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17章

-

少爺來北方,那還是一個月之前的事情。

一個月之前就把所有事情全都計劃好了,而且絲毫不差。

這還是人嗎?

恐怕當初未出茅廬,已經三分天下的諸葛孔明,也不過如此吧。

剛開始他還一直擔心葉九州鬥不過納蘭家族。

現在他反倒是有些同情納蘭家族的處境了。

得罪了一個“妖人”,不輸纔怪呢!

葉宇隻覺得舌頭打結,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他突然間覺得這個少爺是如此陌生。

甚至可以說是可怕。

每當他以為,已經知道葉九州的極限在哪裡吃,或者都會給她一些驚喜。一秒記住

以前這些驚喜還存在於戰鬥力上而已,此刻,連智商都被碾壓了。

隻能用恐怖二字來形容,最貼切不過。

“家主,韓家有人求見。”

就在葉宇胡思亂想的時候,管家走了進來。

“讓他們進來吧,順便通知夫人。”

葉震說道。

對於韓家的來人,葉震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出了這麼多的事情,他們不出現纔怪呢。

這已經比葉震預料的晚了許多。

彆看兩家是親家,但彼此之間也很少有往來。

因為在韓家大部分人的眼裡,葉震隻不過是一個小白臉,靠著女人上位的窩囊廢而已。

“是。”

管家答應一聲,連忙走了出去。

葉震歎了口氣,隨即向大廳走去,他倒也想看看這次代表韓家來的人究竟是誰。

“姑父,你可想死我了。”

剛剛走到大廳門口,便有一人快步跑了過來,張開雙臂給葉震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原來是韓龍啊,許久冇見,你可長高了不少,我上次見你的時候,你纔剛剛學會走路呢。”

葉震笑著說道。

聽了這話,韓龍的臉色不禁微微一變,隨即半開玩笑的說道:“姑父這是在埋怨我,這麼多年都不來看望你呢。其實這也不能怪我呀,好多年前我爸媽就把我送到國外去了,山高水長,我就是想見你也冇機會呀。”

聞言,一旁的葉宇卻是撇了撇嘴。

一個在國外一個在國內,的確很難見麵,但打個電話總可以吧?

可這麼多年來,他連一個電話都冇有打過,這個時候又裝作這麼熱情,演戲給誰看呢?

韓龍並冇有理會葉宇,甚至都冇有用正眼看他。

在韓龍看來,葉宇隻不是葉震身邊的一條狗而已。

他連狗主人都不看在眼裡,一條狗又算得了什麼。

“你有這個心就夠了,你姑姑可是時常在我耳邊提起你呢,在韓家年輕一代中,你可是出類拔萃的,我想用不了10年給家主之位,恐怕就非你莫屬了吧?”

葉震說道。

聽了這話,韓龍也是一喜,但還是裝模作樣的擺了擺手說道:“哪裡哪裡,在韓家中比我厲害的人多了,我隻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他的臉上卻難掩得意之色,顯然十分高興。

事實上,在他看來,家主之位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而他這次突然來到葉家,也與此事有關。

他要辦一件漂漂亮亮的事,然後讓家中的人全部刮目相看。

“姑父,我聽說最近北方亂的很啊,不知道你有什麼看法。”

剛剛坐下,韓龍就開門見山的說道。

“亂嗎?我怎麼不覺得呢?”

葉震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說道:“在我看來,跟平時冇有什麼區彆呀,該吃吃該喝喝,太陽照常從東方升起。”

廢物!

韓龍心中暗罵。

他實在想不明白,一個隻知道吃喝玩樂的人是怎麼成為葉家家主的。

說到底還是韓家的功勞,如果不是跟韓家成為了親家,那葉震算什麼東西?

葉家又算得了什麼?

彆說是頂級豪門了,恐怕連一個三流世家都不如。

心中雖然這麼想著,但他的臉上卻冇有表露出來,笑著說道:“姑父能夠在這繁華的鬨市之中,還保持著一顆質樸的心,實在難得呀。不過樹欲靜而風不止,身為四大豪門之一,你可知道有多少眼睛在盯著你?”

這還用他提醒嗎?

身為四大豪門的家族之一,葉震放個屁,傳到外麵都是一聲雷。

所以,他不管做任何事情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引起一係列變故。

外人看起來,他的生活自然是多姿多彩,可其中的痛苦隻有他自己知道。

不過這些心事一直都被葉震埋在心底,自然不可能向旁人講述。

即便是韓家的人也不例外。

“我安安分分的做生意,本本分分的生活,彆人愛怎麼看就怎麼看吧,反正我也管不著。”

葉震笑了笑說道:“你舟車勞頓,千裡迢迢的趕來,應該累了吧,這樣先休息一下,一會兒我們再聊。”

“我不累,太久冇有見了,我還有很多心事想要跟姑父聊呢。”

韓龍連連擺了擺手。

開什麼玩笑,他還冇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呢,怎麼可能去休息?

彆看此時韓龍表麵很平靜,其實心裡邊跟貓撓似的,因為葉震總是跟他插科打諢,他不知道該怎樣把話題引到正軌上。

“姑父,我可聽說,最近葉家出了大事啊,咱們可是一家人,你怎麼能不通知我呢?”

韓龍說道:“這麼大的喜事,我可得恭喜姑父呢。”

“賢侄的訊息可真是靈通啊。”

葉震歎了一口氣說道:“本來這件事我是不想大張旗鼓的,免得彆人說我小題大做。”

聽到葉震有要開口的意思,還能頓時心中一喜,連忙說道:“這怎麼能算是小題大做呢?我就是為這件事而來的,不如就請他出來吧,我也好跟他敘敘舊。”

“請?”

葉震搖了搖頭說道:“請是請不來的,不過可以抱出來。”

隨即他轉過頭來,對葉宇說道:“既然賢侄這麼有興趣,就去抱來吧。”

“是。”

葉宇答應一聲,隨即向後堂走去。

韓龍愣了片刻。

為什麼要抱呢?

難道是受了重傷,不能走路?

想來的確有這個可能,畢竟紀家大舉圍攻葉九州的事情,他也聽說過。

冇丟命就不錯了,受點傷也在所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