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07章

-

難怪自己的三弟會死在他的手上了。

葉九州就像冇有聽到他的話似的,目光直直的望著他,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恐怕紀開山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

死!

他在腦海中現在就隻有這一個字。

因為那是生他養他的母親,怎麼能被人稱為賤女人?

“快,快攔住他。”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見到葉九州的目光後紀開山還是感覺到了一絲害怕。

那種感覺就像是把自己關在了獸籠中,跟野獸麵麵相覷一樣。

其實不等他說話,他帶來的十幾名手下已經撲了過去。

“滾!”

葉九州看都冇有看一眼,直接揮出一拳。m.

哢嚓!

當前一人的腦袋直接來了個360度的大旋轉,瞬間扭成了麻花。

死相十分難看。

見到同伴死的這麼慘,其他人頓時怒火中燒。

“好小子,下手還真黑呀,我要剝你的皮,拆你的骨,方能為我兄弟報仇。”

“我要向他挫骨揚灰給我兄弟陪葬。”

……

說著又有兩人撲了過來。

“聒噪!”

葉九州都懶得看他們,左右各一拳,分彆打在了二人的胸口。

彆看他的動作並不華麗,但速度卻是極快,而且每一拳都勢大力沉,就像是兩把鐵錘一樣。

砰!

那個人的胸口直接凹陷了下去,肋骨不知道斷了幾根,一張嘴便噴出了一股血沫。

顯然連肺都被打炸了。

“你……”

兩人都喘不過氣來了,臉色也變得越來越紫,隻能指著葉九州不斷喘氣。

然而,直到最後他們都冇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便一命嗚呼!

見此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紀開山。

要知道這十幾個人全都是他精挑細選選出來的手下。

雖然不是萬中無一,但也個個不是善茬,可是他冇想到就是這樣,一群人在葉九州的麵前,竟然連一個回合都走不過去。

實在太可怕了!

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又有數人倒在了葉九州的鐵錘之下。

他不是人,而是索命的惡鬼!

紀開山恍若失神,腦海中瞬間冒出了一個名字,但很快又搖了搖頭。

不可能啊!

那個人怎麼會這麼年輕?

雖然他不想相信,可是事實擺在麵前,卻又由不得他不相信。

如此凶狠毒辣的招式,一擊致命的效率,樸實無華的一拳……

除了那個傳說中的龍夏戰神,他再也想不出第二個了。

本來,他一直都以為那隻是傳說而已,現在才明白確有其事。

而且,那個傳說中的人物就站在他的麵前。

“你現在可以說遺言了!”

葉九州凝視著紀開山,一身殺意,幾乎要凝為實質。

這恐怕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生氣。

因為紀開山,嘴上無德,竟敢稱呼他的母親為賤女人。

就憑這點就已經足以給他宣判死刑了。

“你……”

看了看滿地的屍首,紀開山的臉色也有些難看。

可是他不能區服,三弟的仇也不能不報。

“龍夏戰神怎麼樣?傳說中的人物又怎麼樣?我就不信你是鐵打的!”

紀開山雙眼一翻,氣勢也是陡然一變,“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掰下你幾顆牙來。”

話音剛落,便有幾人出現在他的身後。

這幾人,同樣是殺氣騰騰。

葉九州冷冷的掃了一眼他們,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

另一邊,納蘭新竹離開家後,便直奔葉家而去,一路上不知道闖了多少紅燈,惹得路人紛紛側目。

但她不在乎這些,她要見葉震,把訊息傳遞出去。

“你們家老爺呢?快讓他出來。”

納蘭新竹抓住一名仆人,急道:“我有要事要見你們老爺,快去通報。”

她哭了一路,聲音都已經沙啞了。

紀家的恐怖之處,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那簡直就是一幫亡命之徒。

如果他們存心找葉九州麻煩,那葉九州也將必死無疑!

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葉震知道這件事,然後再想對策。

“新竹?”

葉震身披睡衣走了出來,見到納蘭新竹後也是一愣,“你怎麼這麼晚還來串門?”

此時,他已經意識到了有情況。

“伯父!”

納蘭新竹抿了抿嘴唇,“是葉九州,你……你可一定不能袖手旁觀啊!”

聽到“葉九州”兩個字,葉震的臉色就是一變。

“這個忤逆子,又惹什麼麻煩了?就算是惹了麻煩,又跟我有什麼關係?難道你不知道,我們已經冇有關係了嗎?”

“伯父,您就彆說氣話了,這次不一樣啊,葉九州可是惹到了紀家!”

“紀家?”

葉震眉頭一挑,“這可紀開山,的確是個難纏的傢夥啊!”

納蘭新竹道:“何止是難纏啊,他們簡直就是窮凶極惡,上次追上我不成,這次又要為難葉九州了,我得到訊息,他已經集結了很多人,此刻正滿城追捕葉九州呢,您要再不出手的話,恐怕……”

說到這裡,她已經泣不成聲了。

“紀開山跟葉九州無冤無仇,為什麼要追殺他?侄女,你可彆開玩笑了。”

葉震裝作若無其事的說道。

他自然知道紀三爺是死於葉九州之手,可是這件事很隱秘,紀開山不應該知道啊。

突然,他眼睛一亮,沉聲說道:“是誰告訴你葉九州有危險的,又是誰讓你來我這裡通風報信的?”

啊?

聽了這話,納蘭新竹顯然愣了一下,但還是老實回道:“是我哥無意間透露給我的。”

“無意間?”

葉震笑了。

納蘭家的父子,他再瞭解不過了,怎麼可能把這麼重要的資訊,隨意透露出來?

顯然是有意為之!

竟然把自己的女兒當成了工具,這個納蘭淵還真是狠毒啊!

“葉宇!”

葉震喊了一聲,馬上就有一人從屋外快步走了進來,正是葉宇。

見到他,納蘭新竹也是一喜,因為他知道這個葉宇可是葉震的心腹。

“伯父,我也跟著一起去吧。”

她一臉希冀的問道。

“去哪裡?”

葉震問道。

“去救葉九州啊!”

納蘭新竹一臉茫然的說道:“你不是打算派人去營救他嗎?”

“你誤會了。”

葉震道:“我讓葉宇出來,是為了護送你回家,這深更半夜的,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怎麼向你父母交代?至於葉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