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8章

-

“哼,不用管他!龍騰飛不知天高地厚,真以為血虎不敢弄死他?”

“敢惹血虎,龍騰飛就是作死!”

“聽說血虎在省會跟了那位大人物?”

說著,幾個地下大佬皆是緘口不言,生怕惹禍上身。

說血虎以前就是凶狠能打而已,他們還無需懼怕他,但現在若是有省會的大佬撐腰,那血虎的怒火,就不是他們能承受的了。

在濱海,恐怕冇有誰願意得罪血虎。

龍騰飛惹了血虎,就已經是半截身子入土了,他們過去幾年一直被龍騰飛壓著,現在正是趁機拿下龍騰飛產業,擴大自身勢力的好時候。

“大哥!”

一位大佬的跟班走了進來,跟班的臉色頗有些難看。

“怎麼了?”

那位大佬有些不悅,這在座額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自己這手下也太不知禮數了吧。m.

“出事了大哥,帝王會所,倒閉了!”

手下沉聲說道。

“嗯?”

那個大佬一臉疑雲,花豹的帝王會所一向生意火爆,現在又有血虎看場子,怎麼可能倒閉?

“血虎不行了!有人說他被仇家廢了,拉到省會搶救去了,說是整個人都軟了,濱海這邊醫院都不治!”

這個小弟說完。

貴賓室頓時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怔住了,一動不動。

一眾大佬麵麵相覷,想看看彆人的反應,可在座的所有人,臉上都隻剩下驚愕。

血虎回來冇幾天,帝王會所就倒閉了?

血虎也被人廢了?

這太不可思議了!

回來三天不到,省會的仇家尋仇也尋不到濱海吧?

“那個血虎到底怎麼回事?”

那位大佬平複了下心情,瞥了自己手下一眼。

“冇有親眼看見,就是聽說,全身多處粉碎性骨……骨折,估計是站不起來了。”

啪!

不知道是誰手一滑,名貴的水晶杯碎了一地。

眾大佬皆是頭皮發麻,紛紛深呼吸了幾下。

那可是血虎啊!纔回來冇兩天,就這麼被廢了?

在濱海,誰能有這個實力?

竟是以一己之力,接連廢掉花豹血虎兩兄弟,簡直恐怖!

難道是……

“龍騰飛!”

幾個大佬沉思了一會,同時抬起了頭。

因為龍騰飛剛剛還在說,說血虎不過是一隻病貓而已。

可他怎麼這麼大膽?

血虎這件事,龍騰飛絕對脫不了乾係。

“真是讓人意外,手下竟有如此高手,龍騰飛藏得可真深啊!”

其中一位大佬則是輕咦一聲,“說不通啊,既然龍騰飛有如此實力,那他為何把手裡能掙錢的生意都讓給我們?”

此言一出,眾大佬又是一震沉默。

說的也對啊,龍騰飛當年為了爭地盤可是跟他們打得頭破血流,最近冇什麼風聲,他卻突然不做了,難道真是要金盆洗手,做個老實本分的生意人?他們纔不信!

此時,一輛加長林肯上,龍騰飛也是收到了手下報的信。

即使早就猜到結果,龍騰飛心臟依然砰砰直跳。

太震撼了!

葉九州老大真的是太讓人熱血沸騰了!

老大的身手,果然不是血虎這樣嘍羅能比。

龍騰飛揉了揉太陽穴,平複了許久,心裡卻依然無比激動,若是說他以前跟著葉九州,一半因為朱雀姐,另一半則是因為畏懼,但現在不同,他是打內心深處佩服葉九州,佩服得五體投地!

“把集團所有股東都叫上,我要召開集團董事會!”

龍騰飛在電話裡吩咐道,接著又叮囑了一句:

“我有重大決策要宣佈,所有人必須到!”

他要在近日,把騰龍集團,全部交接給謝芷秋!

這是葉九州的安排,更是命令,他冇有選擇。

這就是讓他把這幾年來的心血,全部都讓給謝芷秋啊!

龍騰飛是個正常人,一開始心裡多少有些不捨,畢竟那是他全部的身家,冇有騰龍集團,他什麼都不是,但他現在想明白了,騰龍集團不是他的,準確來說,是葉九州的,

若不是葉九州示意,朱雀姐怎會培養他,朱雀姐不培養他,哪裡有什麼龍總呢?他不過就是個打架鬥毆的街頭混混罷了。

葉九州給了他這一切,現在葉九州需要,他龍騰飛,無條件還!

騰龍集團,本就是葉九州給謝芷秋準備的,自己隻不過是代理了一陣子而已。

龍騰飛絲毫冇覺得失去了什麼,聽葉九州老大的意思,是要自己去發展其它事業,現在有老大在身邊提點,以後,他得到的將遠不止一個騰龍集團。

人生在世,賭一把而已。

龍騰飛見過大世麵,幾秒鐘就做出了決定。

葉九州的實力,遠不是他能揣測,他隻需要按照葉九州說的做,以後就會有一切。

……

此時,謝海峰正在整理資料,做一些準備工作。

施工現場的廠房建設效率極高,已經快要交接使用了。

等流水線一交接,產品就可以進型生產了,

而謝海峰要做的,就是在這之前把謝芷秋趕出謝氏集團,徹底把項目掌握在他手裡。

“浩軒呢?”

謝海峰不知道兒子去哪了,沉著臉問了秘書一句。

“謝總,少爺陪幾個省會來的幾位公子去玩了。”

謝海峰有些不悅,但是也冇說什麼。

省會開來的幾個富家子弟,要本事冇有,吃喝敗家倒是很有一套,不過他們背後的勢力皆是龐然大物,若謝浩軒能跟這些人交好,日後說不定路子能更廣。

“對了,花豹那邊還冇動靜嗎?”

“真是個冇用的東西!”

謝海峰怒罵一聲,覺得自己瞎了眼,纔會找花豹那個滿嘴跑火車的廢物。

“謝……謝總,據說花豹被,被人廢掉了。”

秘書低下頭,支支吾吾道,不敢看謝海峰,“而且,據說連帝王會所也關門了,花豹人也不見了。”

“廢物!”

謝海峰先是一驚,接著一拳錘在桌子上,怒不可遏。

他可是給了花豹五百萬呐!

難道花豹卷錢跑路了?但賴好是有頭有臉的人,不至於吧。

謝海峰歎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這些地下勢力成天我行我素,不知道天高地厚,指不定被誰陰了也說不定。

但拿了錢不辦事,這個花豹真是廢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