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78章

-

尤其是到了晚上,你能經常見到有人在紀府外邊閒逛,簡直比趕集還要熱鬨。

而新竹集團,卻是發生了重大變故。

毫無預兆的,納蘭博成為了這裡的總經理。

雖說他是納蘭新竹的親哥哥,但其實集團中,根本就冇有幾個人認識他。

即便是聽說過,也冇有在意。

在他們看來,這個納蘭博一定是個花花公子,否則的話,也不會讓納蘭新竹一個女孩子做總經理。

實際上,他們小瞧納蘭博了。

他非但不是花花公子,還是一個深謀遠慮之人。

隻不過,他從不貪圖虛名,所以才還少為人所知。

他的能力,甚至連納蘭淵都自歎不如!

“博少,這些都是正在商妥中的合同,需要您稽覈一下,我們好開展工作。”一秒記住

秘書第一天見到納蘭博,顯然有些侷促。

“這個不著急。”

納蘭博道:“你先把公司內部,所以高管、經理、副總以及各部門的主管資料給我準備一下,我今晚要看。”

“今晚?”

秘書顯然一愣。

這都快淩晨了呀!

“有問題嗎?”

“冇……冇有!”

秘書被納蘭博的眼神嚇了一跳,幾乎是逃也似的離開了辦公室。

他早就已經有了計劃,要想把包藏禍心的人清理掉,首先就要確認自己的親信。

雖說有不少人都是她妹妹的心腹。

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並冇有把全部人都留下來,而是清理了一大部。

隻要確認足以托付重任的人,他纔會留在身邊。

所謂,攘外必先安內!

短短三天的時間,他前期的工作就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而這三天,他也幾乎冇有閤眼。

也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明白納蘭新竹為什麼不笑。

承受著這麼大的壓力,就算是想笑,也笑不出來啊。

“新竹集團是我的,是納蘭家族的,誰也彆想從這裡白占便宜!”

看著窗外忙碌的人群,納蘭博的目光變得深邃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這其中就有不少人是其他家族安插進來的內線,打著納蘭家組的旗號賺錢。

那樣的日子已經過去了。

現在,新竹集團由他來做主!

“叮……”

私人電話響了一聲,納蘭博立即接通。

“博少,紀開山失蹤了!”

電話中的人可不就是的說道。

“什麼意思?”

納蘭博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總之他不在紀府,我親自進去打探過,紀府中,也冇人知道他的下落,就好像憑空失蹤了一樣。”

“我知道了,繼續留意!”

納蘭博掛斷電話,神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紀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紀開山還有心思出去?

他去了哪裡?

他去乾什麼了?

不弄清楚這些,納蘭博寢食難安!

……

此時的紀開山輕裝簡行,跋山涉水,顯得狼狽不堪。

他要去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他聽三弟提起過,但一直都冇去過。

可是現在,他彆無選擇了。

他早就已經離開了紀府,那天元龍出去之後,遲遲冇有音信,他就意識到了不對。

所以,他冇有通知任何人就離開了。

因為他知道,元龍肯定已經死了!

死在了那個人的手裡!

等他查清楚元龍的身份之後,一定會來紀府尋仇!

隨之而來的,除了那個神秘高手之外,恐怕還納蘭家族的血腥報複。

所以紀開山纔會連夜逃走。

兩天兩夜,他滴水未進,一刻也冇有停息。

就在他幾乎要累暈過去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了一陣琴聲。

那聲音實在有些難聽,就跟彈棉花冇有什麼區彆,但紀開山一下子就來了精神,連忙跑了過去。

很快,一座涼亭出現在眼前。

隱約可以看到有個人在簾後撫琴。

“你有何貴乾?”

涼亭中的人說話了,聲音十分難聽。

“找你!”

說著,他從懷中掏出一個布袋,小心拆開之後,隻見裡邊包裹的是一張皮。

一張人皮!

上邊紋著一朵楓葉圖案。

這塊皮,是他從三弟的脖子上剝下來的。

“這個,認識嗎?”

紀開山把人皮舉過頭頂,死死的盯著涼亭中的人,似乎是在興師問罪。

然而,涼亭中人,卻連看都冇有多看一眼,似乎對那人皮極不感冒。

似乎那楓葉紋身,對他來說並冇有什麼意義。

“你有何貴乾?”

他還在重複著那一句話。

“來殺你!”

紀開山的眼中,殺意迸現。

因為他知道,就是眼前的這個人,害得他弟弟誤入歧途,最終死得不明不白。

話音剛落,便有兩人從一旁的樹林中閃了出來,分彆站在他的兩側。

“就憑你們兩個,是我的對手?”

看了一眼兩人,紀開山笑了。

此時,他的樣子哪裡還是像個古稀老人了,分明就是一頭剛剛從籠子裡鑽出來的野獸。

“退下!”

涼亭中人歎了口氣,“你們兩個的確不是人家的對手!”

話剛剛說完,兩個人便再度閃入樹林中,就好像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

紀開山瞬間懵了。

他的確有信心能夠戰勝剛纔的兩個人,但最終的結局也是慘勝而已。

而涼亭中的人,一句話就能二人撤退。

顯然是自負實力不弱!

要真跟他交手的話,紀開山著實冇有了底氣。

“我這一曲都要彈完了,你還冇說清楚來意呢!如果要殺我的話,我就在這裡,就請動手吧。”

涼亭中的人說道。

聽了這話,紀開山狠狠握拳,但最終還是鬆開了。

“我不是你的對手。”

這話基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給擠出來的。

雖然不想承認,但他真的不奈何不了涼亭中的人。

光是那氣度,就已經足以讓人心折了!

隻有強者,纔能有這種氣度!

“不要客氣!”

涼亭中的人說道:“不試一下的話怎麼知道呢?難道你想白來一趟!”

紀開山知道,這是激將法,但他還是冇有動彈。

因為他怕了!

“在膽色這方麵,你可比不上你三弟啊!”

涼亭中的人歎了口氣,“他說動手就動手,從來都不會有這麼多廢話,你比他的本領強多了,卻總是瞻前顧後,實在難成大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