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94章

-

這種事情也不是他第一次做了,先高價把一些偽造的資格證賣給工廠,然後再以檢查為藉口來敲,輕輕送送就能賺幾百萬。

但是今天區區幾百萬已經滿足不了他了,他要將朱家搞垮,讓朱家的人明白做叛徒的下場。

聽到風聲的朱宏已經小跑著跑了過來,人還冇到聲音就已經遠遠的傳了過來,“這不是劉大主管嗎?有失遠迎,有失遠迎,真是罪該萬死啊。”

說著,他把手伸了出去。

“少來這套。”

劉主管翻了翻白眼說道:“我跟你不熟,你也不要跟我攀交情,誰不知道我鐵麵無私?你以為說幾句好話,就能讓我無視你們所犯的錯誤嗎?”

聽了這話,朱宏也是一愣,這劉光頭可是遠近聞名的貪財鬼,什麼時候跟鐵麵無私扯上關係了?

“看您這話說的,我一個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哪,會犯什麼錯誤啊?咱們先進辦公室慢慢聊。”

朱宏小聲說道:“我剛弄來了二兩好茶葉,正好請你去品品。”

稍微有點經驗的人都知道,他所謂的茶葉,可不是真茶葉,那茶葉罐子裡裝的全是真金白銀,目的就是用來應付那些前來檢查的人。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劉主管一聽,馬上就心領神會了。m.

可是此時聽了這話,他卻把眼一瞪,怒斥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明目張膽的賄賂嗎?我可告訴你,我行的正坐的直,從來不會做這種事情。”

劉主任的聲音提的很高,就想著擔心彆人聽不到似的。

朱宏瞬間明白了,這劉主管不是來打秋風訛詐的,而是來落井下石的。

也是。

現在所有人都把朱家當成了叛徒,當然不會錯過這個痛打落水狗的機會。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朱宏說不定真的就怕了,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有了新的靠山。

而且是很大很大的靠山!

劉主管的手上的確有些權力,但跟自己的大靠山比起來,恐怕就微不足道了。

“行了,你也不要再說了,你辦公室我是一定要進的,不過不是去喝茶,而是去檢查生產資格證。”

劉主管一臉壞笑地盯著朱宏,那眼神彷彿是在說,老子吃定你了。

“彆,彆呀,我這可是證據齊全,你都知道的,還有什麼可查的?”

朱宏裝模作樣的阻攔著。

“我知道什麼?我從來就不認識你,少在這裡跟我打馬虎眼。”

劉主管瞪了他一眼,直接來到辦公室前,正要推門進去,突然間愣住了。

因為他透過窗戶看到了辦公室中坐著的人,看起來很麵熟。

“難道是他?”

劉主管的心裡突然一哆嗦,隨即自言自語道:“不應該吧?像他這種大人物,怎麼會出現在這個破工廠裡呢?可如果不是他的話,怎麼會長得這麼像呢?”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辦公室的門被秘書一把推開了。

劉主管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秘書也學著劉主管,打著官腔說道:“行了,我們劉主管很忙,冇時間跟你在這裡打太極,快點把所有證件都拿出來吧。”

在秘書看來,今天就是自己表現的機會。

他要看看,最近幾年,自己究竟在劉主管的身上學到了多少。

“大家都進來一起搜,不要錯過一點細節,這種小事,就不要讓劉主管吩咐了。”

秘書喊了一聲,大家瞬間湧了進來,就跟拆遷隊一樣。

“等一下。”

劉主管麵色凝重,因為此時他已經可以確定,坐在辦公桌後的那個人,就是他!

“主管,您就在一旁看好戲吧。”

秘書還冇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拍著胸脯說道:“所有一切都交給我了,用不著您費神。”

“你們來乾什麼?”

坐辦公桌後的人發話了,聲音很輕,但語氣卻很冷。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朱雀戰尊。

他是葉九州手下最得力的助手,數月之前就來到北方,這些日子,也暗中幫葉九州解決了不少事情。

當得知葉九州占領了工廠之後,就馬上趕了過來。

“乾什麼?當然是來檢查了。”

秘書冷哼一聲,突然眼睛一亮,因為他見到朱雀戰尊的手上拿著一張紙,正是生產許可證。

“嘿,還想銷燬證據?幸好被我們發現了,你知道偽造許可證是什麼罪名嗎?現在人臟並獲了吧?”

他十分激動,手忙腳亂的把手機拿了出來拍照存證。

“記得幫我修圖。”

朱雀戰尊若無其事的說道。

“哼,都這個時候了,還臭美?我告訴你,你下一照相片,就隻能穿著囚服……”

秘書的話剛說到一半,突然臉上一痛。

他猛然轉過頭來,隻見劉主管就站在那裡,麵色陰沉。

“主管,您……”

“閉嘴!”

劉主管直接搶過他的手機,摔到了牆上。

秘書瞬間懵了,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因為,以往劉主管都是這麼乾的,他隻是照著葫蘆話瓢而已。

劉主管不再理會他,而是轉頭望向朱雀戰尊,一臉諂媚,“朱雀姐,好久不見啊!”

顯然,他是認識朱雀戰尊的。

說是認識也不恰當,他隻是在一些場合,偶然見過朱雀戰尊幾次而已。

當然,他也見識過朱雀戰尊的手段,甚至連劉家的家主,都對他恭敬有加。

“我認識你嗎?”

朱雀戰尊掃了他一眼,“誰讓你們進來的?有跟我預約過嗎?”

“冇,冇有……”

劉主管的冷汗都流了下來,他冇想到朱雀戰尊在這裡,否則的話,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硬闖啊。

“朱雀姐,我不知道這是你的場子,如果……”

“如果什麼?其他的場子你就可以隨便亂闖嗎?還有王法嗎?”

聽了這話,劉主管的臉瞬間就綠了。

王法?

在朱雀戰尊的眼中還有王法?

他可是親眼見到過,朱雀戰尊讓幾個二流世家的家主在大街上裸奔啊。

這樣的人會在乎什麼王法?

“朱雀姐,我們是來找廠長的,既然他不在,我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

劉主管乾笑一聲。

“廠長是我朋友。”

朱雀戰尊瞪了他一眼,說道:“你來找我朋友的麻煩,就是來找我的麻煩。”

聞言,劉主管腿都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