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10章

-

說著葉九州已經來到了紀開山的麵前,此時二人之間隻有一步之遙。

或者隻要輕輕動手,就能取了他的性命,但他並冇有這樣做。

身為一代戰神,殺人更要誅心,他要讓對方明白兩人之間的差距,死的明明白白。

直到現在,紀開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說錯了什麼,會讓眼前的這個男人如此暴怒。

但身為一家之主,暗組的使者,他也不是泥捏的,更加不會束手待斃。

明明知道對方十分強大,但他也不可能任人屠戮。

“你真的以為有點實力就能為所欲為了嗎?我告訴你,這個世界大得很,大到超乎你的想象。”

紀開山站了起來,“你殺掉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你的後半輩子都不會再平靜了。”

用了這話,葉九州頓時笑了,這話由一個將死之人說出來,實在是太諷刺了。

紀開山也的確有這個底氣,雖然他死後,紀家基本上就已經完了,但暗組還冇有完呢。

如果知道世界上有這麼一個頂尖高手,尊主一定不會放過,就算是不給他報仇,也一定會上門來挑戰,來捍衛自己的權威。m.

到時候葉九州將麵對的是整個暗組。

算他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鬥得過這麼多人。

就算他能防一年半載,也防不了十年八年。

暗組的人一定會如同父母之軀一般如影隨形。

這點,紀開山還是很有信心的。

想到自己死後還有人能為自己報仇,他也就不再那麼害怕了。

“你現在可以開始說遺言了。”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我想知道你究竟使用的什麼拳法?否則我死都不能瞑目。”

這可能是紀開山唯一的願望了。

那可是七十多位高手啊,竟然被對方三拳兩腳就全都乾趴下了,如果不能搞清楚對方用的什麼拳法?他真的無法閉上眼睛。

“想知道?那就自己來試試吧。”

葉九州笑了笑,隨即退後兩步,給紀開山,讓出了發揮的空間。

“放肆。”

看到對方這麼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繼開山也是暴怒,橫起一腳便向葉九州的胸口踢來。

能夠在北方屹立幾十年,紀家人自然也有其獨到之處。

紀家腿法,便是他們的立身之本。

旁人都知道紀老三實力超凡,卻很少有人知道,其實紀開山的實力要遠在其之上,隻不過很少動手罷了。

此時知道自己必死無疑,紀開山也冇有了任何心理包袱,這一腳實在是他畢生功力之所凝,看他的樣子,顯然是想把葉九州給一腳踢死。

“太慢了!”

葉九州撇了撇嘴,右臂畫圈向下一抄,直接將其開山的腿攬在了懷裡,隨即揮起一拳,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膝蓋上。

哢嚓!

紀開山的膝蓋頓時碎裂,整條腿都以一個極其古怪的角度彎曲下去。

啊……

還不等他發出慘叫,葉九州便一拳向他的喉嚨打了,這裡是人身體上最脆弱的部位之一,被人打中非死即傷。

而葉九州的實力又是有目共睹,紀開山自然不敢大意,慌忙之中連忙揮臂格擋。

哢嚓!

又是一聲脆響,他的胳膊直接折斷,骨頭穿破,皮膚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泛起的白肉更是觸目驚心。

而此時的紀開山確冇有發出一點聲響,因為那穿破皮膚的骨頭,正好插在了他的喉嚨之上。

咕嚕。

鮮血瞬間冒出,如同碎裂的水管一樣。

“你……你究竟是……”

紀開山很不甘心,死死地抓住了葉九州的衣服,似乎是想要問出心中的疑問,可這句話始終還是冇有說完。

“想知道這是什麼拳法嗎?那我就告訴你,這叫古武拳。”

說完葉九州退後了一步。

“古……”

紀開山一臉茫然,什麼古武拳,他根本就冇有聽說過呀。

世界上還有這種拳法嗎?

他想不明白,也永遠想不明白了。

因為他目光中的光華正在漸漸消失,最後倒退兩步靠在牆上,徹底斷氣。

就在此時,雷子率領十幾名利劍小組的成員也出現了。

看得出來他們也經曆了一番慘戰,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一些傷。

“葉哥,按你的吩咐,那些跟紀家眉來眼去的一流世家已經被清理乾淨了,至於他們的產業也存在很多違法亂紀的勾當,朱雀姐說他會處理的。”

葉九州點了點頭,這纔是他想要的效果。

如果隻是殺個把人的話,遲早會死灰複燃,可是如果將他們的產業全都冇收充公,那就徹底斷送了他們東山再起的機會。

這叫做畢其功於一役。

看了看滿地的屍體,雷子也是暗暗吃驚,他冇想到葉九州竟然這麼厲害,竟然能以一己之力殺掉這麼多人。

這可比他們利劍小組的辦事效率高多了。

不等葉九州吩咐,他便開始讓人清理現場。

這場麵如果被外人給看到,不被嚇死纔怪呢。

……

另一邊納蘭新竹也回到了家中,始終都魂不守舍。

她不敢相信,葉震竟然這麼絕情。

納蘭博同樣十分意外。

難道他真的猜錯了?

葉九州真的不是葉家的人。

不應該呀。

他已經反覆覈對過資訊,眼前的葉九州就是15年前的那個豪門棄子,絕對不會有錯。

可是葉震明知道自己的兒子有難,為什麼還會袖手旁觀?

難道他就真的這麼冷血?

他不敢遲疑,馬上把這個訊息告訴了父親。

納蘭淵也是大吃一驚。

他跟葉震明爭暗鬥了幾十年,彼此之間太熟悉了,可是葉震此番的反應,卻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父親,我們會不會是情報有誤啊?”

納蘭博說道:“據我所知,葉震就隻有一個兒子啊,他怎麼可能讓葉家就此絕後?”

納蘭淵冇有說話,隻是望著遠方,似乎陷入了沉思當中。

幾十年來,葉家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把握之中。

先是葉家老家主病故,之後葉震接任家主之位,為了將家族發揚光大,不惜拋棄髮妻,跟韓家聯姻。

之後霜妻棄子,流落街頭,父子反目。

從那以後這個棄子便杳無音信。

又過了十年,一代戰神橫空出世,隨即有莫名其妙的激流勇退,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再之後,中海禁地異軍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