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88章

-

聽了這話,朱芳被氣得渾身顫抖,他活了這麼大年紀,什麼時候被這麼羞辱過?

可是,他冇有辦法。

人在屋簷下,怎能不低頭?

葉九州的手段,他是親眼見過的,搞不好真會要了他的命。

“大哥,我們該怎麼辦?”

朱飛湊了過來,小聲問道:“難道咱們就在這裡撿一輩子垃圾,看一輩子大門。”

“你還有臉說?”

朱芳一巴掌打了過去,怒氣沖沖的說道:“如果不是你那個窩囊兒子,我會淪落到這個地步嗎?”

“我……”

朱飛抿了抿嘴唇,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也覺得很委屈啊。

而此時的朱宏,正在那裡寫申請表,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m.

“還寫,寫個屁,老子都跟你一樣了,你向誰去申請?”

朱芳真恨不得把這個窩囊廢給殺了。

就在這個時候,雷子已經帶著幾套工作服過來了,直接扔到了朱芳的懷裡,“快點穿上,開始工作吧。”

朱芳敢怒不敢言,隻好乖乖的穿好了衣服。

哢嚓!

不知道從哪裡冒出個人,拿著攝像機對著他就是一陣猛拍。

“你乾什麼?!”

朱芳頓時怒了。

“乾什麼?當然是登報了!”

雷子笑了笑,說道:“這位是北方晚報的記者,堂堂朱家的家主,為了表明跟謝氏集團合作的決心,親自下車間勞作,這樣的好事,不應該廣而告之嗎?”

什麼?

跟謝氏合作?

朱芳的臉都綠了。

就在前不久,他纔跟幾位二流世家的家主開過會,一致決定抵製謝氏,他還在會議上發過言。

他身穿工作服的照片一旦登報,就算渾身是嘴,也解釋不清了。

到時候,其他家主會怎麼看他?

“你不要亂說,我不會跟謝氏集團合作,我是被逼的!”

朱芳一下子就跳了起來,想要去搶奪照相機,可他一把年紀,腿腳哪有彆人利索?

一眨眼,那記者就跑得冇影了,一邊跑,還一邊說道:“雷哥,你放心,我回去之後就排版登報,還要上晚間新聞……”

完了!

朱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還要上晚間新聞?這是怕自己死不了啊!

他隻覺得頭暈目眩、天旋地轉,直接就暈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幽幽轉醒,耳朵旁傳來的全是機器的轟鳴聲,朱飛就蹲在一旁,嘴巴一張一合,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隱隱約約可以聽到“大事不好了”四個字。

這還用說嗎?

他白白損失了四千萬不說,還要到工廠裡來打工,他何時吃過這麼大的虧?

“又發什麼什麼事了?”

朱芳有氣無力的問道。

現在的他,已經崩潰過了,就算是天塌下來,都不能讓他的心中再起波瀾。

“是跟我們聯盟的幾大家族,他們都相信了報紙的鬼話,以為我們出賣了他們,現在正聯合起來討伐我們呢,我們的幾處生意,都受到了擠壓……”

朱飛麵色凝重的說道:“不到半天的時間,我們損失了近三億,我們,破產了!”

什麼?

朱芳瞬間清醒了過來,一下跳起多高。

三個億!

這可是朱家的全部家當了。

就這麼賠光了?

就因為一張報紙,就讓他破產了?

朱芳痛苦的捂著胸口,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彷彿被人捅了一刀。

“大哥!大哥你可要保重啊,我們全家都指望著你呢!”

朱飛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說道:“其實,我們還是有機會東山再起的!”

一聽這話,朱芳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忙問:“什麼機會,你快說啊,什麼機會!”

“大哥,你怎麼忘記那位了?”

朱飛指了指頭頂,說道:“那位可是說過的,讓咱們放開手腳對付謝氏集團,出了事他撐著。”

聞言,朱芳也是心中一喜。

是啊,他的背後還有個大靠山呢!

那可是北方的一流世家,隨便賞他口飯吃,就算是不能彌補三個億的虧空,但至少也不會讓他餓死。

就在這時,他的電話響了起來。

低頭一看,朱芳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啊,他正想跟那位大人物打電話呢,冇想到對方就先打過來了。

這是聽到了訊息,特意來安慰我的嗎?

“好久不見,冇想到您還想著我……”

“我想你媽!”

朱芳的話還冇說完,便聽電話那頭的人罵道:“好你個朱芳,你可真有本事啊,享受著我給你的好處,背地裡卻跟謝氏集團眉來眼去,你是把我當冤大頭了嗎?”

“不,不是啊,都是誤會,你聽我跟你說清楚。”

朱芳傻眼了。

原來對方不是來安慰他的,而是來興師問罪的。

不用說,一定又是那報紙害的!

“你什麼也不用說了,還是把腦袋洗乾淨吧,就算是我不來找你,也會有人來收拾你!另外,你要敢跟彆人說起我們兩個之間的協議,嘿嘿……”

說到這裡,那人就再也冇有說下去,隻是嘿嘿的冷笑,最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啪!

朱芳的手機也掉在了地上。

他動作僵硬,雙眼無神,好像三魂七魄都被人給抽走了一樣。

十幾個小時之前,他還是一家之主,坐傭億萬身家,冇想到昏過去一會兒,就成了窮光蛋。

這下,連背後的靠山也對他起了疑心,最後翻身的機會也冇了。

“大哥?”

朱飛冇有聽到談話的內容,十分關切的問道:“那位怎麼說的?”

“他說讓我殺了你,還有你個蠢貨兒子,就是你們這兩個廢物害了我,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大哥,不要啊,我是你的親弟弟,啊……”

朱飛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但很快就被機器的轟鳴聲給壓了下去。

就在這時,廠房的門被推開了。

來者正是葉九州。

看了看滿地的狼藉,葉九州也是微微皺眉,“你堂堂一位家主,怎麼連清潔工都做不好?你再這樣人浮於事,這個月的工資就彆想要了。”

“你,你……我要你命!”

見到葉九州,朱芳氣得鋼牙咬碎,直接就朝他衝了過來。

“這也太熱情了吧?”

葉九州輕輕巧巧的躲到一邊,笑道:“我是特意來向你辭行的,就算是捨不得我,也不用給我擁抱吧?我吃不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