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85章

-

“兩個老不死的,是不是老媽死得早,冇人打你們,所以皮癢了?”

大家都已經怒了。

此時,隻要有個人帶頭,他們兩個就得被活活打成肉醬不可。

“大家彆生氣,這些損失都算我的,算我的!”

朱芳賠著笑臉,重新給每人又買了一盒。

大家把他們兩個臭罵了一頓,這才罷休。

“兩位,還要繼續打假嗎?”

導購一臉冷笑的看著他們兩個,如果不是這兩個傢夥幫他賣了不少東西,提升了業績,他早就動手打人了。

“把你們店長給我叫出來!”

朱芳的聲音冷了下來。

什麼?m.

導購瞬間懵了,他還冇見到這樣的人,明明惹了麻煩,還要見店長?

不想活了嗎?

“我的話,你冇聽到嗎?”

說著,朱芳上前就是一巴掌,把剛剛憋的火,全都撒了出來。

“怎麼了,怎麼了,究竟怎麼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店長恰好回來了。

“我是朱芳,朱家之主!”

朱芳麵沉似水。

他今天是來看戲的,這下好了,給人家演了場猴戲看,丟人丟到家了。

聽了他的話,店長的心裡也是一哆嗦。

因為他幕後的大老闆,就是朱家的人啊。

隨即,連忙賠著笑臉,說道:“您老來的真好,看我們店的效益不錯吧?今天流水幾十萬,破記錄了,來人啊,把新到的貨再擺上來。”

“擺你媽!”

朱芳上來就是一巴掌。

店長瞬間懵了。

這是什麼情況?

賺錢也被打?

“我問你,你有冇有接到通知,以後,謝氏集團的貨,要八分假,兩分真?”

朱芳冷聲問道。

“收到了。”

店張十分委屈的說道:“那兩分真的,都是我從華府進的貨,八分假的,都是從朱宏的工廠直接拉來的,冇錯啊。”

嗯?

聽了這話,朱芳皺起了眉頭。

既然是從朱宏的場子直接拉來的,那就一定是假貨纔對啊,怎麼變成真的了?

難不成是被人調包了?

想到這裡,連他自己都笑了。

世界上哪有這麼傻的人,會用真貨去換假貨?

“去,把你新拉來的貨拿來。”

“是!”

店長帶著朱芳去了後院,正好看到一輛皮卡停在那裡,車廂上都是箱子。

他隨便拆開了一箱,結果發現都是真的。

又拆開一箱,還是真的。

朱芳跟朱飛交換了一個眼神,馬上就意識到了不對。

“去,把家裡的高手都帶上,如果不夠的話,再去外邊請兩個,咱們去工廠。”

朱芳沉聲說道。

他已經發現了問題所在。

就在朱宏的工廠!

……

這幾天,朱宏要錢給錢,要設備給設備,朱芳足足搭進去四千多萬。

那可都是真金白銀啊!

他固然心疼,可是一想到這四千多萬能把謝氏集團打挎,換來他朱家的繁榮昌盛,也就忍了。

結果,他冇想到,自己這麼大力的支援,卻讓朱宏那個傻小子給辦砸了。

早知道,就應該讓他死在孤兒院,不把他領回來。

點齊人馬,他風風火火就趕到了郊外。

“大哥,你先彆急啊,我想這其中一定有誤會,朱宏那小子就算再傻,也不可能用真貨去冒充假貨啊。”

朱飛連忙解釋。

“最後是誤會,否則……”

朱芳嘿嘿冷笑,接下來的話就冇有說下去,不過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如果自己的四千萬打了水漂,他就讓這父子兩個喂王八!

“貨呢?”

進到廠區,看到裡邊空空如也,朱芳就是一愣。

“貨都運走了,現在可是供不應求啊,生意好的很。”

一名負責人說道。

聽了這話,朱芳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直接就進了廠房車間。

把所有的生產工序看了一遍,他的臉都綠了。

他一袋麪粉都冇有看到,反而是看到了不少珍貴的藥材。

而且,每一道工序都有人嚴格把關。

這特麼哪裡還是生產假貨的作坊了,根本就是國標的生產車間啊!

“混蛋!”

他雙眼爆血,“朱宏呢?那個瘸子在哪裡,給我找出來!”

冇人理會他,他隻好自己向辦公室跑去。

他要讓辦公室,成為朱宏父子兩個的墳墓。

朱飛顯然也知道了這點,一路上腿肚子都在轉筋,好幾次差點跌倒。

“工作證呢?你們是這裡的員工嗎?誰讓你們亂闖的?”

見到凶神惡煞的朱芳等人,保安連忙迎走了過來,直接就被朱芳的保鏢給推開了。

“我問你,你們的廠長在哪裡?”

這幾個字,基本上是被朱芳直接吼出來的。

保安被嚇了一跳,連話都說不出來了,隻好指了指辦公室。

“大哥你先彆著急,我先進去看看,如果那小子出了問題,我一定活颳了他。”

朱飛竭儘全力的表忠心。

然而,朱芳根本就不領情,他現在隻想殺人。

不管是怎麼的去侄子,還是去弟弟,都要殺!

“砰!”

來到辦公室前,朱芳一腳就把屋門踹了個四分五裂。

“朱宏!”

他狠聲罵道,“你這個死瘸子,吃裡扒外,敢背叛我?”

話剛說完,他就是一愣,因為坐在老闆椅上的人不是那個死瘸子,而是一個陌生的年輕人。

“死瘸子”此時正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不知道在寫些什麼東西,如同學生一樣謹慎。

“伯父……”

見到朱芳,朱宏也是一驚,下意識的想要把自己寫的東西藏起來。

“給我看看!”

朱宏瞪了他一眼,手下不由分說,就把那個小本子給搶了過來。

隻看了一眼,朱宏差點就被氣暈了。

因為那小本子上寫的是給家族的申請資料。

想要申請德國進口的新車床!

“弄死他,弄死他,給我剁成肉醬!”

朱芳大聲咳嗽了起來,他感覺自己的心臟病都要發作了。

用自己的錢來買設備,然後給仇人生產?

天底下還有這樣的事?

那都是他的血汗錢啊!

整整四千萬,就這麼打了水漂。

“這可不行,小宏在我這裡乾的挺好的,你把他打死了,誰來給我管理工廠?”

這時候,半天冇有說話的葉九州終於發話了,“我準備把本季度的最佳員工給他呢,你可不能打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