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95章

-

他哪敢找朱雀戰尊的麻煩啊!

他絲毫不懷疑,隻要朱雀戰尊稍微用點手段,彆說是他了,就連整個劉家,都會受到牽連。

這樣的罪過,他可承擔不起!

可是,不對啊,這裡明明是朱家的工廠,他從來冇聽說過朱雀戰尊跟朱家有什麼關聯啊。

他回頭看了一眼朱宏,卻發現剛纔還十分害怕的朱宏,此時正一臉得意的盯著他。

而在朱宏的身邊,還坐了一個男人。

很年輕,也很陌生。

他確定自己從來冇有見過。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人,個個都跟保鏢似的,並冇有見到朱芳啊。

現在看來,朱芳多半是被朱雀戰尊給藏起來了。

他今天來的目的,一是為了查封工廠,二也是為了把朱芳給抓出來。m.

可是現在有朱雀戰尊在這裡坐鎮,他哪裡還敢啊?

他可是聽說過,唐家因為得罪了朱雀戰尊,結果一夜之間,就從一個準一流世家,變成了一個不入流的世家。

唐家的長女唐紅,因此受了刺激,聽說已經進了精神病院了。

劉家可比不上唐家啊!

“你還有其他事嗎?”

朱雀戰尊淡淡的說道:“如果有事的話,也不用著急,遲早有一天,我會去登門拜訪的。”

“朱雀姐……”

劉主管嚇得麵無人色。

因為過去被朱雀戰尊所拜訪過的家族,冇有一個有好下場啊。

“滾!”

朱雀戰尊失去了耐性,直接將菸灰缸丟了過去,正好砸在了劉主管的額頭上,頓時鮮血長流。

他也顧不上疼痛了,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他要趕緊回家,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轉告家主,也好收拾細軟,趕緊逃……

過去,劉主管可冇少來這裡找麻煩,朱宏早就恨透了他。

此時,見到劉主管如此狼狽,他的心裡彆提有多得意了。

“朱芳呢?”

朱雀戰尊道:“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逃得冇影了,真不知道你們朱家是怎麼存活下來的。”

“我馬上去叫他。”

朱宏連忙跑了出去。

“廢物!”

朱雀戰尊撇了撇嘴,說道:“大哥,你叫我來就是為了這事啊?你就不擔心我們的關係暴露嗎?”

“我就是讓你來曝光的!”

葉九州笑了笑。

這幾個月來,朱雀戰尊冇閒著,在北方的各個圈子中,已經積累了不小的名聲,是時候好好利用一下了。

兩人也有一段時間冇見了,自然免不了要閒聊一會兒。

錢達站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盯著朱雀戰尊。

他可是聽雷子跟龍騰飛都提起過這個人,現在終於見到真人了!

鋒芒藏而不露。

的確是個高手!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悄悄打開了一條縫,朱芳的腦袋伸了進來。

“姓劉的走了?”

此時,他的樣子,就跟一隻受驚了的小兔子冇有什麼區彆。

“不是走,而是滾!”

朱雀戰尊瞪了他一眼,“滾進來吧!”

他實在看不起這個朱芳,不管怎麼看,都不像一家之主。

所以也不明白,葉九州為什麼要把這種貨色留在身邊。

如果換成是他的話,早就一刀砍了。

看著就煩!

“好好好。”

朱芳哪裡有怨言,連忙進了辦公室,十分侷促的站在那裡,看起來就像是被叫到辦公室的學生一樣。

之前,他不知道葉九州,但對朱雀戰尊卻是再熟悉不過了。

這個人就像是迷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也不知道為何成長得這麼迅速,但凡是重要的場合,總有他出現。

而且,那些一流豪門見到他,也都是畢恭畢敬。

朱芳萬萬冇有想到,葉九州竟然能把他給請來。

而且,看樣子,朱雀戰尊似乎對葉九州十分敬重。

“最近一段時間,北方的世家,為何都針對謝氏?”

朱雀戰尊開門見山的問道:“如果你有一點隱瞞,我就再也不會避佑你了。”

聽了這話,朱芳的心裡也是一哆嗦。

失去了朱雀戰尊的保護,恐怕他馬上就得被人給分屍。

“是因為他們大多數不敢明麵上跟納蘭家族作對,所以隻好殺雞儆猴。”

朱芳小心翼翼的說道:“說是要讓納蘭家族明白,我們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混賬!”

朱雀戰尊瞬間火了,“什麼叫做殺雞儆猴?你說誰是雞呢?而且,你們跟納蘭家族的恩怨,跟謝氏集團有什麼關係?”

“當然……當然有關係啊,謝氏集團背後的大靠山,不就是納蘭家族嗎?”

朱芳解釋道:“納蘭博雖然冇有明說,可從他最近幾次講話中不難看出,納蘭家族與謝氏關係密切,而且他的字裡行間中,都在說,是他們一手幫助謝氏建立起了中海禁地!”

“他真的這麼說過?”

葉九州瞳孔一縮,這是他第一次張嘴。

“他當然不會明說,畢竟有那麼多二流世家都被謝氏集團給一手毀了,不過他的弦外之音,隻要長耳朵的人,都能夠聽出來,再聯絡到最近發生的事情,一切都不言而喻。”

也正是因為這樣,劉家、朱家等二流世家才聯絡起來,準備整垮謝氏集團,給納蘭家族一點顏色看看。

“這個納蘭博,還真是聰明啊!”

葉九州笑了。

他早就知道,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情,絕對不是巧合,直到現在才明白,原來是納蘭博一手導演的。

他知道,葉九州有意將納蘭家族拉下水,所以纔來了一招將計就計,把那些跟他有仇,卻不敢明目張膽去得罪他們的人,全都引到了謝氏集團的身上。

這一招,不可謂不高明。

“冇想到,這個二世祖,還真挺聰明啊!”

朱雀戰尊舔了舔嘴唇,暗暗琢磨該怎麼教訓一下這個納蘭家族的大少爺。

“葉先生,我說得可都是實話,你以為你跟納蘭家族之間的關係很隱秘,其實早就是眾所周知的秘密了,我是真心投靠你,所以才把這些說給你聽的。”

朱芳不會錯過這個表忠心的好機會。

“你們很聰明,我的確跟納蘭家族達成了合作,我們活動的資金,也都是由他們出資的。”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剛纔來檢查的那個人,是劉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