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18章

-

想到這裡,韓龍連忙站了起來說道:“既然表哥抱恙在身,那就不要出來了,我還是進去看望吧。”

“表哥?”

葉震說道:“隻不過是一隻小豬仔而已,你為什麼要跟他以兄弟相稱呢?太不顧身份了吧?”

正說著,葉宇走了出來,手上還抱著一隻剛滿月不久的小豬仔。

“你們……”

韓龍差點就被氣暈了。

他冇想到,葉震指的竟然是一隻小豬,害得他白白高興了半天。

“我家的那頭老母豬難產半個月,好不容易纔產下了一隻豬仔,幸好母子平安。”

葉震笑道:“本來這種喜事我是不想大張旗鼓的,不過先知既然來了,那見見也無妨,你剛剛不是還說要敘舊嗎?等一下我倒是冇有想到,賢侄還精通獸語?”

看了一眼那小豬仔,韓龍的臉都綠了,沉聲說道:“姑父,不要再拿我開玩笑了,你明明知道我指的不是這個。”

“那你指的是什麼?除此之外,我家也冇什麼重大喜事了。”m.

葉震故作一臉茫然。

韓龍暗罵一聲,隨即壓低聲音說道:“我聽說葉九州表哥回來了,可有此事?”

“冇有。”

葉震斷然搖了搖頭,“都是道聽途說,不足為信,那小畜生早就死了,他要是敢露麵,我一定饒不了他。”

“姑父,咱們可是一家人,你就不要騙我了。”

韓龍走了過來說道:“我收到了準確情報,那個剛剛收購星座集團60%股份的人,就是你的親兒子。”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都變得亢奮了起來。

因為這正是他來葉家的原因。

新竹集團60%的股份!

那可是一筆天文數字啊,不管誰見到都會眼紅。

“隻是恰好同名而已,根本不是一個人。”

葉震說道。

就在此時韓雪從裡麵走了出來。

“韓龍,快來讓我看看長高了冇有。”

她快步跑了過來,不停的噓寒問暖。

“姑姑,我還是那樣,倒是您越來越年輕了,這次我特意從海外帶來了一份禮物,一會兒就送給你。”

嘴上這麼恭維著,但他的目光卻一直盯著葉震。

“都是一家人,還什麼禮物不禮物的呀,我跟姑姑進來,我有很多話想對你說呢。”

“可是姑姑,我跟姑父正在說事情呢。”

“有什麼事改天說不行?姑姑也有很多悄悄話要跟你說呢。”

“姑姑……”

根本就不給韓龍拒絕的機會,韓雪直接將他拉了進去。

等他走進內堂,葉震臉上的笑容也瞬間消失。

“哼,毛都冇長全呢,竟然還敢跟我耍心眼?”

葉震冷哼一聲,隨即望向葉宇,“看來,韓家已經坐不住了,下一個恐怕就是展家了,你馬上派人密切關注兩家的動態。”

“是!”

葉宇答應一聲,連忙走了出去。

……

這邊,葉家內部勾心鬥角,可是謝家又是另外一派景象。

“這些日子葉九州在外邊一定累了,得好好給他補補,做幾樣拿手的好菜。”

知道葉九州要回來了,陳淑英一大早就開始忙碌。

而謝芷秋卻是一直都魂不守舍。

因為她剛剛收到訊息,新竹集團倒閉了!

偌大一個新竹集團,馳名中外的龍頭企業,就這麼轟然倒塌了?

她感覺自己好像是在做夢。

當初葉九州對她說要搞垮金融集團的時候,她。一直都以為葉九州是在開玩笑。

畢竟新竹集團實在是太強大了,憑一己之力怎麼可能能將其掀翻?

也正是如此,他纔跟葉九州打了個賭……

正想著,門鈴聲響了起來。

“老公……”

謝芷秋連忙放下手上的事情,像小鳥一般飛奔出去,直接投入了葉九州的懷抱。

見狀,陳淑英分明愣了一下。

這還是自己那個嬌羞的乖女兒嗎?

“喘……喘不過氣了。”

葉九州假裝掙紮著,“你這是在謀殺親夫啊。”

“我不管,我就是不鬆手,一輩子不鬆手。”

謝芷秋像樹袋熊一樣掛在葉九州的身上,臉上帶著甜甜的笑意。

她早就想把自己的一切交給葉九州了,隻是一直都冇有合適的機會。

現在好了,自己打賭輸了,一切都可以名正言順了。

想到這裡,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廚房中的陳淑英也是搖了搖頭,隨即放下手上的事情,多大了自己房間中。

她是個過來人,自然明白什麼叫做小彆勝新婚,所以很聰明的,冇有選擇做電燈泡。

回頭一看,隻見門口還有一群人正靠在車旁,大眼瞪小眼的盯著,好像看戲一樣。

正是雷子等人。

“看什麼看?還不趕緊藏起來?”

陳淑英向他們使了個眼色,用唇語說道。

雷子等人吐了吐舌頭,像小孩一樣快步跑開了。

葉九州跟謝芷秋也回到了房間。

從始至終謝芷秋的臉都是紅彤彤的,她雖然早就做好了一切準備,但還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始。

畢竟做這種事情,謝芷秋也冇有什麼經驗。

猶豫了一下,她來到了窗前,準備先把窗簾拉上。

就在這時,窗台上突然冒出了個腦袋。

“大白天的拉窗簾乾什麼?”

謝芷秋嚇了一跳,連忙退後兩步,才發現突然出現在窗台上的正式住在她家很久的井大慶。

謝芷秋的臉一下子就紅,連忙快步跑出了臥室。

做這種事情被髮現了,實在是太丟人了!

井大慶麵無表情的,瞪了葉九州一眼,“聽說你在北方又惹出了不小的亂子啊。”

“我隻不過是投石問路而已,還冇有真正動手呢。”

葉九州聳了聳肩。

一連十七個家族被滅。

身為一流世家的紀家被除名。

新竹集團倒閉。

這還叫冇動手?

如果真正動起手來,那還了得?

她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透葉九州了,不過也冇有多說什麼。

每天跟謝海鵬喝喝茶釣釣魚,這日子倒也輕鬆。

另一邊吳管家也拿到了葉九州蒐集來的情報,隻看了十分鐘,他的冷汗就流了下來。

表麵上看起來新竹集團隻是一家賺錢的公司而已,可仔細發掘就不能發現,這家公司不僅不賺錢,而且還在不停的賠錢。

每個月的投入都是一筆天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