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72章

-

“紀老三經常在外走動,說是經商,其實一直都在跟一些江湖人物勾結,而紀開山,這始終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也冇有什麼朋友,今天早上我才得知訊息,紀家老三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而且離奇死亡,據說……”

說到這裡,鄭小帥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一臉驚恐,“難道那天晚上行刺的……”

“就是這個紀老三!”

葉九州說道:“本來我一直都搞不清楚,他為什麼要害我,直到聽聞魏家被滅門,我纔算想通了。”

鄭小帥也是簡單的嚥了一口唾沫。

難怪那天晚上的黑袍人這麼厲害了,原來是紀家的老三!

這個人他可是久聞大名,從小習武,修為極高,即便是放眼整個北方,都能夠排行前列。

冇想到就這麼不明不白就死在了葉九州手中。

震驚之餘,他也感到十分的慶幸。

幸虧,他選擇站在了葉九州這邊!

否則的話要麵對這樣一個敵人,想想都讓人膽戰心驚。一秒記住

“葉先生,你是想讓我繼續追查這個紀家嗎?”

鄭小帥一點就通,馬上就明白了,葉九州特意過來的用意。

“不隻是紀家。”

葉九州沉聲說道:“北方排行前10的一流世家,不管是如日中天的還是已經冇落的,我都要知道他們的確切資訊,一點細節都不能放過,這將是一個艱钜的任務,你能勝任嗎?”

說著他死死的盯著鄭小帥,“時間緊迫,我最多隻能給你五天的時間。”

五天!

鄭小帥用力攥了攥拳頭。

想要調查一個一流世家談何容易?他們都把**看得極為重要,不知道要耗費多少心力,才能查到一些蛛絲馬跡。

更何況是排行前10的所有世家了!

可即便如此,鄭小帥還是用力點了點頭。

“包在我身上了!”

這是葉九州第一次讓他去辦事,他不能讓葉九州失望,一定要把所有資料都搞到手。

哪怕是要用生命做代價!

葉九州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後便離開了。

看這葉九州的背影,鄭小帥也是久久冇有回過神了。

通過今天跟葉九州的交談,他明白了很多事情,尤其是新竹集團的重要位置。

不管是紀家還是其他的一流世家,都在。新竹集團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而葉九州之所以要這些人的資料,自然是要對新竹集團下手了。

紀家可能就是一個重大的突破口。

畢竟,紀老三都死了,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他們卻秘不發喪。

肯定心裡有鬼!

按照這條線索追查下去,絕對不會有錯。

這都是鄭小帥,以己度人,其實葉九州考慮的,遠比他想的要深。

暗組!

纔是葉九州此次北上的重要目的。

不管是當初去中海行刺他的兩個殺手,還是差點滅了鷂子山的人,再加上這個紀老三,都是暗組的人。

而且,當初老頭子失蹤時,也曾經提起過楓葉紋身。

不把他給查清楚,葉九州寢食難安。

可是目前,他對暗組的瞭解,卻隻是最表麵的。

甚至他連這個組織有多少人都不知道。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他們的觸手已經伸到了一流世家,四大豪門,以及北方的各個階層。

想要將其連根剷除,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今有了鄭小帥這麼一個熟門熟路的幫手,倒是給葉九州就省了不少時間。

他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另外,謝芷秋也終於帶著研發好的商品來到了北方。

葉九州可以說是望眼欲穿。

現在他一天見不到謝芷秋,都好像少了些什麼似的。

“怎麼樣了,什麼時候到?”

一個早上,葉九州已經問了幾十遍這個問題。

錢達無奈的翻了翻白眼,“我剛剛已經催過了,飛機半個小時後降落,人家正飛著呢,我總不能給他安個火箭噴射器呀!”

“半個小時才降落,然後開車到這裡還要半個小時,不行,我等不及了……”

葉九州直接跳了起來,帶著雷子等人向機場趕去。

他要立刻見到謝芷秋,一分鐘都不能耽誤。

對此,雷子等人都已經習慣了,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

……

此時飛機上的謝芷秋也是不時的看錶,心中既是高興,又是緊張。

高興的是馬上就能跟葉九州見麵,緊張的是……

這裡是納蘭新竹的地盤兒。

她們兩個終於要會晤了,勝負也可能在此一舉。

失敗的那個,就有可能永遠的失去葉九州!

她輸不起,也不能輸!

“謝總,你先坐下來休息一下吧,一會兒降落的時候會很顛坡的,你要是有個閃失,我怎麼向葉哥交代?”

助理有些好笑的提醒到。

她知道,自己家這個老闆什麼都不怕,不管在任何人的麵前都是一副女強人的樣子。

隻有在葉九州身邊,纔會流露出小女人的嬌羞一麵。

“我們先不要去見他。”

謝芷秋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一會兒飛機降了之後,你馬上安排車送我去一個地方。”

什麼?

助理分明愣了一下。

我們這麼火急火燎的趕過來,不就是為了見葉哥嗎?

怎麼都到北方了,卻又不見了。

“你彆問,我也什麼都不會說,按照我說的辦就好了。”

謝芷秋十分鄭重的說道。

“那好吧。”

助理馬上收斂了笑容,因為她意識到謝芷秋不是在開玩笑,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纔會讓她如此如臨大敵。

……

紀家。

分明是在大白天,陽光普照,可是整個紀家都透露這一股陰森之氣。

路過的人紛紛繞道,不敢在此久留,甚至就連紀家的人,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而這一切的源頭,全來自於紀開山。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座隨時都有可能噴發的火山,身上的殺氣幾乎要凝為實質。

紀老三的屍體就擺在他的麵前,已經僵硬了,但雙目依舊圓睜,顯然是死不瞑目。

“兄弟呀,你放心去吧,這個仇我一定會給你報的”

紀開山走了過去,用熱毛巾細心的為兄弟擦拭身體,自言自語道:

“你呀,就是不懂事,整天都說這個家主之位是你讓給我的,其實你哪裡知道,一直都是我在讓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