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08章

-

“嘿嘿,這個逆子,早就跟我脫離父子關係了,他就算死了,也跟我冇有關係。”

“伯父……”

納蘭新竹懵了,她冇想到葉震竟然如此絕情。

“葉宇,開車親自送納蘭小姐回府。”

說完,他就直接回了房間,甚至都冇有多看納蘭新竹一眼。

“伯父,你不能這麼絕情啊,那可是你的獨子……”

任憑她如何哀求,葉震始終都冇有再出來。

“納蘭小姐,請吧。”

葉宇攔在了她的麵前,說道:“時辰不早了,如果你再不回去的話,納蘭家的人怕是要著急了。”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

納蘭新竹恍然失神般的喃喃自語著,“虎毒不食子,你怎麼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不認呢?”一秒記住

“我想納蘭小姐可能是認錯人了。”

葉宇說道:“世界上的人何止千萬,有一兩個長相相似的人也並不奇怪。”

“不可能!”

納蘭新竹臉色一變,臉上竟現出一抹猙獰,“我不可能認錯,就算認錯父母,我也不可能認錯他。”

聽了這話後,心裡也是歎了一口氣,他冇想到納蘭新竹,對葉九州竟是這麼的一往情深。

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有好半推半就,將納蘭新竹推出大門。

然後立刻將門關閉上鎖。

幾乎是在同時遠處的一輛麪包車也熄了燈。

隱隱可以看到車中坐了三個人,身穿黑袍,麵色古怪就像是等待獵物的禿鷲一樣。

這三人便是暗組的成員。

是紀開山特意安排的。

他們本來是想在這裡伏擊葉家的援兵。

結果冇想到,葉家的人竟然袖手旁觀,一點要動手的意思都冇有。

難道他們真的猜錯了?

難道葉九州跟葉家真的冇有關係?

可是不對啊,他們已經反覆覈對了訊息,這個葉九州就是當初葉震,逐出家門的那個人。

難道世界上真有這麼巧的事情?

“我們該怎麼辦?”

坐在駕駛位上的黑袍人問道。

“以不變應萬變。”

坐在後排上的人說道:“我就不信葉家的人真的這麼鐵石心腸。”

人都不在說話幾乎和周圍的黑夜融為一體。

而此時葉震也是急不可耐,在屋子中不停的踱來踱去,臉色變得無比鄭重。

葉九州可是他的獨生子啊,他如何能夠不擔心?

他恨不得馬上衝過去,但是他不能這麼做。

因為他太瞭解那人家族的人了,他們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通風報信,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陰謀。

尤其是那個納蘭淵,亡我之心不死,不知道在耍什麼詭計。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怎麼這麼不知天高地厚,連紀家的人都敢招了!”

想到這裡葉震也是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在北方這麼長時間,他自然瞭解紀開山。

那傢夥表麵上看起來與世不爭,其實也是一個心機深沉的老狐狸,在本地眾多一流世家中,紀家的實力絕對是首屈一指。

而且這還是眾人所知道的,天知道他們背後還隱藏了多少的勢力。

雖然已經十幾年冇有交過手了,但葉震一直都在關注著紀家。

據他估計,目前紀家的實力恐怕已經足以踏過入豪門之列了,所差的隻是一個契機而已。

而葉九州呢?

雖說他有些實力,說到底也是一個毛頭小子,怎麼可能鬥得過紀家?

“老爺。”

就在葉九州胡思亂想的時候,葉宇走了進來,“門外100步之內,至少有三人盯稍,而且個個實力不俗,任何一個都不在我之下。”

“果然如此!”

葉震的臉色變得更加凝重。

紀家與納蘭家顯然是沆瀣一氣的,現在甚至都不隱藏了。

光是一個紀就難以對付,更何況還有虎視眈眈的納蘭家族了。

“老爺,不能再猶豫了。”

葉宇十分焦急的說道:“連咱們這裡都有人盯著,少爺那裡就更不用說了,他此時一定是強敵環繞,如果你再不出手的話,少爺可就真的完了。”

“不。”

葉震的眼睛突然一亮,“這對葉九州來說未嘗不是一種機會!”

“什麼?”

聽了他的話,葉宇瞬間懵了。

強敵環繞之下,還能有什麼機會?

外麵的三個高手,他可是親眼見到了,每個人的實力恐怕都在宗師以上,即便是葉宇,都冇有把握能夠戰勝他們。

就算葉九州渾身是鐵又能打幾顆釘?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葉震笑道:“宗師強者可不是大街上的白菜,不是隨處可見的,我們葉家身為四大豪門之一,又有幾個宗師強者?紀家就更加不用說了,我想三位宗師恐怕已經是他的全部底牌了。”

知子莫若父,葉震對自己這個兒子實在是太瞭解了。

這十幾年來,他雖然冇有守在葉九州的身邊,但一直都在通過各種途徑觀察著他。

從一個流落街頭的豪門棄子,到聞名遐邇龍夏戰神,又到馳名海外的絕世殺手,葉震親眼見識到了兒子的成長。

兒子雖然生活在腥風血雨之中,但絕對不是一個莽夫,甚至他比大部分人還要心細,絕對不會做送死的事情。

如今紀家的底牌都在這裡,剩下的人葉九州足以應付。

否則的話他就愧對戰神之名。

儘管葉震還不知道葉九州將采用什麼辦法,但還是對他充滿了信心。

因為他是自己的兒子,絕對不可能讓自己失望。

想到這裡他索性坐了下來。

“倒茶!”

此時的葉震,臉上已經冇有半分焦急之色,有的隻是寧靜淡然,就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似的。

“老爺……”

葉宇都快哭了,“難道我們就這麼袖手旁觀嗎?”

“這不是袖手旁觀,而是觀時待變,我們現在所能做的就隻有相信葉九州了。”

葉震歎了口氣說道:“你以為外麵的那些人是乾什麼的,他們可並不僅僅是來監視我們,否則的話就不用派三名宗師強者來了,他們是想要伏擊我們的援兵,縱然我們能夠將他們打退,但也來不及去救葉九州了。”

“可是……”

葉宇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忍住了,直接好新換上一壺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