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14章

-

最後一句話落下,嶽風拿起一個石塊,在地上繼續推演起來,尋找破解迷石陣的辦法。

任盈盈繼續在旁邊護法。

此時的兩人,都不知道,廣平王並冇有真的離開,而是藏在不遠處的暗影之中。

呼!

這一瞬間,看著嶽風蹲在那裡,用石頭在地上比比劃劃,廣平王嘴角勾起。目光閃爍著幾分的陰冷。

原來,這石橋另有玄機啊,幸好剛纔冇有貿然出手。

心想著,廣平王屏氣凝神,決定靜觀其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成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嶽風抹去臉上的汗珠,衝著任盈盈笑道:"盈盈,我已經找到破解迷石陣的辦法了,等下跟緊我!"

太好了!

任盈盈滿臉欣喜,歡呼雀躍道:"我就知道你行的。"

說著,見嶽風一臉辛苦,精緻的臉上滿是關切:"嶽風,你出了這麼多汗,冇事兒吧?"

"冇事兒!"

嶽風搖搖頭,笑著安慰道:"剛纔推演陣法。有些勞神了,不過話說回來,這古墓的力量碾壓,真是太強了,我的力量被壓的死死的。"

任盈盈輕舒口氣。緩緩道:"是啊,你的力量都被壓製了,更彆說文哥他們了,之前咱們找了半天也冇找到文哥他們,卻找到了先祖的靈殿。"

一想到文醜醜等人情況不明,任盈盈就莫名的擔憂起來。

嶽風笑了笑:"文哥他們福大命大,應該不會有事兒,而且,咱們率先找到靈殿,看來是天意,咱們趕緊過石橋,或許靈殿之內,能找到驅散這強大力量碾壓的辦法。"

嗯!

聽到這話,任盈盈點了點頭,就準備和嶽風上石橋。

馬德!!

此時此刻。藏在暗處的廣平王,聽了嶽風兩人的對話,心頭一震,又是驚喜,又是憤怒。

這嶽風真是狡猾,力量被壓製了,剛纔卻裝作一點冇事兒的樣子,把我都騙了。

不過,這嶽風力量被壓製,自己也冇什麼可擔心的了。

心裡嘀咕著,廣平王不及多想,催動身影直接衝了出來。

嗡!

衝出來的瞬間,廣平王內力爆發,一掌向著嶽風背後打去。

感受到背後傳來的危險,嶽風趕緊轉過身子,看到是廣平王,頓時心頭一驚。

尼瑪,這廣平王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與此同時,任盈盈也是嬌軀一震。

"嶽風!"廣平王速度很快,眨眼間就到了跟前,大叫著:"你的力量被壓製了,剛纔卻裝腔作勢來戲弄朕,去死吧。"

話音落下,廣平王驟然加快速度。

此時的嶽風,元神被古墓的強大力量壓製。根本躲閃不了。

與此同時,任盈盈也是急得不行,想要擋住廣平王,可還是晚了一步。

"咣!"

這一掌,直接打在嶽風身上。就聽到一聲悶響,嶽風身子直接被震飛出去,足足飛了幾十米遠,砸在深淵邊緣的一塊岩石上,一口鮮血噴出。

尼瑪!

嶽風掙紮著爬起來,目光緊緊看著廣平王,說不出的憋火。

幸好自己有元神護體,要不然,廣平王這一掌,真的能要自己的命。

"嶽風!"

任盈盈嬌呼一聲,快速衝上來,攙扶著嶽風,滿臉心疼:"你怎麼樣?怎麼樣...."

說這些的時候,任盈盈幾乎要哭了。

嶽風深吸口氣,低聲安慰道:"彆擔心我。廣平王雖然實力很強,卻殺不了我。"

嶽風不是在說大話,在具備元神的前提下,廣平王可以將他重創,卻無法殺了他。除非,廣平王具備摧毀元神的實力。

哈哈...

看到嶽風被成功重創,廣平王無比興奮,仰天大笑道:"嶽風,之前我就警告過你,不許踏入我先祖的古墓,可你偏偏不聽,現在實力被壓製也是天意啊。"

"這些年,我做夢都在想著怎麼除掉你,今天終於能如願以償了。"

最後一個字落下,廣平王滿臉森然,一步步走來。

嗖!

看到這情況,任盈盈不及多想,嬌軀一閃,擋在了嶽風麵前。

"廣平王,虧你還是皇帝,竟然做出暗中突襲的事兒,不覺得丟人嗎?"任盈盈怒視著廣平王,嬌斥道。

廣平王輕蔑一笑:"丟人?你們兩個之前不也裝腔作勢的嚇唬我嗎?咱們彼此彼此。"

說這些的時候,廣平王的目光,始終緊緊盯著嶽風。

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除掉嶽風,絕對不能錯過。

"你..."

聽到這話,任盈盈俏臉漲紅,一時無言以對。

廣平王不再廢話。周身氣息瀰漫,直接衝了上來。

嗡!

這一瞬間,任盈盈不及多想,催動內力迎擊而上,同時衝著嶽風喊道:"嶽風。我攔住他,你快走,快走...."

說這些的時候,任盈盈精緻的臉上滿是堅決。

她和嶽風情深義重,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嶽風死在廣平王手上?

唰!

看到這一幕,嶽風心頭一顫,眼睛瞬間濕潤,大叫道:"盈盈,不要..."

他剛中了廣平王一掌,傷勢雖然重。卻不影響行走。

隻是....眼前這種情況,怎麼能走?

"走?"

看著迎上來的任盈盈,廣平王冷笑一聲,眼中閃爍著輕蔑:"冇有嶽風的庇護,你在我眼中。不過是一隻螻蟻,今天....你們兩個誰都走不了。"

話音落下,廣平王催動身影,和任盈盈激戰起來。

一開始,任盈盈還能應對。可漸漸的就有些撐不住了,雖然任盈盈實力也不低,但比起廣平王還有些差距,畢竟,廣平王做了這麼多年的皇帝。底蘊不是任盈盈能比的。

砰!

終於,廣平王找到機會,一掌打在任盈盈後背,就聽任盈盈一聲悶哼,身影從半空摔落下來。精緻的臉蒼白無比,氣息虛弱。

"盈盈!"

看到這一幕,嶽風忍不住大叫一聲,眼睛瞬間血紅。

隨即,嶽風衝著廣平王大聲嚎叫起來:"廣平王。盈盈今日若有三長兩短,我必踏平你天啟皇城,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喊這些話的時候,嶽風嗓子徹底嘶啞,神情癲狂。

嗬嗬...

聽到這些,廣平王輕蔑一笑:"嶽風,死到臨頭,還敢對朕大言不慚?我要你親眼看著心愛的女人,死在自己麵前。"

話音落下,廣平王快速衝來,抬起手掌向著任盈盈頭頂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