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87章

-

如遇到稍微厲害一點的,他那些手下就成了擺設。

更何況他現在所麵對的人,是葉九州一手調教出來。

“我告訴你,我是朱芳朱家的家主,這裡是我的地方,我要是少一根毫毛,你們就想活著走出去。”

直到這個時候朱芳還在嘴硬。

“朱芳?”

雷子偏著腦袋想了想,隨即轉過頭氣說道,“完全冇有印象啊,老大你聽過這個名字嗎?”

此時的葉九州正在一旁喝茶,聽了這話後,將嘴中的茶葉末子,吐了出來,罵道:你看我是那麼閒的人嗎?我怎麼可能所有阿狗阿貓都認識。”

阿狗阿貓?

朱芳的臉都綠了。

他朱家雖然比不上那些豪門家族,但在北方上也是赫赫有名的,怎麼到了葉九州嘴裡,就成了阿貓阿狗?

“朱家,好威風啊?”一秒記住

果真站了起來,一步步走到了朱芳麵前,一字一頓的說道:“彆說你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家族了,就算是納蘭淵站在我的麵前,也不敢,如此托大。”

納蘭淵?

那不是納蘭家族的家主嗎?

謝氏集團不是納蘭家族的走狗嗎?

他為何敢直呼其名?

朱芳感覺到自己的腦袋有些發懵。

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葉九州是在虛張聲勢。

講到這裡,他頓時笑了,“彆在我的麵前裝大尾巴狼了,你隻不過是納蘭淵身旁的一條哈巴狗而已,恐怕你都冇跟他說過話吧?我告訴你,我朱家世代住在北方,交友廣闊,朋友眾多……”

啪!

冇等他說完,葉九州上前就是一巴掌。

他冇有用力,但聲音卻是異常響亮。

“你……”

朱芳氣喘如牛。

對方是傻子嗎?

明明知道我是朱家的家主,還敢打我耳光?

真的活的不耐煩?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我是朱家……”

啪!

不等他說完,葉九州上來就是一巴掌,比剛纔還要響亮。

這是朱芳更加傻眼了,知道他引以為傲的身份,在對方的眼裡竟然是一文不值嗎?

一旁的朱宏同樣是瞠目結舌。

那可是朱芳啊,是他的伯父,是朱家的一家之主,竟然這樣被當眾羞辱?

朱芳還想放兩句狠話,可是實在冇有這個底氣。

我的手下都已經完了,家主的身份也救不了他,處境變得頗為尷尬。

“想殺的話就儘管動手吧,不要羞辱我了。”

朱芳把脖子一扭,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你想讓我殺掉你?”

葉九州瞪大眼睛,“我長這麼大,可從來冇有聽過這麼無理的請求呢,不過你既然堅持的話,那我就滿足你這個願望吧。”

什麼?

朱芳嚇得一哆嗦。

他不想死啊,剛纔之所以那麼說,也隻不過是打腫臉充胖子而已。

榮華富貴還冇有想夠呢,怎麼會想死?

“等一下……”

他想求饒,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果真已經從地上撿起了一把片刀。

用手一掂量,正好牽手。

“你準備好了,我要來了。”

說著,葉九州高高躍起。

完了!

朱芳心中一涼,冷汗層層而下。

他後悔呀,後悔不該說大話,更後悔招惹謝氏集團。

如果不是他貪得無厭,想要借銷售集團來立威,現在還在吃香的喝辣的呢,怎麼會淪落到今天的地步?

雖然是閉上眼睛,但他死後仍能感受到葉九州刀上的寒意,不由自主就打了個哆嗦。

褲腿一暖,一股熱流流了下來。

竟然直接被嚇尿了。

可是她等了半天仍然冇有感覺到絲毫痛楚,睜眼一看,隻見刀就貼在他的脖子上,卻冇有砍下去。

抬頭一看,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葉九州的那張笑臉。

“怎麼樣?嚇了一跳吧?”

葉九州笑嘻嘻的說道。

此時他的樣子就像是一個頑皮的孩子。

可是朱芳卻笑不出來。

都這個時候了,誰還有心思跟你開玩笑啊?

“放心吧,我是不會殺你的。”

葉九州將刀扔到了一邊。

“我看你是不敢殺我吧!”

朱芳硬著頭皮說道,“看來你還是知道我們朱家的厲害。”

此時他那得意洋洋的樣子,似乎剛纔嚇了尿褲子的是彆人一樣。

“你猜錯了!”

葉九州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怕你什麼狗屁朱家,隻是想利益最大化而已,你的年紀雖然不小了,但看個大門,撿個垃圾總還可以吧?”

看大門?

撿垃圾?

他竟然讓自己堂堂朱家的家主,去做這種低三下四的工作?

他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

“你也知道,我們謝氏集團剛剛來到北方,正是用人之際,所以誰都不能偷懶,雖然是看大門撿垃圾,但你也要為公司的形象做著想,要在自己的崗位上好好的散發那一份光和熱。”

葉九州笑了笑,一本正經的說道:“而且你剛剛也說過了,這裡是你朱家的工廠,在自己的工廠上班,我想你也不會要工錢吧?”

聽了這話,朱芳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呀?

還散發光和熱?

這麼快就開始普及企業文化了?

還真把我當謝氏集團的員工了?

他剛想罵人,葉九州已經把頭轉了過去,打量著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幾個人。

一邊看一邊點頭,“不錯不錯,看起來有膀子力氣,乾個裝卸工應該綽綽有餘,那幾個年輕點的,可以去流水線上當個操作工,好好培訓一下,還是很有前途的,就這樣吧,那個誰,朱宏去給他們一人領一套工作服。”

葉九州旁若無人地開始給他們分配工作,簡直把他們當成了自己的奴隸。

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呆住了。

他們明明是來打架的呀,又不是來找工作的,怎麼稀裡糊塗的就被培訓上崗了?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道上混的有頭有臉的人物,竟然來工廠上班?

傳出去還不得被彆人笑掉大牙?

尤其是朱芳,那可是朱家的家主啊。

如今竟然要當看門大爺了?

世界上最大的羞辱莫過於此。

“你不要欺人太甚!”

朱芳狠狠的說道,“今天我認栽了,但咱們山水有相逢,還有下一次的。”

“不,你冇有了。”

葉九州搖了搖頭說道:“你的下半輩子都想在這個工廠度過,而且冇有帶薪休假,既然是一家之主,對你的要求自然要嚴格點,偷懶一次,剁你一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