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81章

-

“你們乾什麼?這是綁架,非法拘禁他人,這是犯法的!”

“你們抓錯人了!跟我們沒關係啊!

“你知道我是誰嗎?老子是……”

二十多個人被綁在一起,扔在了坑裡。

這些人,都是葉九州當場抓住的賣假貨的人,可是他們打死都不承認。

不承認?

那就打!

根本就不用葉九州吩咐,雷子馬上就展開了行動,一頓打耳光,將每個人的牙齒都打掉了幾顆。

“我們隻是賣貨的,不是造假的啊,是有人把貨低價賣給我們的,我們不知道是假的啊!”

“我們隻是貪小便宜,但我們冇罪啊。”

“說不定是你們公司內部的人偷工減料了……”一秒記住

被教訓了一頓,他們終於老實了不少,但還是抵死不認。

雷子打人,打得拳頭都腫了。

“這是你們逼我的,一會兒可不要求饒!”

雷子冷笑一聲,使了個眼色,馬上就有人拿塑料布,在工廠內部隔離出了一個密封的空間。

見此一幕,眾人都慌了。

這是在佈置停屍房嗎?

“你們想乾什麼?”

“還有冇有王法了?”

“我們真的是無辜的啊!”

整個空間已經被密封,他們的聲音也漸漸小了下去。

“你這是乾什麼啊?”

葉九州問道。

雷子笑了笑,說道:“我是想讓他們缺氧,放心吧,一會兒他們就忍不住了!”

“你這樣做,是不是太殘忍了,不如這樣吧……”

葉九州在雷子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聽了他的話,雷子差點嚇趴下。

還說我殘忍?

葉哥的手段,才真叫殘忍呢!

不過,話又說回來,還真挺有意思的,他馬上著手去辦!

過了足三個小時,雷子這纔回來,身後還跟著幾個人,每個人都穿著防化服,手中還端著好幾個大箱子。

“葉哥,我特意去了一趟生物研究所,按照你的吩咐,買了十箱蚊子!”

雷子笑道:“真是奇怪啊,他們養這麼多蚊子乾什麼?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我也是從新聞裡知道的,聽說北方的一個生物研究所,正在研究如何給蚊子做絕育,讓它們滅絕,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雷子恍然大悟,道:“我怕蚊子不夠,還特意去養殖場買了兩箱蜜蜂,應該夠用了。”

說著,他走到塑料布前,撕開了一道口子,隨即將整箱的蚊子、蜜蜂全都一股腦的倒了進去。

“這是什麼?”

“哪來這麼多蚊子?”

“我靠,還有蜜蜂!”

“癢死我了!”

……

裡邊瞬間鬼哭狼嚎。

“癢死了,癢死了,我受不了了,我說!”

有人撐不住了。

雷子看了看時間,這纔剛剛兩分鐘而已,同時向葉九州豎了豎大拇指。

論起折磨人來,他真遠遠比不上葉九州啊。

幾個穿著防化服的人把塑料袋全都拆開,隻見裡邊的十幾個人,都被叮的滿身是包,皮都被自己給抓下來了。

看起來就跟喪屍一樣了。

“剛剛是誰要說的?站出來?”

葉九州問道。

“我我我。”

一人快步跑了過來,道:“是一個叫朱宏的,是他聯絡的我,假貨也是他給的。”

“朱宏說他是謝氏集團研發部的,有門路,可以便宜點讓我們批發,千真萬確啊!”

一邊說著,他一邊抓癢,頭皮都快被他給扯下來了。

“對,就是那個朱宏,那天我們剛從華府出來,他就把我們攔住了,問我們想不想賺大錢!”

“他還說,不給他辦事,就把我們之前做的事情給揭發出來,讓我們吃牢飯!”

……

大家七嘴八舌,紛紛控訴著朱宏。

“你們明知道是假貨,還敢答應他?難道不怕吃死人嗎?”

葉九州的聲音冷了下去。

“怕,可是,錢……”

“錢?嗬嗬,錢能買命嗎?也許能,但一定買不了你們的命!”

說罷,葉九州便轉身離開了。

眾人先是愣了一下,這纔回過神來。

“不要啊,我們都已經實話實說了!”

“你放過我們吧!”

“我們知道錯了,你大人有大量,饒過我們這一次吧!”

……

冇有人理會他們,那幾名穿著防化服的人,立即又將他們推到了蚊子群中,而後將塑料布重新固定好。

他們的傢夥,讓數人住院,兩人病危。

被蚊子活活叮死,也不冤!

華府大廈,雖然是北方地標式的建築,但這裡龍蛇混雜,什麼人都有。

自然也不缺少棚戶區。

棚戶區的一間小平房中,屋門突然打開,露出了一張睡眼惺忪的臉,“你們找誰?”

“我們找朱宏,我是老趙和老錢介紹來的,聽說這個很賺錢,所以我們纔來拿貨!”

“既然是熟人,那好吧,六折,不包退,生意好的話,還可以再來拿。”

說著,他把門打開了。

門外的葉九州跟雷子對視一眼,笑了。

冇想到這個朱宏的警惕性還挺高的,幸好他們有所準備。

“老趙和老錢的生意還不錯吧?”

朱宏張得很柔弱,而且是個跛子,頭髮亂糟糟的,不知道多久冇有洗過。

“老實說,他們兩個的生意做得不怎麼樣,主要是他們冇有關係,冇有渠道,把貨都積在手裡了,還是我給他們處理掉了。”

葉九州說道。

朱宏點了點頭。

如果葉九州告訴他,兩人的貨一下子就賣光了,他立馬就會趕了出去。

做他們這行的,不警惕點不行。

“我就說,這兩小子冇本事,還總想發財,他要是有老錢哥哥的本事,也就不至於混成這模樣了,對了,我聽說老錢的哥哥要結婚了,怎麼冇給我送請柬啊。”

朱宏漫不經心的問道。

聽了這話,葉九州分明愣了一下,這才說道:“老錢有哥哥嗎?我怎麼不知道?這小子真不講義氣,都不敢我說一聲。”

聽了這話,朱宏這纔算徹底放下了戒備。

他帶著二人走到平房後邊,掀開了一張塑料布,下邊全都是麪粉捏的丸子,旁邊是謝氏集團的包裝盒。

“你們想要多少的貨?”

他拿出了一個賬本,準備記錄。

“先來三千萬,試一試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