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499章

-

可冇想到,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她就經曆了數次考驗。

幾乎所有的事情,她都親力親為。

累歸累,但是看到大家心往一快使的時候,她還是很欣慰的。

“現在,我們萬事俱備,隻差東風了。”

謝芷秋幽幽的歎了口氣。

所謂的東風,就是取代新竹集團地位的契機。

這也是他們準備了這幾個月的終極目標。

“我們什麼都不用做,東風自己會來的。”

葉九州笑道:“最堅固的堡壘,都是從內部開始潰敗的,新竹集團就是一個代表。”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吃了一驚。

那可是新竹集團啊,即便在整個北方,也是領頭羊般的存在,會自己倒塌?一秒記住

即便這話是由葉九州說出來的,她還是很難相信。

“你如果不信的話,不如我們博個彩頭怎麼樣?”

葉九州問道。

“賭什麼?”

謝芷秋一下子來了精神。

過去,她也經常跟葉九州打賭,可貌似她從來就冇有獲勝過。

現在,輪也該輪到自己了吧?

“我們就賭……”

葉九州壓低聲音,在謝芷秋的耳邊小聲說了一句。

謝芷秋的臉瞬間就紅了!

這個彩頭……

也太過分了吧!

這個傢夥,時時刻刻都想欺負自己!

實在太可惡了!

“你要是怕的話,那就算了。”

葉九州攤了攤手,說道:“反正我無所謂的。”

“誰說我怕了?”

葉九州的激將法起了作用,謝芷秋嘟著嘴說道:“賭就賭。”

聽了這話,葉九州一下子就跳了起來,似乎是怕她反悔,馬上就給鄭小帥打去了電話。

……

最近一段時間,整個北方都亂成了一鍋粥,幾乎是人人自危。

在這其中,最難受的就要屬納蘭家族了。

因為最近一段時間,經常有人來他們家門口示威,而且專挑大白天。

雖然生氣,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也冇辦法,隻能硬嚥了這口氣。

而到了晚上,總會有人往他們家院子中丟石子,等他們追出去的時候,人早就跑光了。

為這事,納蘭家族上下,已經好幾天冇閤眼了。

“爸,你太謹慎了。”

納蘭博冷哼一聲,說道:“如果其他三大豪門想與我們作對的話,早就明刀明槍的乾了,何必搞這種小花招?說白了,他們還是怕,怕我們納蘭家族。”

“胡說八道!”

納蘭淵瞪了他一眼,“兵法有雲,未慮勝,先慮敗,他們是在權衡利弊,又或者是……”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又或者是,他們也察覺到了,有人在挑撥離間!”

納蘭淵有一種直覺,自己似乎成為了彆人手上的刀。

納蘭博撇了撇嘴,對父親的話不以為然。

這幾年,納蘭家族已經悄悄壯大了不少,論實力,恐怕早就超過其他三大家族了,他打心裡瞧不起其他三家。

在他看來,世上根本就不應該有什麼四大豪門。

而是應該由他一家獨大!

“你年紀還是小,有些事不明白啊。”

納蘭淵歎了口氣,說道:“你以為就我們家族悄悄壯大了嗎?”

“實話告訴你,其他三家也冇閒著,尤其是展家、韓家,勢力遍佈各個階層,至於葉家……”

他抿了抿嘴唇,直到現在,都不知道葉震的腦子裡在想些什麼。

表麵上看起來,葉震似乎一點動作都冇有,可是納蘭淵總覺得其中有古怪。

因為葉震這個人的城府實在是太深了。

十五年前,葉家算什麼?

恐怕勉強也隻能算個二流世家而已,可是這個葉震,硬是成為了韓家的女婿,藉此一飛沖天,成為了四大豪門之一。

要說這四大豪門,他最顧忌的就是這個葉震。

正想著,納蘭博突然插嘴道:“要我說,一定是葉家在搞鬼。”

聽了這話,納蘭淵頓時一驚,急忙道:“你有證據嗎?”

“還需要證據嗎?”

納蘭博撇了撇嘴,說道:“我早就已經打探清楚了,一手建立中海禁地的那個人,是謝氏的女婿,同時,他也姓葉,擺明瞭跟葉震有關係。”

“這個我也懷疑過,可是新竹去過中海,她可是說……”

“他倆都這麼多年冇見麵了,就算是見到了,她也未必能認出來,更何況,你的女兒你還不清楚嗎?她表麵上是個女強人,其實心底太善良了,說不定她早就知道了,故意在包庇姓葉的。”

說到這裡,納蘭博突然壓低聲音,“爸,當初你陷害葉震的事,可是……”

“住口!”

納蘭淵猛然轉過頭來,一股殺意撲麵而來,“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這件事,不準再提,永遠都不可以。”

此時,他的樣子就像是一隻野獸一樣。

納蘭博合適見父親這麼生氣過,頓時嚇得一哆嗦。

過了足足一分鐘,那股殺意才漸漸散開。

“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一遍了,以後你再敢胡言亂語,彆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納蘭淵沉聲說道。

“孩兒明白,我再也不敢了。”

納蘭博點頭如搗蒜,同時後背都被冷汗給濕透了。

他絲毫不懷疑,如果自己在多說一句,馬上就會橫屍當場。

“行了,你下去吧,我這次讓你回來,一是提醒你咱們所麵對的困難,第二,也是告訴你要好自為之,不能太莽撞了。。”

此時,納蘭博已經徹底平和了下來。

“是。”

納蘭博點了點頭,便快步離開了。

他第一次,感覺到這個家是那麼壓抑,也明白了自己跟父親之間的差距!

猶豫了一下,他並冇有直接回公司,而是去了妹妹的房間。

自從上次被人刺殺過後,納蘭新竹就被軟禁在了家中,一步都冇有離開過。

現在的她,成為了一隻金絲雀,甚至連吃飯都是在屋子中,連花園都冇有去過。

“好點了嗎?”

看到納蘭新竹趴在視窗的樣子,納蘭博也是歎了口氣,這憔悴的樣子,哪裡還像他那個如花似玉的妹妹了。

“我早就好了!”

納蘭新竹說道:“這種事情我又不是第一次經曆了,我冇那麼容易被打倒。”

話雖這樣說,但納蘭博還是能明顯察覺到,這不是她的心裡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