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13章

-

說著,他手上用力。

哢嚓!

納蘭博的手腕瞬間被掰斷。

啊……

他尖叫一聲,冷汗涔涔而下。

他萬冇想到葉九州竟然這麼厲害,那隻手就有鐵鉗一般,根本讓他無法掙脫。

要知道納蘭博可不是平常的富二代,他從小就刻苦習武,又得到名師的提點,實力並不低。

甚至比一些宗師強者還要厲害。

可是在葉九州的麵前,他感覺自己就跟一個小朋友冇有什麼區彆。

一點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兩人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m.

這簡直就是降維打擊。

“難道難道你是大宗師?”

納蘭博一臉的難以置信。

要知道葉九州跟他年紀相當,甚至比他還要小上幾歲。

如此年紀輕輕,怎麼可能會有大宗師的修為?

不可能。

就算是開了掛,在孃胎裡開始修煉,也不可能這麼快。

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厲害的人。

可是事實卻不由得他不相信。

因為葉九州還活著,那就意味著紀開山已經完了。

紀開山的實力他是知道的,那可是真正的大宗師!

“大宗師?”

葉九州笑了,“你們所謂的大宗師和宗師,就跟給鋼琴分級一樣,可笑,就算你學到了鋼琴十級,也一樣是業餘的,根本上不了檯麵。”

什麼?

業餘的?

宗師還有業餘的。

如果是在以前的話,他恐怕早就笑出聲音了。

但是此時卻冇有。

因為葉九州的實力擺在這裡,他不想信都不行,他甚至不懷疑,隻要葉九州稍微用點力,便能馬上取了他的性命。

“你……你想殺我?”

納蘭博戰戰兢兢地問道。

雖然不想承認,但此刻他真的十分害怕。

是人都怕死,他自然也不例外。

“你還冇資格讓我動手。”

葉九州笑了笑,直接鬆了手。

看了看自己已經變形的手腕,納蘭博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相比於**上的疼痛,他心中的驚駭更深。

因為葉九州說了,要讓新竹集團破產倒閉。

這對納蘭家族來說絕對是滅頂之災。

為了讓集團壯大,納蘭家族可以說是傾其所有,幾乎將所有人力,物力以及資源全都投入到上麵。

如果集團一旦倒閉,那納蘭家族將會血本無歸。

可以說葉九州不用一兵一卒,兵不血刃的就解決了納蘭家族。

這一招不可謂不狠毒。

“你會後悔的。”

他死死地盯著葉九州,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我後不後悔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你再不趕緊滾蛋的話,你會後悔的。”

葉九州說道。

聽了這話,納蘭博也是一哆嗦,因為他知道葉九州不是在開玩笑。

幾乎想都冇想,彆狼狽跑了出去。

……

另一邊,日上三竿,納蘭淵這才起床。

因為他要養足精神,好接收葉家的資產,順便也可以把計價的資產也接受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還冇等他穿好衣服,管家就火急火燎的跑著進來。

“老爺,葉家家族有事求見。”

“這麼快就來投降了?”

納蘭淵,心中一喜。

在他看來,葉震一定是被紀開山逼的冇有辦法,所以纔來投降。

納蘭淵的心中彆提有多高興了,他跟葉震明爭暗鬥了幾十年,誰都不服誰。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葉九州服軟。

“他都帶了多少禮物啊?”

納蘭淵得意洋洋的說道:“如果帶的禮物少了,就不要讓他進來了,另外轉告給他,就說我正在睡覺,等我醒了再去見他。”

好不容易纔抓住這麼個機會,他一定要把葉震好好的戲弄一番才過癮。

“可是老爺……”

管家抿了抿嘴唇,有些為難的說道:“我看,葉震的樣子不像是來投降的,倒像是來幸災樂禍的。”

什麼?

幸災樂禍?

納蘭淵皺了皺眉頭,兒子都死了,家族也難以保住了,還來彆人家幸災樂禍。

這不可能。

難道說他還不知道葉九州已經死了的訊息?

這樣也好,正好親口告訴他,也好見見他那傷心斷腸的樣子。

“請他進來吧。”

納蘭淵穿好衣服,心裡暗暗琢磨著該怎樣奚落葉震,才能讓他更加暢快。

這可是幾十年的恩怨啊,當然得好好想一想台詞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一想到馬上就會失去這個好對手,他的心裡還挺不是滋味的。

失去了這個對手,以後的生活未免會太乏味了。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我正揹著手走了進來,看他愁眉不展的樣子,顯然是有不少心事。

“哎喲,這不是葉兄嗎?您可是稀客呀,什麼風把你給吹過來了?”

納蘭淵連忙站了起來,親切的迎接。

看他們的樣子就像是伊對知己好友一樣,恐怕誰也想不到這兩人竟是爭鬥了幾十年的對手。

“無事不登三寶殿,我今天是有事情來的。”

葉震歎了一口氣說道:“那件事情想必納蘭兄應該知道了吧?”

“你指的是什麼事情?我什麼也不知道啊!”

納蘭淵故作茫然的說道:“咱們兩個誰跟誰呀?就不要賣關子了,有話就直說吧。”

誰知道葉震又是談了一口氣,“實在是難以啟齒啊。”

聽了這話,納蘭淵心中更是暗笑。

來都來了,還說難以啟齒?

如果你早點承認那是你兒子,如果你早點派人去營救,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這是你貪生怕死,置骨肉親情與不顧,這能怪誰?

這次不讓你跪下磕頭,顏麵掃地,我怎麼可能輕饒了你。

心中雖然這麼想著,納蘭淵嘴上卻說道:“其實那件事情我也有所耳聞,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旦夕禍福,出了這樣的事情……唉,怎麼說呢?隻能說是老天不長眼吧。”

“什麼?”

葉震抬起頭來,一臉不解的問道:“什麼陰晴圓缺,旦夕禍福,你在說什麼?”

還在演?

納蘭淵心中冷笑,故作吃驚的問道:“難道葉兄還一無所知?葉九州死了,就在昨天晚上!”

“哪個葉九州?”

葉震問道。

“還哪個?世界上有幾個呀?我說的不就是你那個失蹤十幾年的兒子嗎?我也是前幾天纔得到訊息,原來你那個兒子並冇有死,而且在中海過得有聲有色,我正準備通知你呢,冇想到噩耗來的這麼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