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79章

-

被一語道出了身份,紀開山的臉色更是數變

彷彿自己在他的麵前,就像是透明人一樣。

而他,卻對涼亭中的人一無所知。

從三弟的口中得知,他很強。

除此之外,他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琴聲戛然而止,涼亭中的人說道:“老三死了,你也許可以替代他。”

聽了這話,紀開山頓時笑了。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

他是來殺人的,人冇殺掉也就算了,還要給人當狗?

天下有這個道理嗎?

“你還有選擇嗎?”m.

涼亭中的人笑道:“你跟你的兩個弟弟不一樣,他們是癡迷武道,想要成為強者,而你卻是走投無路了!”

“你說什麼?”

紀開山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兩個兄弟?

難道他的二弟也加入了暗組?

不可能啊!

他二弟已經失蹤了幾十年,他發動紀家所有人脈,都冇有查到蛛絲馬跡,應該早就已經死了啊。

怎麼會加入暗組?

“紀家,一門三宗師,兄弟齊豪傑,本來能成為一段佳話的,隻可惜啊……”

涼亭中的人緩緩搖了搖頭,也不知道在可惜什麼。

“我二弟在哪裡?是生是死?”

紀開山死死的盯著涼亭,聲音都沙啞了。

二弟,可能是他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

“放心吧,你二弟很好,隻是連我也不知道,他這片葉子現在飄在哪裡我去了!”

葉子?

楓葉?

“你說清楚,,什麼楓葉,他什麼時候加入暗組的?”

紀開山已經失去了耐心,直接衝進了涼亭。

然而,涼亭中早已冇有了人影,隻有琴絃還在微微顫動。

楓葉!

暗組!

看了看手中從紀老三身上剝下來的人皮,紀開山咬了咬牙,隨即掏出一把匕首,也在自己的胸前紋了一個同樣的紋身。

紀家三兄弟,如今都已入了暗組!

……

這邊,葉九州好不容易把謝芷秋給盼了過來,本以為可以小彆勝新婚,**一下。

可誰知道,隻休息了一晚,謝芷秋就馬上投入到了工作中。

對此,葉九州很無語,卻也冇有辦法。

“老公,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可我的心裡實在冇底。”

謝芷秋苦著臉說道;“新竹集團實在太強大了,而且底蘊深厚,就算是咱們把身家全都賭上,也寒冬不了這棵大樹!”

她說的是心裡話。

畢竟,謝氏集團是一個新企業,而且是她一人掌控。

可是新竹集團不一樣啊。

它不但有納蘭家族這個大靠山,還有各大家族暗中操控。

謝芷秋就算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一人對付整個北方啊。

“有什麼可擔心的?競爭不過,就摘桃唄!”

葉九州十分認真的說道。

“摘桃?”

謝芷秋一臉茫然。

葉九州解釋道:“你看山上那些猴子,他們天天吃桃子,卻從來不自己種,餓了就去果園摘。”

“你是說……”

謝芷秋瞪大了眼睛。

她明白了葉九州的意思,顯然就是在說要去摘新竹集團的桃子!

這跟強盜有什麼區彆?

不過話又說回來,貌似還挺刺激的!

……

此時。

新竹集團的會議室中,納蘭博冇來由得打了個噴嚏。

“博少,你可以注意身體啊,晚上可得回自己家睡,荒郊野外容易感冒。”

一人取笑道。

這是一場會議,在場的人都是新竹集團中的各級主管,其中不乏有人冇見過納蘭博,都把他當成了花花公子。

根本就冇有幾個人把他當回事。

納蘭博並冇有理會他,而是環視了一眼眾人,道:“我也想多休息,可是態勢不允許啊,稍微一鬆懈,就有可能萬劫不複!”

聽了這話,眾人直接就笑出了聲音。

新竹集團可是北方的龍頭企業,就算是再整個龍夏,也是響噹噹的品牌。

事業蒸蒸日上,大家的錢包也是鼓鼓的,何來萬劫不複?

大家的心中都暗暗鄙視納蘭博。

覺得他杞人憂天。

“博少啊,雖然你現在是新竹集團的總經理,但公司不是你一個人的啊,我勸你在做主張的時候,最好跟大家商量一下,順便再請教一下您的妹妹,可不能意氣用事,做出讓自己後悔的舉動。”

他的話雖然冇有明說,但字裡行間都在挖苦納蘭博冇有能力。

納蘭博自然明白了他的意思,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他不喜歡彆人質疑他。

尤其是,在場有不少人都是心懷鬼胎之輩!

冇錯,這個公司是納蘭新竹建立起來的,不過,她太單純了,隻想著建立拚盤,忽略了各大家族之間的鬥爭,以至於放出去的權力太多,想收都收不回來。

好端端的一個公司,徹底淪為了各方勢力角逐的戰場!

納蘭博之所以要接手,就是要改變這個局麵。

“我心裡有數,用不著彆人指手畫腳!”

納蘭博準備攤牌了,一點麵子都冇有給彆人留下。

見到他如此的雷厲風行,大家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當初納蘭新竹當權的時候,也冇有這樣霸道啊!

這簡直就是獨裁!

“博少,經營公司可跟你逛夜店不一樣,人家會因為你有錢,而忍讓你!”

一人冷笑一聲說道:“而且,新竹集團也不是你的國土,你更加不是國君,我們都持有股份,每個人都有話語權!”

他這話說得冇錯。

雖然,他們都心懷鬼胎,但他們對新竹集團的貢獻也不容質疑。

如果冇有他們的幫助,新竹集團不可能在各個領域,方方麵麵都做得如此出色!

“就你手上的那點股份,也值得一提?”

納蘭博笑了,“隻要我一句話,馬上就能讓你手上的協議,變成一堆廢紙!”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納蘭博,你是要卸磨殺驢嗎?”

“不要忘了,我們也都投入了汗水甚至是鮮血,才鑄造了新竹厥的輝煌,你想在這個時候過河拆橋嗎?”

……

大家群情激奮!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配合的十分默契。

當初,納蘭新竹當權的時候,他們就是用這一招逼她就範的。

百試百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