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2章

-

謝海峰心瞬間涼了半截,這項目是謝家出錢出人,怎麼就跟謝家沒關係了?

葉九州這樣的無業遊民,恐怕連大字都識不得幾個吧,還能看得懂合同?

但是謝海峰心裡還是不踏實,立即讓秘書去叫來法務部門和私人律師拿合同來覈對。

合同一送到,謝海峰就一把搶了過來,用手摁著,一行一行的看,生怕漏了一個字。

可越看,謝海峰臉色越難看,看到最後,太陽穴更是突突直跳,腦袋裡轟的一聲,一屁股跌坐在老闆椅上。

手中的合同,寫的明明白白,乙方是騰龍集團,甲方竟然是不是謝氏集團,而是謝芷秋!

這樣的話,項目就隻跟謝芷秋個人有關,跟謝氏集團,冇有半點關係!

謝海峰想著自己手裡有合同,就算施工,建廠等事務都是謝芷秋操辦,她也就是個為集團跑前跑後的打工仔而已。

可現在全反了,謝家耗費了多少資金和人力,到頭來,竟是為謝芷秋做了嫁衣裳。

“怎……怎麼會這樣?”

謝海峰嘴唇直哆嗦,不敢相信眼前是謝氏集團的合同。m.

見到謝海峰經成這樣,負責合同的那個高管戰戰兢兢地拿過合同看了幾眼,當即便是跌坐在地上,麵如死灰。

這合同難道是被掉包了?不可能啊!這上麵還蓋著謝氏集團的大印呢,這個章,隻有謝海峰有!

“我們芷秋的產業,你們謝氏集團居然也想染指?”

葉九州冷笑著搖搖頭,沉聲道道:

“謝總,你們可真不要臉呀!”

謝海峰眼一黑,覺得胸中氣血翻騰,彷彿要噴出來一般。

謝家的產業,謝氏集團最大的項目,居然就這樣被人給奪走了?

人家還反過來罵他們不要臉?

這個項目,謝氏集團幾乎是傾儘全力,就是想藉助這個項目讓公司實力更上一層樓。

可現在倒好,竟然成了謝芷秋的囊中之物。

當時審查合同的人,眼都瞎了嗎?

謝海峰整個人都在顫抖,法務部門負責人,此時也嚇得嘴唇發白。

“謝總,您相信我,當時我審查的時候,真的冇有任何問題啊!”

高管解釋道,聲音發顫:“這合同,絕對是被人掉包了!”

謝海峰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葉九州既然敢跟他攤牌,那就一定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可這合同的事,找誰說也不行啊,法律上根本不認謝氏集團,隻認簽好了的合同。

謝海峰現在就是打碎了牙齒往肚裡咽。

他深吸了一口氣,死死地盯著謝芷秋道:

“謝芷秋啊,老子小看你了,真是夠狠毒啊!”

謝芷秋俏臉上儘是寒意,隻是沉默。

她自己也很懵,根本不知道這怎麼回事,但她覺得這肯定和葉九州有關。

要是以前,她或許狠不下新來,但現在,看到謝海峰無助的樣子,竟覺得很解氣。

“你在我集團蟄伏了幾年,就等著今天吧?”

謝海峰眼中滿是怨毒,繼而轉變為瘋狂:

“你真以為,奪走這項目,就能讓謝家一蹶不振?你做夢!”

謝海峰低吼道,有一種想掐死謝芷秋的衝動。

謝芷秋依舊不說話,她不想理謝海峰,覺得很噁心。

“謝芷秋,今天你奪走的一切,來日我讓你加倍奉還!”

謝海峰猛地站起來,一臉瘋狂,想伸手抓住謝芷秋衣領。

“啊!”

他手剛伸出來,便被葉九州用一根手指彈了回去。

葉九州擋在謝芷秋麵前,看著捂著手,疼得臉漲成豬肝色的謝海峰,冷冷道:

“要加倍奉還的是你們謝家,你們以前對芷秋一家的奚落和欺壓,我們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言畢,葉九州牽起謝芷秋的手,往外走。

留下麵如死灰的謝海峰和一眾高管在那裡大眼瞪小眼。

往前走了兩步,葉九州似是想起了什麼,笑著回頭說道:

“對了,今天除了芷秋辭職告知謝總一聲,還有件事,我們新謝氏集團明天成立,希望謝總您能多來走動走動。”

撂下一句話,葉九州帶著謝芷秋離開。

會議室裡,則是一片死寂,一眾高管連呼吸,都是刻意壓低了聲音。

謝海峰胸膛起伏劇烈,大口地穿著粗氣,隔著多遠,都能看到他抽搐的嘴角。

謝芷秋創立了新公司?

居然還是一個新的謝氏集團!

這已經不僅僅是報複他們了,這是擺明瞭要打他們臉,跟他們競爭啊!

葉九州一個小小的上門女婿,居然也敢如此放肆,還敢邀請他去參加新謝氏成立的典禮?這不就是下羞辱他嗎?

謝海峰活了半輩子,第一次這麼丟人過。

當著眾多高管的麵,他不但被葉九州和謝芷秋算計,甚至還被奪走了公司最重要的項目,他該如何向老爺子交代啊!

“謝總,他們這樣調換合同屬於犯罪行為,我覺得我們應該立刻讓刑捕司把他們拘捕起來。”

一名高管走到謝海峰身邊,恭敬地提出建議。

“滾!老子操尼瑪1”

謝海峰拿起桌上厚厚一摞合同,劈頭蓋臉地朝著高管們砸過去。

“廢材!集團怎麼養了你們這些廢柴!罵的!”

高管們皆是噤若寒蟬,隻能由著謝海峰罵,一時間,整個會議室都是謝海峰的怒吼。

此時,謝芷秋和葉九州已經出了謝氏大廈。

謝芷秋感受到室外和煦的陽光和微風,很是愜意:

“第一次感覺這麼輕鬆。”

“葉九州,謝謝你。”

謝芷秋擦了下眼角的淚痕,聲音很輕,卻滿是真誠,發自內心。

她是個明白人,今天冇有葉九州的話,等待她的,就是萬劫不複。

以謝海峰的狠辣,不僅會把她趕出集團,更會咬住她不放,在加上謝海峰的人脈,必定把她推到牢裡去。

到那時,誰養自己父母啊,大伯謝海峰?他巴不得自己一家趕緊完蛋呢,今天的事情,謝芷秋想想,都還是有些後怕。

但今天,至少讓謝芷秋下了決心。

下了與謝家徹底斷絕關係的決心。

謝海峰對他們一家,滿是算計和坑害,毫無半點親情可言。

他們不仁,就休怪她謝芷秋不義了。

這個項目,說什麼也不會讓,是謝家欠他們家的,就該是她的。

現在拿走這麼項目,謝芷秋絲毫冇有負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