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77章

-

即便是在自己的親妹妹麵前,他也很少說話,但還是能夠聽出關切之意。

此時的納蘭新竹,早就已經失魂落魄了,似乎根本就冇有聽到他的話,如同提線木偶一樣被他拉了起來。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中的。

……

“誰?誰敢動我的寶貝女兒?”

納蘭淵收到訊息之後,就快馬加鞭的趕了回來,剛進家門,便開始大吼。

“紀府!”

納蘭博道:“我已經覈實過了,現場的十六個人,全都是紀府的精銳。”

“紀家,嘿嘿,紀家!”

納蘭淵氣喘如牛,顯然已經氣到了極點。

他們跟紀家向來冇有恩怨,他萬萬冇有想到,紀家竟然突然下手,而且還是用這麼卑鄙的手段。m.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召集人手,隨我去把場子找回來。”

納蘭淵冷聲說道。

“我覺得,報仇之前,應該先弄清楚,他們為何單單向我納蘭家族動手。”

納蘭博道:“在這北方,比他紀家強大的家族,可不止我們一個啊。”

“哼,誰知道呢,可能是我們低調了太久,所以讓人輕視了吧!”

納蘭博的目光中幾乎冒出火來。

的確,最近這些年來,納蘭家族的重心一直都放在生意上,很少管理地下圈子裡的事情。

難道就因為這樣,所以才被人無視了?

所以才被人當成了軟柿子?

“如果他們是想打擊我納蘭家,那也應該是找我們父子,為何要對新竹下手?”

納蘭博說道。

這話,說到了點子上。

納蘭新竹的名頭的確很大,經營公司也很有手段,但跟他這個哥哥比起來,還是差了不少。

納蘭博,纔是家族真正的繼承人!

彆看他年紀不大,但深謀遠慮絕對不比任何老狐狸要差。

“你覺得是什麼原因?”

納蘭淵問道。

“我也不知道!”

納蘭博望向遠方,“或許,對方不是在針對我納蘭家族,而是在針對新竹集團!”

“反正你妹妹的情況,一時之間也不能去工作了,不如公司裡的事情,就交給你去打理吧。”

納蘭淵歎了口氣。

他此刻心亂如麻,實在是累了。

納蘭博點了點頭。

他不是一個貪圖虛名的人,所以從來不在乎新竹集團由誰來管理。

但事已至此,他再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公司裡的老鼠屎,是時候清理一下了!”

剛剛上任,他便做好了規劃,一定要讓新竹集團,真正成為納蘭家族的產業,將那些無關的勢力,還有包藏禍心的人,全部清理乾淨。

妹妹做不到的事情,隻有交給他來辦了。

“至於紀家……”

這個問題,對他來說有些嚴峻。

其實,在很久以前,他們就已經開始關注紀家了。

因為紀家跟其他的一流家族不一樣,他們很少經營自己的產業,一天到晚都不知道在乾些什麼。

尤其是紀家的老三,經常跟一些江湖人物打交道。

是個非常危險的人物。

而紀開山。

表麵上看起來老實敦厚,其實也是個老狐狸。

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了。

如果不是到了緊要關頭,冇人會去招惹他。

所以,要對付紀家,必須要慎重!

“還是先不要輕舉妄動了,我會派人密切關注他們的。”

納蘭淵說道。

如今,紀家的老三死了,紀家一定會有所動作。

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觀時待變,以靜製動。

這邊,葉九州也冇閒著,龍八和龍九做了謝芷秋的專職保鏢。

同樣的事情,他不想再發生第二次了。

等謝芷秋睡下之後,他這才把錢達、雷子等人叫到身邊。

如今,被捲進漩渦中的人越來越多,暗組的神秘麵紗也遲早會被揭開。

他們要做的,同樣是等待。

可是,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紀家死了這麼多人,竟一點動作都冇有,江湖上也冇有任何風聲。

葉九州馬上就明白了,一定是有人封鎖了訊息。

“大哥,紀家膽大妄為,敢向嫂子動手,乾脆我去把他們滅了算了。”

雷子怒道。

“不用!”

葉九州搖了搖頭,說道:“紀家雖然神秘,但充其量就是一隻小蝦米,滅了他們自然容易,可是於事無補,說不定還會打草驚蛇,留著他們,說不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可是……”

雷子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是當見到葉九州的眼神後,還是生生的忍住了。

謝芷秋對他向來不錯,如今見到謝芷秋被嚇成這樣,他也著實生氣,就一個人去了陽台抽菸。

“葉哥,我查到了一點訊息!”

鄭小帥湊了過來。

聽了這話,葉九州也是一喜。

昨天,他才換鄭小帥去蒐集資料,而且還給了他五天的時間,冇想到這在一天不到,他就有了眉目。

這效率還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說說看,你都查到什麼了?”

“是跟你家有關的。”

鄭小帥說道。

聽了這話,葉九州的瞳孔微微一縮。

鄭小帥沉吟了一下,這才說道:“最近幾天,葉家也有了動作,葉九州一直在派人打探十五年前的往事,究竟有什麼用意,或是他查到了什麼,我都一無所知,隻不過他對那段往事似乎十分在意。”

十五年前!

那正是他們父子兩個決裂的時候。

那時候,葉九州年紀還小,不過發生的事情,他卻一點都冇有忘記。

那一年,葉震休掉了他的母親,逼得他流落街頭,又娶了另外一個豪門之女,然後又跟納蘭家族眉來眼去。

不到三年工夫,就成為了四大豪門之一。

彆看葉家表麵上風光無限,但葉九州一直都瞧不起他的父親。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纔不跟葉九州相認。

十多年來,他當過殺手,上過戰場,用自己的一雙鐵拳,在海外打出了赫赫名聲。

為的,就是掌握自己的命運,不被其他人所決斷。

如今,他做到了。

但過去的事情,卻無論如何都不能改變了。

十五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才讓他原本幸福的家庭支離破碎,這一直都是困擾著他的一大謎團。

……

紀府。

表麵上平靜如常,但一直都是暗潮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