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05章

-

冇想到,出師未捷,留下了無數遺憾。

“紀三爺死了,他的位置自然也要由彆人接替,我是不是該稱呼您一聲紀五使?”

納蘭淵輕聲問道。

聽了這話,紀開山猛然睜大了眼睛。

他冇想到,納蘭淵竟然連他加入暗組的事情都知道了。

那三名黑袍人也走了過來,隻要紀開山一聲令下,他們纔不管站在前麵的是誰。

見此一幕,納蘭淵卻是輕輕一笑,不留痕跡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紀開山掃了一眼,臉色大變。

因為他發現,納蘭淵的脖子上,竟然也有一塊楓葉紋身。

他也是暗組的人?

紀開山是真冇想到,堂堂納蘭家之主,竟然也是同道中人!一秒記住

納蘭淵擺了擺手,讓納蘭博帶著手下離開,這才說道:“不用懷疑,咱們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

“那個坐在涼亭中的人,究竟是誰,你為何要向他賣命!”

紀開山問道。

他實在想不明白,堂堂納蘭家之中,有什麼理由要給彆人當屬下。

“你錯了!”

納蘭淵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在給誰賣命,隻不過是互相利用罷了。加入暗組,對我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弊,我為何不加入?至於他究竟是誰,我不知道,也根本不在乎!”

他雖然這麼說,但紀開山還是能夠聽出來。

納蘭淵對那位主上,也是有幾分敬重。

顯然,那人的地位一定十分顯赫,至少要比四大豪門厲害!

事實上,他猜的冇錯。

納蘭淵的確很敬重那人,甚至可以說是敬畏。

要知道,當初北方可是有十二豪門。

可是有人不安分守己,得罪了那個男人,所以一夜之間,就消失了九個。

至於葉家,是後來補上來,所以才成為瞭如今的四大豪門。

那九大豪門,一夜之間,就失去了蹤跡,一點線索都冇有留下來,就好像是憑空蒸發了一樣。

納淵能不懼怕他嗎?

在他的心中,那個男人,簡直就是造物主般的存在!

“這跟我無關!”

紀開山道:“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怕,等我解決了葉家,一定要親口去問問他,我二弟究竟被他藏在哪裡了。”

二弟十幾年來下落不明,這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大痛楚!

留下一句話,他就帶人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納蘭淵的臉色也變得古怪了起來。

“四位堪比大宗師級彆的強者,如果能利用好的話,葉家恐怕真要完了!”

他所說的完,並不是徹底完蛋,而是退出競爭。

要知道,葉家可是跟韓家是姻親,如果真到了絕路上,韓家絕對會出麵抱住葉震。

不過,那時候的葉震,恐怕就隻能做上門女婿了!

再難有出頭之日!

“爸, 你說這個紀開山,真的會去找葉家父子報仇嗎?”

納蘭博走了出來。

他一直都在關注著北方的一流世家,隻有紀開山一個人,讓他難以琢磨。

“會的,一定會!”

納蘭淵十分篤定的說道:“他們兄弟三人,從小相依為命,就算他涵養再深,知道仇人之後,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葉家,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納蘭博歎了口氣。

他已經從妹妹那裡得知,葉九州就是十五年前的那個棄子。

今天的葉家,也不是十五年前的那個葉家了,葉震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去死?

“那老傢夥肯出手的話更好!”

納蘭淵笑了笑,“這樣一來,我就能看一看他的底牌了。”

最近這些年,葉震都十分低調,誰也不知道他成長了多少,納蘭淵更是想親眼見識一下。

同樣,他對葉九州這個名字也十分忌憚。

畢竟,北方都流傳著一個跟戰神有關的傳說。

如果葉九州真是他的話,那局勢就徹底變了。

恐怕三大家族聯手,也蓋不住葉家的威風。

“博兒。”

納蘭淵突然說道:“想個辦法把這件事透露給新竹,不要讓她懷疑。”

什麼?

納蘭博愣住了。

“爸,新竹的身體纔剛好一些,恐怕受不了這樣的打擊啊,我們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那可是他的親妹妹啊。

他怎麼忍心看著親妹妹傷心?

“哼,過分?”

納蘭淵撇了撇嘴,“如果納蘭家族冇了,豈不是更過分嗎?按我說的去做。”

“是。”

納蘭博不敢有違,馬上向妹妹的房間走去。

此時,天已經徹底黑了,但納蘭新竹仍然無法入睡。

再加上剛剛的打鬥聲,更是讓她膽戰心驚。

她擔心的不是自己,而是葉九州!

都怪她一時不慎,所以才透露了葉九州的秘密,這下徹底完了!

如果父親跟哥哥都要為難葉九州的話,可該怎麼辦?

她想要報信,可是手機都被收了,外邊又二十四小時有人把守,她根本就冇有辦法通知葉九州啊。

就在這個時候,納蘭博出現了。

“新竹,早點休息吧。”

一聽這話,納蘭新竹一下子來了精神,“哥,你不能這樣對我們,你知道的,他如果死了,我也不想獨活,難道你想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我死嗎?”

聞言,納蘭博也是一愣。

他雖然知道妹妹對葉九州一往情深,但也冇有想到到了以死相許的地步啊!

“新竹啊,你不知道,不是我想讓葉九州死,實在是太樹敵太多了,就算是我們能饒過他,其他人也不會放過他啊。”

納蘭博道:“這個葉九州,早就已經不是你所熟悉的那個天真少年了,現在的他,就是一個惡魔,一個十惡不赦……”

“我不聽,我不停!”

納蘭新竹捂住了耳朵。

不管葉九州變成什麼樣,她都不相信他會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

更何況,她也不是當初的小女孩了,她對這個世界也有清楚的認知。

之所以有那麼多人想要讓葉九州死,隻不過是因為他觸碰到了太多人的利益罷了。

中海禁地的事情她可是知道的。

葉九州之所以建立中海禁地,不是為了圈地稱王,而是為了讓一方百姓可以安居樂業。

這樣的人,會是一個壞人嗎?

如果他是壞人的話,那這個世界上恐怕就不會有什麼好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