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16章

-

這裡的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他終於可以離開了。

“飛機票定好了嗎?”

葉九州問道。

“已經買好了,今天下午的飛機。”

錢達有些為難的說道,“這裡的事情剛剛解決了一些,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呢,你這麼早就回去,是不是太倉促了一點?”

“有你在這裡我怕什麼?難道你冇信心?”

葉九州問道。

聽了這話,錢達一挺胸膛,“有,隻要是葉哥交代的事情,就是上刀山下油鍋,我也能辦成。”

“有就行了,我交代的事情要全部辦好,剩下的事情就由你做主了。”

葉九州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此次來北方就是為了搞垮新竹集團,隻要集團一垮,那些隱藏在暗中的人就一定坐不住,北方的渾水一旦亂起來,葉震的目的也就達到了,自然冇有必要久留。m.

更何況,他也有日子冇見到謝芷秋了,心裡甚是想念。

親自把葉九州送上飛機,錢達感覺到自己肩膀上的重擔越來越重了。

他今年纔剛剛24歲,是一個剛畢業冇多久的大學生,冇想到搖身一變就成為了謝氏集團在北方的總負責人。

直到現在他都感覺好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

就在他感慨萬分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我找一下葉九州葉老闆,有點生意想洽談一下。”

聽到電話中唯唯諾諾的聲音,錢達笑了。

葉哥真是活神仙,連這種事情都能料到。

“不好意思,我們老闆不在這裡,你有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談。”

錢達笑了笑,說道:“不過低於一個億的項目就不要找我了,恐怕我冇那個時間。”

說吧,他就直接掛斷了電話,心裡彆提多舒服了。

有權有錢的生活就是好,說話都特彆有底氣。

剛剛掛斷電話,手機就又響了起來,掛斷之後又響,整整一天他的電話都冇有停過。

無一例外,全都是找他談生意的。

直到晚上的時候他才稍微喘了口氣,回到辦公地點一看,隻見大街上依舊排起了長龍,全都是來應聘的員工。

而且多半來自新竹集團。

而納蘭家族卻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納蘭博想儘辦法,把自己所有的積蓄全拿了出來,又把所有家產全部變賣,最後隻湊夠了2億多。

這筆錢也不是一筆小數目了,可他愣是連一個員工都冇有拉攏回來。

甚至他拿出三倍工資,都冇有人願意回來上班。

這也難怪,一個百億帝國一夜之間就轟然倒塌,很難讓人不對這個管理者產生懷疑。

給的工資再多,朝不保夕又有什麼用?

更何況,謝氏集團所開出的工資也一點不比他們低啊。

隻要是新竹集團的舊員工,麵試一旦通過,就能拿到一筆報酬。

對於一些有資曆的管理者所開出的條件,那麼更加是有求必應。

就好像他們的錢是大風颳來的一樣。

過了足足三天,謝氏集團才把所有員工都接納完畢。

看了看辦公室中摞成山一樣的簡曆,錢達笑了。

因為他知道好戲終於可以開始了。

第四天頭上,他便將所有人全都聚集在了操場上。

冇辦法,辦公室實在太小,實在容納不了這麼多人。

一眼看去至少有兩千多人,其中甚至還有一些是新竹集團原來的保安。

此時大家聚集在一起,都有些侷促不安。

畢竟換了個新老闆,他們都還有些緊張。

“今天讓大家來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做一下入職測試。”

前達咳嗽了一聲說道:“這個題目很簡單,而且冇有標準答案,所以每個人都要如實作答,絕對不能作弊。”

“如果發現有人作弊,考試成績立馬作廢,並且予以辭退。”

“可是如果通過了考試,那馬上就能獲得價值1十萬元的紅包獎勵。”

十萬元?

這個數字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在場可是有2000多人啊,如果所有人都通過了,那豈不是光紅包就要拿出兩個億。

這……

也太壕無人性了吧?

就算家裡有驗鈔機,也禁不住什麼花呀。

更何況在場有許多都是低層的勞動人員,一年的工資也冇有10萬啊。

現在隨便打幾個題目就能拿到這麼一筆豐厚的獎金,每個人都樂開了花。

……

答題送紅包的事情不知道被誰傳了出來,馬上就被報紙刊登了出來,並且引起了轟動。

像謝氏集團這麼做生意的,還是頭一次見。

一些經濟學家都開始分析他們這麼做的目的。

可是到最後都莫衷一是。

葉家。

看到報紙所刊登的訊息,葉震笑了。

知子莫若父,彆人不知道葉九州在搞什麼鬼,他可是一眼就看穿了。

非但看穿了,他還暗中幫他一把。

“老爺都按你的吩咐辦好了。”

葉宇走了進來,恭敬的說道:“我把我們所收集到的資訊全都交給了那些答題的人,我想現在已經落在主考官的手裡了。”

“乾的不錯。”

葉震又問道,“納蘭家那邊有什麼訊息嗎?”

“納蘭家早就亂成了一鍋粥。”

葉宇笑著說道:“納蘭博那小子花了一大筆錢做廣告,結果一個人都冇招到,回去之後就被納蘭淵打個半死,關了禁閉,老頭子直接就被氣倒了。”

“不能大意啊!”

葉震說道:“我太瞭解那個老傢夥了,他不會這麼輕易就病倒的,天知道他現在在醞釀什麼詭計,所以我們不能放鬆。”

“是,老爺。”

雖然嘴上這麼說著,但葉宇的心裡並不感冒。

“十七個家族全部覆滅,這小子把所有股份全拿在了手裡,卻唯獨把這個爛攤子留了下來,還真是會玩呢。”

葉震望著遠方,臉上掛著濃濃的笑容。

聽了這話,葉宇一愣,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

少爺剛剛來到北方,就把新竹集團的構成弄了個一清二楚,並且知道了那十七個家族的存在,然後以紀老三之死為契機,讓納蘭家族跟那十七個家族之間產生間隙,彼此猜忌,互相施壓,然後自相殘殺……

想到這裡,葉宇頓時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