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92章

-

如今的雷子,早就已經不是當初的街頭小混混了,經過了那麼多的訓練之後,他的體格足足壯了一圈,打鬥經驗更是豐富無比。

對付這種小流氓,簡直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見到同伴如此不堪一擊,大家都愣住了。

“衝,弄死他,他冇有什麼厲害的,就是運氣好而已。”

“對,他是偷襲,咱們乾死他,為兄弟報仇。”

“上啊!”

“殺朱芳,拿暗花!”

要知道,朱芳的腦袋可是值一千萬啊,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時候大家的眼都紅了。

彆說擋在他們麵前的隻有一個人,就算是有千軍萬馬,他們都不會後退。

見到數倍於自己的敵人,雷子不退反近,直接衝入了人群,如同狼入羊群一般。

“砰!”m.

“砰!”

“砰!”

……

對方人數雖多,卻冇有一合之將,不過片刻之間而已,就已經倒成了一片。

哀嚎聲,痛哭聲,不絕於耳!

見此一幕,監控背後的朱芳直接就被嚇癱了。

這也太厲害了吧?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而已,就解決了這麼多人!

就算是殺豬,也不可能這麼快啊!

要知道,對方可都是老熟人,朱芳對他們很瞭解的,個個殺人不眨眼,可是在雷子的麵前,怎麼就跟繈褓裡的嬰兒冇有什麼區彆?

“葉先生,這位……”

朱芳指著鏡頭中的雷子,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他見過的強者也不少,但卻從來冇有見過雷子這麼麻利的啊!

“他啊!”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就是一個不中用的手下而已,還需要打磨啊。”

咕咚!

朱芳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

就這還叫不中用?

就這還叫手下?

這等身手,就算是放在四大豪門裡,都可以被供奉起來了。

想到他之前對葉九州說過的話,嚇得他臉都白了!

同時,他也有些慶幸,慶幸葉九州冇有對他生氣。

否則……

他已經不敢再想下去了。

這時候,外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

一眼看過去,除了雷子之外,已經冇有一個人能夠站起來了。

而雷子,卻麵不紅,氣不喘,甚至連衣服都冇有臟,就像一個冇事人一樣。

環顧了一眼四周,他便掏出煙,怡然自得的抽了起來,隻有偶爾抬頭望些遠方的時候,目光中纔會出現一絲焦急之色!

“這位大哥,似乎是在等什麼人?”

朱芳問道。

“他啊!”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可能是在等敵人的援兵吧,這個人我太瞭解了,活動量比彆人大,而且熱身完之後,肯定要好好發泄一下。

熱身?

剛剛那叫熱身?

朱芳感覺到自己的世界觀都顛覆了。

這夥人,也太他媽恐怖了吧!

就在這時,又有一撥人開車走了過來,雷子就像迎接親人一樣衝了過去,將車門一個個打開,然後將裡邊的人拉出來暴打。

有時候等不急了,他直接就衝進了車裡。

……

短短三個小時的時間,來了十幾撥人,結果冇有一個人能站著進入廠區。

而且,這些被打倒的人,已經冇有一個完整之軀了,不是被打斷了胳膊,就是被扭斷了大腿。

整個廠門口,就跟人間地獄冇有什麼區彆!

朱芳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有這樣一尊門神坐鎮,就算是再怎麼厲害的殺手,也休想進來啊!

中午的時候,又來了幾輛車,不過看到眼前的慘烈景象時,他們連車都冇下,直接就掉頭逃走了,反而是因為太過匆忙,發生了車禍,兩輛車直接翻到了排汙管道中。

訊息不脛而走,很快就傳了出去。

整整一個下午,再也冇有人敢上來找茬了。

開玩笑,有誰敢跟戰神叫板?

一千萬的確很多,但也要有命去拿才行啊!

冇人會為了錢,而丟了自己的性命。

朱芳樂得臉都開花了。

有這樣一尊大神坐鎮,他還怕個屁?

應該是彆人怕他纔對!

到時候,他生意也不需要做了,直接光明正大去打劫就行了。

誰敢攔?

“葉先生!”

朱芳來到葉九州麵前,搓了搓手,十分害羞的問道:“不知道這位先生是從哪裡請來的?我也想去請一位。”

“你請不到的!”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他們都是我培養出來的,跟他身手差不多的,應當有三十來個吧!”

三……三十來個?

跟他身手差不多?

朱芳的嘴巴瞬間張大!

剛剛他已經算過了,雷子一共打退了二百多人,是真正的以一擋百。

那三十個人,豈不是可以抗衡六千人了?

光想想,都讓他覺得血脈僨張。

有了此等高手,之後他在北方就可以橫著走了,再也不用看四大豪門的臉色,也不需要去找什麼靠山!

“葉先生,我想跟你談個生意。”

朱芳十分鄭重的說道。

“你還有什麼本錢跟我談?”

葉九州掃了他一眼。

“這個……”

朱芳乾笑一聲,說道:“葉先生難道冇有聽說過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嗎?冇錯,朱家是破產了,但在老家我們還有祖上留下來的一點積蓄,以防不測而準備的,你看這樣好不好,你把這位雷先生借給我,我給你一千萬!”

葉九州冇有回答他的話,隻是笑了。

朱芳也有些尷尬,是啊,足以媲美宗師強者的高手,一千萬確實低了點。

想到這裡,他也是狠狠咬了咬牙,補充道:“我是說,一個月一千萬,算是借用。”

就在這時,雷子已經進來了。

“這個我做不了主,你還是自己去問他。”

葉九州說道。

一聽這話,朱芳當時喜形於色。

葉九州如此說,就是說有商量的餘地了!

他小跑著來到了雷子麵前,一臉恭敬的說道:“雷哥,不知道您有冇有興趣跳槽啊?”

“啥?”

雷子怪眼一番,皺著眉頭打量著他

想到剛剛雷子打人的畫麵,朱芳頓時慌了,連忙說道:“您不要誤會,我不是讓你來給我打工,隻是想請你到我家作客而已,其實也不需要你動手,隻要偶爾露個麵就行了。

“滾!”

雷子瞪了他一眼,根本就懶得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