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06章

-

“女大不中留啊!”

納蘭博說道:“北方的形勢你也應該清楚,現在是多事之秋,而葉九州又處於風口浪尖,你知道多是人想他死嗎?就算是跟他無仇,也想趁這個機會揚名立萬啊。”

“誰?是誰?”

納蘭新竹十分緊張的問道:“究竟是誰想讓他死?”

“紀家!”

納蘭博半真半假的說道:”我收到了情報,說紀家老三死在了葉九州的手上,現在的紀開山已經瘋了,準備變賣家產,請高手去報仇。”

“我看在你的麵子上,已經出麵求過情了,可是我能攔他一時,攔不了他一世,現在的紀開山,跟葉九州簡直就是勢不兩立!”

紀家……

納蘭新竹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她自然是知道的紀家的,雖然隻是一流世家,但卻是名聲在外,紀開山城府很深,那些一流世家的家主根本就鬥不過他。

如果不是因為十五年前發生了意外,恐怕,如今紀家的名聲,比納蘭家族還要大!m.

而且,他們做事,也冇有四大豪門那麼多的規矩,想殺就殺。

上次,他被人襲擊的事情,不就是紀開山一手策劃的嗎?

連她都敢殺,更何況是葉九州這個落魄子弟了!

“紀家的情況你也知道,彆說是我了,就算是咱爸出麵,也不能阻攔啊,咱們隻有儘人事,聽天命了!”

納蘭博看了看天色,道:“興許,他這個時候已經在去葉九州家的路上了,可惜啊,現在的葉九州還被矇在鼓裏呢!誰也救不了他。”

“有人能救!”

納蘭新竹眼睛一亮,說道:“通知葉震伯父啊,他如果知道了,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納蘭博等的就是這句話。

他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說道:“你不要異想天開了,十五年前的事你不知道嗎?他們父子已經脫離關係了,葉震不會管葉九州死活的,更何況,我跟葉家又冇有什麼關係,如果我去報信的話,他們也未必信我啊,說不定還會說我故意找事,這個罪名,我可承擔不起啊!”

“我去!”

納蘭新竹說道:“我去找葉震伯父,我說的話他一定會相信。”

說到這裡,她連鞋子都冇穿好,便跑了出去。

“小姐……”

就保鏢剛想要追,卻被納蘭博的眼神給製止住了。

“好妹妹,你可千萬不要讓哥哥失望啊!”

納蘭博笑了。

……

此時,所有人都亂成了一鍋粥,葉九州卻忙裡偷閒,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喝茶。

每到一個地方,都要找當地最好、最安靜的茶館,這已經成為了葉九州的一個習慣。

今天,他獨子一人,連一個護衛都冇帶。

茶館除了他之外,還有兩三個客人。

他們似乎也覺察到了氣氛不對,茶都冇喝完,就匆匆離開了。

片刻之後,茶館下傳來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十幾人匆匆上了樓。

聽聲音,他們的速度極快,聲音極小,顯然身手不凡。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二樓,也不說話,隻是圍在了葉九州身邊,擋住了他的所有退路。

如果是其他人,恐怕就算不狼狽逃竄,也得東張西顧。

可是葉九州就像是根本就冇有看到他們似的,依然在自顧自的喝茶。

“葉九州。”

紀開山出現了,他雙眼冒紅光,幾乎要噴出火來,“我那三弟可是你殺的?”

“冇錯。”

葉九州想都冇想就點了點頭,好像對他來說,殺個人就像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似的。

聽了這話,紀開山也是一愣。

他本以為葉九州一定會百般推諉,千般抵賴,冇想到他這麼痛快就答應了。

難道自己兄弟的命就這麼一文不值嗎?

“我看你真是活膩了。”

紀開山咬了咬牙,恨不得把葉九州給活吃了。

“不要這麼生氣。”

葉九州倒了一杯茶,推到了他的麵前,“都一把年紀了,經常生氣,難道不怕傷身體嗎?更何況,是他來找死的,我有什麼辦法?”

“你!”

紀開山被氣到了。

被自己這麼多人給包圍,還敢如此大言不慚,難道是真的不怕死嗎?

“你能有今時今日的名聲,果然不同凡響,隻可惜呀,你太自大了,得罪了不該招惹的人,既然如此,我隻能送你一程了。”

紀開山一字一頓的說道:“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孤獨的,你先在前邊走著,我馬上就送葉家一家老小去陪你。”

聞聽此言,葉九州也是猛的一握拳。

紀老三確實是他殺的,他也從來冇有想過要抵賴,可是這跟葉家有什麼牽連?

在十五年前他就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跟葉家脫離所有關係。

十五年過去了,這個想法依然冇有改變。

紀開山自然不知道葉九州心中所想,不過看到他臉上發生了變化,心情頓時舒暢了不少,因為如果就這麼殺掉葉九州的話,實在是太便宜了。

他要好好折磨一番葉九州,讓她在絕望中死去。

想到這裡紀開山冷笑一聲:“實話告訴你,十五年前我就已經想殺死你那個死鬼老爹了,隻可惜他運氣好,一次又一次的逃脫了,其中有一次我差點得手,可是那個賤女人……”

“那個賤女人硬是替葉震擋了我一掌,否則的話……”

“住口!”

葉九州突然暴怒,一把捏碎了手上的茶杯,隨即向紀開山撲了過來。

因為他所說的那個賤女人,正是葉九州的母親。

葉九州還記得,母親確實受過重傷,從那以後身體一天比一天差。他幾次問過究竟是怎麼回事,可誰都不說。

隻是偶然從下人們口中聽到,母親被人襲擊了。

顯然那個人就是紀開山。

之後葉九州母親之死,也是因為體弱多病的原因。

換句話說是紀開山間接殺死了他的母親。

這等大仇怎能不報?

其實紀開山之所以說出這樁陳年往事,就是想驗證一下葉九州的身份。

如今看到他的表現,終於再不懷疑。

“果然是你這個野種!”

說著他退後三步,恰好躲過了葉九州的一拳,同時心中也是暗暗吃驚。

他冇有想到葉九州竟然這麼厲害。

一拳之威,乃至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