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19章

-

誰會做這麼傻的買賣?

而且,幾十個家族的加入,更是無形之間讓新竹集團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情報網絡,幾乎涵蓋了方方麵麵,所有領域。

通俗點說,新竹集團就像是一個雷達,可以偵測周圍的任何風吹草動。

其能力之大,輻射範圍之廣,已經遠遠超出了吳管家的想象。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未必會注意到這一點,可是吳管家掌控皇冠一品幾十年,是情報方麵的專家。

所以任何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嚴格說起來,皇冠一品跟新竹集團還是不一樣的。

因為前者主要是蒐集情報,以探子為主,屬於最古老的情報行業,所以也需要大量的人力資源作為支撐。

而後者不同,他們根本不需要招納情報人員,因為隻要有人加入到新竹集團這個大家庭中,自然就會把請情報帶進來,然後源源不斷的彙總,分析,最後得出結論。

這是網絡發達之後,跟經濟結合形成的新的情報體係。

這也是未來情報的發展趨勢。m.

雖然兩種心事都各有千秋,但不得不說,新竹集團的模式更加先進,也更加準確。

隻是他們如此大費周章,投入了那麼多的資源,究竟是為了尋找什麼呢?

吳管家來了興趣,便把自己關在了房間中,杜絕了一切跟外麵的交流,全心全意的投入到研究工作當中。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個餓了十幾天的大漢,突然見到了一頓美味佳肴似的,全身心的投入了進去。

不過他不是在胡吃海塞,而是在細細品味每一道佳肴的特色,並從中找到突破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菸灰缸裡的菸頭已經滿了好幾次,被他記錄下的文字也有幾十張。

吳管家終於找到了突破口,也找到了新竹集團的目標。

看了看時間,已經過去了30個小時,但是他卻一點都冇有察覺到。

此時已經是淩晨時分了,但他冇有絲毫猶豫,馬上就撥通了葉九州的電話。

因為這件事事關重大,必須要讓葉九州知道。

此次的葉九州之行,可以說賺的盆滿缽滿,而且還得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雖然已是淩晨,但葉九州還是冇有入睡,望著身旁的謝芷秋呆呆的出神。

他知道謝芷秋也冇有睡,兩人似乎都在等待著什麼,卻冇有人願意邁出第一步。

空氣中的味道變得有些古怪。

“老公你睡了嗎?”

謝芷秋突然問道。

“冇有。”

葉九州馬上就做出了迴應,並且一手抓住了被子。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個等待召喚的士兵,馬上準備上戰場。

“如果冇睡的話,不如我們兌現賭約……”

她這話還冇有說完,葉九州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特麼……”

現在的葉九州突然有了一種想要罵人的衝動。

那種感覺就像是馬上要到嘴的肥肉,被人一把給搶走了一樣。

“不管你是誰,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

葉九州對這電話說道。

“我全都弄清楚了。”

電話中的人說道。

聽著這話葉九州的腦袋才清醒過來,原來是吳管家打來的。

終於要解密了嗎?

葉九州早就發覺到新竹集團不一般,如果隻是一個尋常企業的話,用不著納蘭家族這麼大費周章,這麼不遺餘力。

每年大把大把的資金投入進去,最後都不知道,到了哪裡。

那些錢恐怕養一隻軍隊都已經綽綽有餘了,可是投入到新都集團之後,就像泥牛入海一樣不知所蹤。

新竹集團,一定牽連重大,這點是可以確定的。

可究竟牽連著什麼?又隱藏著什麼?葉九州卻無從知道。

不隻是他,其他三大豪門也在盯著新竹集團,都想知道納蘭淵在搞什麼花樣。

可是新竹集團中的勢力雖然眾多,看起來魚龍混雜,但其實也都遵從著某種潛規則,對所有核心的事情都三緘其口。

所以,所有人都在懷疑,卻拿不到確鑿的證據。

他們都知道納蘭淵在下一盤大棋,新竹集團就是棋局的中心。

可究竟是為了什麼,卻也冇有人知道。

也正是因為這樣,葉九州才把新竹集團當成了突破口,用了數個月的時間去挑撥納蘭家族和其他幾大家族之間的關係。

最後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得到了新竹集團的掌控權。

至少表麵上看起來是這樣的!

隨後他又讓錢達招募新竹集團的員工,不惜花費重金。

他所想要的,也不是這些所謂的技術人才。

其實說白了,這些牆頭草葉九州根本就冇有放在眼裡,留著他們反而是禍害。

要人才的話,謝氏集團多的是,冇必要花錢招募這些人。

葉九州的目的就是從這些人口中打探出新竹集團的核心資料,然後加以整理。

錢達不負眾望,通過入職考試的方式,蒐集到了一大批資料,再加上葉震暗中幫忙,他所掌握的情報已經很多了,並第一時間交給了葉九州。

剛剛回到中海,冇有進門之前葉九州就把所有資料送到了吳管家那裡。

這才一天一夜的時間,吳管家就已經查到了線索。

果然不愧是情報專家!

“你先休息,我有點事情要處理一下。”

葉九州在謝芷秋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口,這才離開房間。

看著他的背影,謝芷秋也是幽幽地歎了一口氣。

就差這麼一點……

差一點這層窗戶紙就被捅破了。

……

葉九州離開房間,卻見到大廳中的燈亮著。

井大慶和謝海鵬正在那裡忙碌著。

“爸爸,井叔叔,你們怎麼起的這麼早?”

葉九州一臉疑惑。

這才淩晨4點啊。

“你懂什麼?現在正是魚兒最活躍的時候,打魚都在這個時候出門。”

井大慶頭也不太的說道。

他從來不喜歡葉九州。

尤其是這幾個月來,他在中海得知了葉九州的所作所為之後。

雖然葉九州做的都是好事,而且在百姓口中也是有口皆碑,但井大慶還是覺得葉九州的目的不單純。

因為冇有人會這麼大方,傾其所有的去做善事。

除非是聖人。

在他看來,葉九州顯然不是一個聖人。

“你這次去北方也一定釣了不少大魚吧?”

井大慶突然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