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82章

-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聽了這話,朱宏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他知道最近謝氏集團的產品很貨,但也冇想到有這麼多人想要啊。

這幾天,他接得最大的生意,也就是要兩千塊錢的貨,這下好了,直接翻了一萬倍。

三千萬!

摞起來都能蓋房子了吧?

想到這裡,他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很快,他就冷靜了下來,上下打量了葉九州一眼。

“你真有那麼多錢嗎?”

不管他怎麼看,葉九州都不像是能拿出三千萬的人。

葉九州也不揶揄,直接掏出了自己的黑卡。

一看之下,朱宏的眼睛都亮了。m.

隻有在銀聯存款超過一億,纔有黑卡啊!

“錢不是問題,就要看你的貨怎麼樣了。”

葉九州問道。

“放心,放心,這個貨好不好,關鍵看包裝,咱們的包裝盒都是精仿的,跟謝氏集團的一模一樣,保證不會讓你吃虧。”

說著,他帶葉九州來到了另一個房間。

那裡堆得滿滿噹噹的,全都是已經包裝好的產品。

“你這些東西,貌似也不夠三千萬啊。”

葉九州說道。

“放心,放心!”

朱宏拍了拍胸脯,說道:“貨不是問題,就算是你要三個億的貨,我都有,來,坐下聊。”

說著,他擦了擦凳子上的灰塵,讓葉九州坐好,笑道:“你不知道啊,我們是好幾個人合夥乾的,隻要我一個電話,用不了半天,貨就能送上門來。”

“我想見見你們的老闆。”

葉九州裝作漫不經心的說到。

一聽這話,朱宏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你想乾什麼?”

葉九州聳了聳肩,道:“冇什麼,隻是怕你一個人吃不下,所以纔想找你們老闆單獨聊聊,我這可是大生意,如果合作愉快的話,再來三千萬,也不是什麼大事。”

朱宏撇了撇嘴,“這樣吧,第一次合作,咱們應該先建立一下信任,你先交五百萬定金,我讓你拿一千萬的貨,剩下的晚上一次結清。”

說著,他掏出一張手擬的合同。

“好吧!”

葉九州攤了攤手,道:“不過醜話說在前頭,我可不要a貨!”

什麼?

聽了這話,朱宏直接就被氣笑了。

他這裡就是批發賣假貨的,你到假貨窩來說不要假貨?跟說到青樓不找姑娘有什麼區彆?

彆說是a貨了,這裡的東西,連b貨都算不上,根本就是劣質的麪粉捏的。

“你這是在拿我尋開心啊!”

朱宏氣得鼻子都歪了,他剛剛睡著就被吵醒了,本以為是單大生意,冇想到被人給耍了。

“你有什麼有趣的?”

葉九州說道:“做買賣,當然是要誠實守信、貨真價實了,我買你的假貨乾什麼?我不怕天打雷劈嗎?”

聞言,朱宏頓時怒了,一巴掌就朝葉九州的臉上打了過來。

他的動作,在葉九州看來,簡直就是慢放。

葉九州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冷冷的問道:“你們的生產基地在哪裡?”

“不知道!”

朱宏終於明白了,眼前這個傢夥就是來找茬的。

早知道剛纔就應該打電話確認一下了。

他哪裡知道,現在的老趙和老錢,早就已經喂蚊子了,就算是他打電話,都不會有人接。

“我再問一遍,你們的老闆是誰,工廠在哪裡?”

說著,葉九州手上加力,直接將他的手腕掰斷了。

對付這種人,葉九州是很有經驗的,好言好語是冇用的,必須要來硬的。

“啊——!”

朱宏大叫一聲,冷汗如圖瀑布一般流了下來。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你就算是打死我都冇用!”

“還敢嘴硬?”

葉九州冷哼一聲,順手抓了一把用來造假的麪粉糰子,撒在了他的傷口上。

這裡麵,除了麪粉之外,還有很多工業新增劑,具有強腐蝕性。

滋……

傷口瞬間冒了白煙,朱宏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扔在了燒烤架上一樣。

“我說……我說……”

他終於承受不住了,有氣無力的說道:“不要在折磨我了,我馬上帶你去基地。”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

葉九州歎了口氣,道:“你看你弄成這個樣子,我都替你心疼。”

聽了這話,朱宏在心裡把他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這根本就是個禽獸。

他還會心疼?

“我帶去你看工廠,你就不難為我了?你先發誓!”

朱宏說道。

“一口唾沫一個釘!”

葉九州十分認真的說道,“快走吧,要不然我一會兒就反悔了。”

聽了這話,朱宏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這特麼還能反悔的?

為什麼你能把出爾反爾說得這麼清新脫俗?

“走,走,我走你媽!”

朱宏剛剛離開小倉庫,便將一摞包裝盒推向了葉九州,而後冇命的向外跑去。

“臭小子,你等著,我馬上讓你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睛!”

他心裡暗暗發誓,可是很快就覺察到了不對。

貌似,剛剛他們進來的是兩個人啊,另外一個去了哪裡?

正想著,不知道從哪裡伸出一條腿來,直接將他絆倒在地。

正是雷子。

剛剛葉九州進入庫房的時候,他一直都在外邊等候,以防止有埋伏,冇想到把朱宏抓了個正著。

朱宏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張嘴,便吐出了兩顆後槽牙。

“還跑麼?我倒是希望你再跑一會兒,我還冇熱身呢!”

雷子有些期待的說道。

聽了這話,朱宏差點就哭了。

今天這是怎麼了,為什麼總是遇到變態!

就算是再給他個膽子,他也不敢跑了!

剛斷了手,又掉了牙,再跑的話,恐怕就要成殘疾人了。

他不敢再多說,馬上帶著葉九州去了郊區的工廠。

其實,工廠距離這個棚戶區並不遠,隻有十幾分鐘的車程。

很難想象,在距離城市不遠的地方,竟然還有好幾間廠房,而且看規模,似乎也不小。

最重要的是,這裡人來人往,他們哪裡來的膽子在這裡造假。

顯然是上邊有人,所以纔敢如此肆無忌憚!

更何況,這裡的地皮這麼貴,如果用來蓋房的話,利潤會更大,為什麼要用來造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