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02章

-

聽了這話,鄭小帥也是一哆嗦。

冇錯,紀三爺之死的訊息,都是他散佈出去的,可是都是聽了葉九州的號令啊。

這……

他實在不知道葉九州在計劃著什麼。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他不能走!

因為葉九州剛剛可是說過的,他是在自己設計自己,也就是說葉九州正處於危險之中。

鄭小帥可是發過誓,要跟葉九州在一起的,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

就算是死,他也不能走!

“葉先生,我不會走的!”

鄭小帥十分鄭重的說道:“我在這裡人頭熟,留下來的話,至少可以幫你打打下手!”

“不需要。”一秒記住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我隻是想投石問路,看看四大豪門如何應對而已,隻不過一定會有不少人會被我投出去的石子給砸到,我可不想你因此受到牽連,留著你的勢力,我以後還有用呢!”

投石問路?

驚動四大豪門?

鄭小帥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雖然他早就知道葉九州一定有遠大的誌向,但也冇有想過,他竟然敢向四大豪門動手。

而且還是同時驚動四個!

實在是太瘋狂了!

要知道,四大豪門之中,除了葉家之外,個個曆史悠久,哪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鄭小帥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了葉九州的用意。

他是想以自己做魚餌,讓蟄服在深海裡的大魚露出來。

這大魚不是四大豪門,而是更深層次的大人物!

一想到這件事引起的一係列印象,鄭小帥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而且,他還有一種預敢,這隻是一個開始而已!

“好了,趕緊準備吧,留給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說完,葉九州就站了起來,走出兩步,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我來北方這麼久了,可從來冇有聽說過有什麼好的按摩所,你知道嗎?”

啊?

聽了這話,鄭小帥瞬間懵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想著按摩?

“算了,看你的樣子也是一個不懂情趣的人,還是我陪著你嫂子自己去找吧。”

葉九州暗暗搖了搖頭,便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鄭小帥也是搖頭苦笑。

在他看來,葉九州就像是霧一樣,每到你以為可以接近的時候,它一下子就又飄遠了!

“阿虎!”

鄭小帥收斂心神,對著門外喊道。

瞬間,便有一人出現在了門口,速度極快。

“收拾細軟,輕裝簡行,我們馬上撤離。”

“是!”

阿虎彎了彎腰,“少爺,剛纔那為葉先生,究竟是何人啊?”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葉九州,雖然隻是遠遠的看了一眼,但還是覺察到了葉九州的異樣,那種感覺,就像是仰望一座無法攀登的高山一樣。

這還是他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聽了這話,鄭小帥的表情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他似乎很瞭解葉九州,但似乎又對他一無所知,這種感覺很好微妙,不能用語言來形容。

“我聽說過一個故事!”

鄭小帥沉聲說道:“據說數年前,龍夏出了一位強者,如流星一般照耀了西方大陸……”

“龍夏強者,為何會照耀西方世界?”

阿虎一臉茫然。

“因為整個龍夏,都已被他統治,他隻能去征服西方!”

鄭小帥的眼中泛起光彩。

這本來是個機密,除了真正掌握實權的人,還少有人聽過這個傳說。

甚至都不曾被人證實過。

鄭小帥也從來當作故事聽的。

直到葉九州的出現!

他跟傳說中的那個男人何其相似?

同樣的霸氣無雙,同樣的睥睨天下,彷彿不把任何人,任何勢力放在眼裡!

也隻有那個男人,才能真正配得上“傳說”二字。

……

葉九州回到酒店之後,發現所有東西都被收拾得整整齊齊,謝芷秋正在忙碌著。

“媽剛跟我打了電話,說爸身體不好,讓我回去管理公司。”

謝芷秋有些歉意的說道:“我不能在這裡給你幫忙了。”

她纔剛剛到這,也不想離開,可是母親在電話中的語氣很急,說是公司出了事情,謝海鵬急火攻心,所以才生病了。

她必須要回去親眼看看,所以才放心。

葉九州自然不好再多說什麼,不過臉上始終有些傷感。

“老公……”

謝芷秋的臉突然變得紅了起來,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我還有半個小時纔去機場,我們還有時間。”

聽了這話,葉九州也是一愣。

回頭一看,窗簾早就被拉了起來,謝芷秋顯然是準備過的!

老實說,為了這一天,葉九州已經等了很久了,可他還是覺得不太對。

“你是在擔心,你離開之後,冇人監督我,我又會跟納蘭新竹產生關係吧?”

“不是,我從來不會懷疑你。”

謝芷秋說道:“我隻是想讓咱們的關係,名副其實而已。”

此時,兩人的麵孔距離極近,近到她撥出的氣息都噴在了葉九州的臉上。

這讓葉九州覺得更加為難。

因為這一切,很容易讓他聯想到電影裡那些狗血橋段。

就好像他們這一分開,就再也不會見麵似的。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你太小瞧我了!”

葉九州在她的臉上輕輕吻了一口,“半個小時怎麼能儘興呢?你至少要給我留出一晚上的時間了!”

“一晚上……”

謝芷秋的臉瞬間紅了,撇了他一眼說道:“你們這些男人,就是喜歡在時間和尺寸上說大話,我才……”

正說著,敲門聲響了起來。

“謝總,航班提前了,我們得走了。”

是秘書的聲音。

聽了這話,兩人這才戀戀不捨的分開。

葉九州瞬間覺得有些悵然若失,不過很快就振奮了起來。

其實,那通電話,正是他讓陳淑英打的,謝海鵬也並冇有病。

因為,北方將要大亂,葉九州不想讓謝芷秋處在危險之中,所以隻能用這個辦法騙他回去。

現在,後顧之憂冇有人,他也終於可以開始行動了!

走出門去,隻見雷子、龍騰飛等人都已經站在了門口,每個人都像是一把上弦的弓。

“準備好了嗎?今天就是改變秩序的時刻!”

“有的人,就輩子恐怕都無法經曆這一切。”

“怕的話,就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