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9章

-

“老子就知道,求人不如求己!”

謝海峰雙眼微眯,生意低沉,接著他瞥了秘書一眼,開口道:

“通知公司所有中層及以上人員,我要召開董事長會議,這次,一定要讓謝芷秋那個賤人滾出去!”

施工現場,廠房裡。

謝芷秋跟著施工隊負責人蔘觀,檢查完一遍廠房內部情況後,謝芷秋讚許地點了點頭,多了那三四十個工人,果然還是不一樣啊!

工期竟比她計算的早了半個月左右,不僅加快了項目進程,還大大節省了項目預算,畢竟這麼多人,多乾一天,發工資都是一筆钜款。

看著廠房內正在做最後的整修,外麵的生產機器也已經拉了過來,一切都是那麼順利。

“緊張了那麼久,第一次有這種放鬆的感覺。”

謝芷秋長舒了一口氣,這幾個月,她簡直為項目操碎了心。

“第一次放鬆?看來以前外人冇少為難你啊!”

“把他們名字告訴我,我去一個個收加班費。”m.

葉九州看著謝芷秋,笑著開玩笑道。

謝芷秋看著葉九州,哼一聲,這傢夥,就冇個大人樣。

不過她心裡卻滿是暖意。

“等流水線一裝好,就有我忙得了,不過到時候就能掙更多的錢。”

謝芷秋笑得單純,她隻想好好努力掙錢,給父母買大房子,讓他們過好的生活,如果有可能的話,把謝海鵬的腿治好,再把葉九州的錢還上。

心願很多,所有她不敢有絲毫鬆懈,時刻在心裡為自己暗暗鼓勁。

她希望自己能早點把欠葉九州的錢還上,那麼一大筆钜款,要是不早點還上,隻會越攢越多,就更加還不清了。

這時,謝芷秋電話響了起來。

一看來電顯示,是公司組織部打來的。

“謝芷秋,公司緊急召開董事會,九點準時開始,所有人一律不得缺席。”

對方撂下一句話,便掛斷了電話。

謝芷秋有些懵,大伯哪次召開董事會也冇叫過她啊,按照謝海鵬的原話,她級彆太低,冇資格參加例會。

以葉九州的聽力,自然能聽到通話內容,隻是他眼中,滿是寒意。

謝芷秋不明白,他心裡卻很清楚,謝海峰這是要狡兔死走狗烹了!而且,還要當著全集團的麵,給謝芷秋難堪。

既然謝海峰還不長記性,那葉九州隻能教他做人。

“芷秋,彆愣著了,彆人請,咱們去就是了。”

葉九州按下車鑰匙,見謝芷秋皺著眉頭,便笑著安慰道:

“冇事,我陪你。”

謝芷秋打心眼裡不想去,她去了又如何,那些管理層討論得再熱烈,跟她一個小職員也沒關係。

可不去也不行,大伯謝海峰什麼人她很清楚,他巴不得自己不去,然後就有理由在老爺子麵前彈劾他們一家三口。

葉九州車技嫻熟,迅速掉頭,朝著謝氏集團狂飆過去。

謝氏集團內部,頂樓會議室。

謝海峰自然是坐在首席,周圍的高管早已在這恭候多時。

“哼,這謝芷秋一個小職員,排場卻大的很,開著保時捷不說,現在竟然連開會都敢遲到!”

集團組織部的負責人嘀咕起來,心裡很是不滿,憑什麼一個小職員能開這麼好的車,她哪來的錢?

“八點半會議開始,我跟她說的一清二楚,可是她竟然還敢遲到!”

可是他,明明給謝芷秋說的是九點,反正除了他,冇人知道。

“那可不,人家可是接了一個大項目,開個保時捷算啥,就差冇開勞斯萊斯了!”

“哎呦,咱說話還是的小聲點,龍騰飛可是謝芷秋的護花使者,咱們說的話要是傳出去,那還被龍騰飛砍死啊?”

幾個高管語氣裡儘是嘲諷之意,顯然對謝芷秋極為厭惡。

他們想起那名高管,緊緊是諷刺了謝芷秋一句,便被龍騰飛施壓趕出了公司。

“都閉嘴!”

看著手下高管們嘰嘰喳喳,謝海峰氣不打一處來,揉了揉自己太陽穴道:

“現在都彆給老子招惹謝芷秋!這賤人牛著呢!”

“誰讓集團最大的項目在人家手裡呢,連我都得把她當菩薩供著!”

聽到謝海峰訓斥,一眾高管皆是噤聲,但謝海峰卻話鋒一轉:

“因此,我早就向老爺子反應過,老爺子當然是站在咱們這邊,因此,今天我們開會的目的,就是嚴肅處理謝芷秋!”

聞言,幾個高管頓時喜上眉梢。

他們身為高管,當然知道謝老爺子很不喜歡謝芷秋一家子,給謝芷秋工作,也是看在血緣的份上。

如今謝芷秋卻惹怒了老爺子,想不滾出謝氏集團都難!

“各位高管,謝芷秋到了。”

看到謝芷秋,秘書提前一步推門而入。

“好!讓她過來!”

謝海峰猛地拍桌,怒道。

謝芷秋走了進來,神色冰冷。。

而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她身上。

“閒人和廢物,不準進來!”

看到謝芷秋身後的葉九州,謝海峰嗤笑一聲,言語刻薄。

這個犯過花案的贅婿,怎麼又跟來了?讓謝海峰很是不悅。

這傢夥打了自己兒子謝浩軒兩次,還逼著他堂堂謝氏集團總裁,去求謝海鵬那廢物的一家三口,就衝這,他真想找人做了葉九州!

“既然不歡迎,芷秋,我們現在就走。”

葉九州冷笑道,拉著謝芷秋就往門碗走去。

說我們是閒人和廢物?看離了我們,你丫這會議還能開的下去不!葉九州打心底裡不屑道。

謝海峰聽完,頓時臉色極為難看,每次都是這個葉九州來攪局!

他今天開董事會的目的,就是要讓謝芷秋顏麵儘失,若是謝芷秋不在這,還開個屁!

“我不跟你們一般見識!坐吧。”

謝海峰狠狠瞪了葉九州一眼,開口道。

葉九州拉著謝芷秋的手,把她帶到一個空座位上坐下,他自己則是雙手負立,筆挺地站在謝芷秋身後。

一名高管見葉九州還不出去,撇了撇嘴道:

“還真是一隻癩皮狗,整天黏在女人屁股後麵!”

那名高管說完,還衝著葉九州得意地笑笑。

彷彿在炫耀,謝總都在這坐著,你能拿我怎麼樣?

下一秒,葉九州就給了他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