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97章

-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要我說多少遍?”

納蘭家的祠堂,傳來了一聲咆哮,納蘭淵氣得把手邊的東西全都摔碎了。

僅僅是一個上午,他就收到了幾十通電話。

有人是來質問他,也有些人想加入他。

納蘭淵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爆炸了。

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認為,那七個二流世家,是被他納蘭家族滅掉的。

的確,納蘭家族有這個實力。

但他們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做出這種事啊!

要知道,他跟其他三大豪門是有承諾的,誰也不能起霸心,否則就是跟其餘三家為敵。

當時,冇有一個人有異議。

因為大家的心裡都明白,所有人都是在一個桌子上吃飯,打起來對誰都不好,到頭來都會餓肚子。m.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也是他們擔心犯了眾怒。

畢竟,北方太大了,四大豪門的實力雖強,但也不能隻手遮天啊。

彆的不說,光是二流世家,就至少有兩百家,如果這些人聯合起來,就算是四大豪門,也不能與之抗衡啊!

所以,四大豪門處事,一向是謹小慎微,力求公平。

納蘭淵更是如此。

隻是他實在想不明白,好端端的,為什麼整個北方的二流世家,都要與他為敵了。

如果隻是一兩家,他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幾百個家族聯合起來,就算是他,也應付不了啊。

更何況,其他的三大豪門,也絕對會攙一腳。

甚至,會借這個機會,把納蘭家族踢出豪門之列。

現在的態勢,可以說是十分嚴峻。

“老爺,門口聚集了不少人,說是要負荊請罪。”

“還有人送來了拜貼,說是商量一下合作,以後共圖霸業!”

“其他三大豪門,也收到訊息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動手!”

……

聽著管家的彙報,納蘭淵麵沉似水。

事情的發展,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完全脫離了控製。

“大少爺呢?”

納蘭淵吼道:“納蘭博在哪裡?”

“回老爺,最近的幾天,少爺一直都在公司處理事務,冇有回家。”

“通知他回來,立刻馬上!”

他沉聲說道。

納蘭淵清楚,現在的納蘭家族,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最先受到攻擊的,應該就是防守比較薄弱的新竹集團。

所以,必須要做好準備。

……

此時的納蘭博,同樣心情暴躁。

“都什麼情況?負責人簽字的一欄,怎麼都是空白的?這公司還怎麼開?”

“博哥,三十多個主管,全都病了。”

助理小聲說道。

“病了?”

納蘭博瞳孔一縮,“請假條在哪裡?他們向誰請的假?”

“這……”

助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完全是托詞啊。

就算是流感,也不可能三十多個主管全都生病啊!

顯然是商量好的。

這三十多個部門主管,分彆來自三十多個二流世家,他們之所以來新竹集團上班,就是為了家族的利益。

現在,納蘭家族與所有二流世家作對,他們當然會選擇離開。

冇留下來搗亂,就已經很不錯了。

“請假可以,但是必須要把公章留下來,否則公司的事務怎麼處理?”

納蘭博冷聲說道:“打電話一一通知他們,就說是我的意思!”

此刻的他,是真的生氣了。

這才幾個小時而已,公司的內部係統就已經癱瘓了,如果再不處理,恐怕用不了明天,公司就得虧損。

然後報紙再一渲染,新竹集團就徹底完了!

“博哥,我早就已經打過電話了,可是根本就冇人接啊!”

“豈有此理!”

納蘭博狠狠咬了咬牙,立即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誰啊?”

過了足足一分鐘,電話才終於有人接聽,聽起來像是冇睡醒的樣子。

“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之內出現在我的眼前,否則後果自負!”

“原來是博哥啊,真是不敲,我昨天就已經到國外了,你就是讓我坐火箭,我也回不去啊,有什麼事的話,等我休完假再商量吧。”

說完,對麵就直接掛斷了。

此刻,納蘭博的臉色都變得猙獰了起來。

他又撥打了幾人的私人手機,結果他們都以各種不一樣的理由推脫,竟冇有一個人同意回來上班。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此刻,納蘭博的瞳孔都變成了紅色。

難道,還要再拿幾個人來立威?

當初,他剛剛接替納蘭新竹的時候,就不得不解決了兩個人,來殺雞儆猴,公司也的確因此而平靜了一段時間。

現在看來,威懾已經過了,必須再來一次了!

他不喜歡殺人,但有時候不得不這樣做。

因為每個部門主管,都是公司的一個重要零件,如果缺一個的話,那還能勉強運轉,可是所有零件都冇了,那就隻能倒閉了。

可是,他現在就選是想殺人,也找不到啊!

“冷靜,冷靜!”

他深深吸了兩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你馬上跟家裡的負責人聯絡,讓他們從家族內部企業找幾個靠得住的人過來,想度過難關再說。”

“是。”

助理連忙離開辦公室。

裡邊的氣氛,實在是太壓抑了,他擔心自己的心臟病都快要被嚇出來了。

“你們請假的正是時候,恰好給了我一個取代你們的機會!”

納蘭博笑了。

最近一段時間,他都在琢磨著,該怎樣把所有權力都攬回來,這次的請假風波,恰好給他造就了這樣一個機會。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爸,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最近很忙,實在……”

“馬上回來!”

納蘭淵用不容質疑的口氣說道:“放下所有事情,三十分鐘之內趕回來。”

聽到父親的口氣這麼眼裡,納蘭博也是一愣,隨即說道:“可我現在實在脫不開身啊,公司裡出了事情,需要我處理。”

“事有輕重緩急,公司裡的事情就算再嚴重,能比得過家裡的事嗎?”

納蘭淵沉聲說道:“這是關係到我納蘭家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不能馬虎。”

聞言,納蘭博的心裡也是一哆嗦。

他長這麼大,從來冇有見到父親這麼緊張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