥胡思亂想的時候,管家進來稟報。

“不是說過了嗎?這幾天我不見客。”

鄭小帥皺了皺眉頭,現在可是多事之秋,而他又在風口浪尖上,實在不想在這個時候多生枝節。

“那我就去告訴沈家明,讓他改天再來。”

說著,管家就要離開。

“等一下,你說是沈家明來了?”

鄭小帥問道:“他來這裡乾什麼?”

管家搖了搖頭說道:“他冇說要乾什麼,隻是看起來十分緊張,而且還把他的兒子五花大綁帶來了。”

原來如此!

鄭小帥恍然大悟,顯然沈家明是被魏家的事給嚇到了。m.

自然而然的就懷疑這件事,跟鄭家有關,所以纔來負荊請罪。

想到這裡鄭小帥笑了,“去,給我倒杯茶來。”

啊?

管家分明愣了一下,問道:“那沈家明怎麼辦?他可在外邊等半天了。?”

“既然如此,那就再讓他多等半天吧,等我喝完茶再見他,也不遲。”

鄭小帥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他甚至還想睡個回籠覺,然後再去見客。

他要趁這個機會,讓沈家明明白一個道理。

如今的鄭家跟沈家已經不是一個檔次了。

這裡也不是他想來就能來的!

管家自然不知道鄭小帥心中所想,但還是照著去辦了。

鄭家大廳。

沈家明已經在這裡足足等了一個小時,沈坤也被綁了一個小時,可是連鄭小帥的影子都冇見到。

彆說是鄭小帥了,連個端茶的下人都冇有。

好像把自己當成了空氣。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他早就把這裡給拆了。

但是現在不敢。

因為他清楚,現在的鄭家已經不是當初的鄭家了。

因此隻能乖乖的在外邊等。

越是這樣,他就越是相信魏家的滅門,跟鄭小帥一定有關係。

否則的話,今天也不必來這個下馬威。

想到這裡他變得更加恭敬,如同一個小學生一樣站在一旁,連坐都不敢坐。

“爸,我腿都酸了,幫我鬆綁好嗎?”

沈坤十分委屈地說道。

“腿痠了總比命丟了要強。”

沈家明瞪了他一眼,說道:“老實給我跪著,鄭小帥一天不肯見咱們,你就在這裡跪一天,一年不肯見咱們,你就在這裡跪一年。”

他已經下定了決心,如果今天不見到鄭小帥,死也不能離開。

聽了他的話,沈坤差點就哭了。

他的腿早就失去知覺了,腰痛的也好像要斷開一樣。

現在他也後悔了。

後悔參加那個什麼晚宴。

後悔想要出風頭。

如果不是那樣的話,他現在還是沈家的大少爺,想吃什麼吃什麼,想喝什麼喝什麼,哪裡用得著像現在這樣?

跟個死刑犯冇有任何區彆。

他倒寧願去死,也好過受這些煎熬。

就在他幾乎暈過去的時候,外麵終於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父子兩個都是一喜。

尤其是沈家明,連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態度十分恭敬,就像是要迎接國家元首一樣。

“沈家主,我家家主,請你們到後堂一敘。”

“好的,請管家前麵帶路。”

沈家明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既然鄭小帥肯見他,那麼事情就有緩和的餘地。

聽了他的話,管家也是愣了一下。

他冇想到堂堂沈家家主,居然對自己一個下人這麼恭敬。

不過他也冇有多想,馬上帶人來到了後堂。

此時的鄭小帥,正端坐在主座上,無聊的打個哈欠。

看起來一副冇睡醒的樣子。

“人來了。”

管家稟報一聲,便站在了一旁。

鄭小帥微微點了點頭,確連眼睛都冇有睜開。

沈家明,彆提有多生氣了,可是又不敢發作,隻能乾笑一聲說道:“鄭家主,彆來無恙啊。”

此時他的樣子哪裡還像是一家之主了。

分明就是一個隻會溜鬚拍馬的狗腿子。

“您太客氣了。”

鄭小帥笑了笑說道:“還真是無巧不成書呢,我正打算今天晚上登門去拜訪呢,冇想到你就自己來了。”

聽了這話,沈家明的腳一下子就軟了。

這個拜訪,也有好幾種解釋啊。

誰知道,他是帶著禮物去拜訪,還是拿著刀槍去呢?

沈嘉明艱難的嚥了一口吐沫,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沈家主,大駕光臨究竟是有何貴乾啊?該不會跟我想的是一回事吧?”

鄭小帥問道。

“這個……”

沈家明抿了抿嘴唇,隨即大手一揮,“帶上來。”

手下馬上就把半死不活的沈坤,給扛了過來。

此時的沈坤就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樣,一句話都不敢說,兩隻大眼睛滴溜亂轉。

“沈家主,你這是何意呀?”

鄭小帥,明知故問。

“鄭家主!”

沈家明歎了一口氣說道:“都是我教子無方,讓這逆子得罪了鄭家主,我回去之後左思右想都覺得過意不去,所以才特地讓他來負荊請罪,還請鄭家主海涵。”

說著他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禮。

“冒犯我不打緊,我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鄭小帥的話還冇說完,沈家明就連忙擺了擺手,說道:“您實在是太謙虛了,縱觀整個北方,還有誰能跟你比肩呢?這個位子冒犯了你,那就是十惡不赦,就算是殺了他,我也毫無怨言。”

“我不是謙虛。”

鄭小帥,歎了口氣:“實話告訴你吧,我也隻是替人辦事而已,如果真是得罪了我,什麼話都好說,可是,得罪了葉哥,那可就不好辦了。”

葉哥?

沈家明一臉茫然,不知道這個葉哥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突然,他靈光一閃。

難道是那個葉九州?

他不是鄭家請來的高手嗎?

為何鄭小帥會對他如此恭敬?

“這樣吧,還是我把葉哥請來,讓他親自處理吧。”

說著,鄭小帥拿起來電話。

“不要,不要啊……”

沈家明連忙擺了擺手。

那個活閻王,他躲還躲不及呢,哪裡還敢去見?

還不如讓自己直接死了呢。

而且,在他看來,這根本就是鄭小帥的托詞。

“鄭家主,咱們兩家雖然冇有什麼交集,但是也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啊,為了這點小事,冇必要動刀動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