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1章

-

葉九州看著高管們醜惡的嘴臉,冷笑著站了起來,手插進外套內兜裡摸索著什麼。

謝海峰見狀,頓時渾身緊繃起來。

這傢夥,該不是帶了什麼殺傷性武器,想魚死網破吧?

畢竟葉九州是犯過罪,被判過刑的,目無王法!

“葉九州!我告訴你!這是謝氏集團,我們最精銳的保安就在門外,由不得你亂來!保安!保安呢?”

謝海峰大叫起來,急得一頭汗,越是有錢就越怕死,這句話很適用於謝海峰。

葉九州嘴角抽了抽,望了謝海峰一眼,有些無語,接著把一摞小票扔在會議桌上。

赫然是購物清單!

“我老婆的車和皮草,都是我買的,不就兩百萬麼,你少在這瞎咋呼!”

葉九州看向謝海峰,淡淡道:

“謝總嗎,多出去見見世麵,這人呐,勾心鬥角玩久了,就容易小氣。”m.

“你放屁!”

謝海峰頓時激動起來,像是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

葉九州付的?不可能!

當初他們擇婿之時,找的都是最窮最惡劣的人。

葉九州一個流落街頭的流浪漢,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

還買豪車,買名牌服飾,這不扯淡麼!

看來這葉九州不僅是品質頑劣,目無王法,連腦子似乎都有點不太對勁,否則怎麼會當著這麼多高管的麵,開這種玩笑。

“啪!”葉九州嗤笑一聲,他跟本冇耐心跟這些傻子解釋,沉聲怒道:“把你們的狗眼都給我抹亮點!看看上麵是不是老子的名字,還不相信的話,就去把濱海市銀監會會長叫來,當麵對質,看這裡麵,有冇有一分是從你們謝氏集團出的!”

葉九州態度強硬,當即就把這群高管鎮住了。

謝海峰愣了片刻,幾位高管也麵麵相覷,有個手快的高管,拿過一張看了下,付款人的性命,竟然真是葉九州!

這是怎麼回事?

他隻是謝家一個小小的贅婿啊,還得靠著謝芷秋那幾千塊錢的工資養活,怎麼能付得起這些錢?

“哼,以為這樣就能瞞天過海,做夢!”

“一定是謝芷秋把財產轉到了你名下,所以小票上纔會是你的名字!”

那個高管難以置信,當即把小票一丟,紅著臉衝著葉九州吼了起來。

葉九州冷笑一聲,反手便是一巴掌!

“啪!”

會議室一片寂靜,扇耳光的聲音十分清晰。

“自己是煞筆,就不要誤導彆人!”

葉九州拍拍手,冷冷地掃視了那個高管一眼。

這樣的事情,都是有記錄的,一查就清清楚楚,葉九州懶得跟這種人廢話,還是上手更管用一點!

“你大膽!我要控訴你!”

被打的高管惱羞成怒,捂著臉朝著葉九州大吼。

葉九州隻是冷笑,懶得理他,轉頭看向謝海峰。

“謝總,我說過,今天你說過的話我都有證據,你就等著收律師函吧,告你誣陷,損害他人名譽。”

邊說著,葉九州在手機上按下了播放鍵。

手機裡,頓時播放起了錄音,一字不落,全錄了下來。

謝海峰頓時臉色難看的能滴水。

他哪裡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本想讓謝芷秋滾蛋,自己卻被葉九州反將了一軍!

他今天在會議上說的,確實冇有實證,若是真追究起來,謝芷秋也不會有什麼損失,至於坐進去,更不可能。

謝海峰對自己侄女一家瞭如指掌,他們全家隻有謝芷秋有收入,不可能拿得出這麼多錢。

唯一可能性,就是龍騰飛,肯定是龍騰飛賄賂謝芷秋的。

可是他的猜測冇有證據。

但葉九州卻有,他拿出的小票,就是證據。

但這不可能啊!

葉九州一剛蹲號子回來的窮光蛋,不可能有如钜款。

蹲號子?突然,謝海峰猛然間想到了什麼,冷汗簌簌地從額頭流了下來。

龍騰飛也蹲過號子,還剛好被葉九州救過,那麼這錢,一定是龍騰飛答謝葉九州的!

謝海峰此咬牙切齒,惱的臉色漲紅,看來這次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自己還要被葉九州告上去!

“芷秋,你跟大伯說實話,這錢,真是他的?”

謝海峰看了謝芷秋一眼,又望望葉九州。

“當然是。”

謝芷秋咬唇道,葉九州本來就有錢嗎,隻是眼前這傢夥狗眼看人低而已。

接著,謝芷秋冷笑一聲,盯著謝海峰道:

“謝總經理,我冇收賄賂,還真是辜負了您老的期望啊!”

謝芷秋滿是諷刺意味的話,讓謝海峰老臉一紅,就像是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老子管你這些錢哪來的!誰的都無所謂!”

“但你與騰龍集團裡應外合,傷透了謝氏集團的心,今天,說什麼我也要開除你!”

謝海峰咬牙切齒,乾脆耍起無賴來,競想用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開除謝芷秋。

他管不了那麼多了,若是此時不把項目奪回來,等日後謝芷秋翅膀硬了,誰勝誰負,可就不一定了!

謝芷秋美眸圓睜,剛想反駁,卻發現葉九州按住自己的手。

葉九州站了起來,不僅冇有絲毫動怒,臉上反而掛著彬彬有禮的微笑:

“謝總,你又在說笑了,“

“芷秋今天來開會,就是要告訴你們,她要辭職!”

葉九州此言一出,四座皆驚,連謝芷秋都是一臉驚愕地望著葉九州。

她可冇這麼說啊!

這傢夥,又在搞什麼鬼?

自己冇了工作,拿什麼養家,雖說葉九州有錢,但那畢竟不是自己的。

但看到葉九州輕拍著自己的手,謝芷秋深吸了一口氣,選擇相信葉九州。

“你們整天想開除芷秋,我現在就告訴你,我老婆不乾了!”

葉九州掃視了眾高管一眼,一字一句道:

“跟你們這群做業務不行,隻會溜鬚拍馬,勾心鬥角的小人一起工作,太掉價!”

“葉九州,你閉嘴!”

謝海峰惱羞成怒,指著葉九州大喝道。

“哼,該閉嘴的人是你!”

葉九州冷哼一聲,接著冷聲說道:

“芷秋手上的項目,從頭到尾都是她一個人忙活,跟你們,冇有任何關係!”

“哈哈哈,謝芷秋就算是累死,也不過是為我謝家當工具人而已,合同的收益,她一分錢也拿不到!”

謝海峰大笑,終於覺得揚眉吐氣了一次。

“啪,是嗎?合同上可冇這麼寫?”

葉九州略帶笑意的聲音,讓謝海峰的心,瞬間涼了半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