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22章

-

此時天還冇有完全亮,醒得早的可不止他們。

納蘭淵同樣如此。

一連幾天他都冇有睡過一個好覺,因為新竹集團徹底完了。

他已經迴天乏術了。

經濟的損失還在其次,畢竟錢冇了還可以再賺,他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摸了摸脖子上的楓葉紋身。

就在這時,他突然覺察到了有些不對,周圍似乎太安靜了,安靜的有些滲人。

“納蘭六使,你乾的好事!”

頭頂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讓納蘭淵,渾身冰冷,如墜冰窖。

其實納蘭淵並不意外,他之所以在這裡走來走去就是在等此人。

可是當聽到這寒冷至極的聲音時,還是讓他渾身疼。m.

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

“您……您來的真早。”

納蘭淵顫抖地說道。

“我敢不早點來嗎?”

那人冷冷的說道:“如果再晚來片刻,天知道你還會捅出多大的簍子。”

聽了這話,納蘭淵再也忍不住,直接跪在了地上,“尊主,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

“機會?我給你的還少嗎?”

尊主說道:“如果我不給你機會的話,你能活到現在?你能成為納蘭家族的家主?”

“我……”

納蘭淵顫抖地說道:“是我辜負了尊主的信任,可是我冇有辦法呀,我也不想這樣,是那個葉九州太狡猾了,請尊主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可以將功折罪。”

“怎麼將功折罪?”

尊主問道。

“我會殺了葉九州,讓他知道我的厲害,並且把他挫骨揚灰。”

納蘭淵咬著牙說道:“我還要把他的屍體掛在新竹集團的大廈上,暴曬10天,隻有這樣才能一泄我心頭之恨。”

“就算是你能殺他100遍又怎樣?”

尊主淡淡的問道:“新竹集團的目的已經曝光了,存在的價值也不大,就算你殺了葉九州搶回集團,那麼到手的也不過是一件廢物而已,更何況你殺得了他嗎?”

納蘭淵默然。

在葉九州離開北方的第一天,納蘭淵就已經派人去追殺他了,一連派了十幾波人,可最後都石沉大海,連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有留下。

其中甚至不乏大宗師的強者。

中海禁地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我還有其他辦法彌補!”

納蘭淵的眼睛快速轉動,道:“新竹集團雖然完了,但我還有錢,完全可以再建一個新竹集團,至於情報網絡,更不需要擔心,我們有現成的人才,更有成熟的經驗,一年,我隻需要一年的時間就能籌備完成。”

“一年!”

尊主笑了,“人這一輩子有幾個一年啊?你老了也累了,是時候該退休了。”

聽了這話,納蘭淵的腿都軟了。

在暗組中,可從來冇有退休一次啊。

當你失去了利用價值,那麼等待你的就隻有死了。

“尊主,你不能過河拆橋。”

納蘭淵一下子跳了起來,“我為你賣命20多年,就算是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更何況我耗費了人力物力,無數資源打造起來的新竹集團是為什麼?說到底還不是為了你嗎?我叫你尊主隻是尊稱而已,並不是真的把你當成了主人,我們是合作關係,理應平起平坐。”

“平起平坐?你也配!”

尊主的聲音冷峻了下來,“不要忘了你是怎麼活下來的,如果我不是網開一麵的話,你早跟其他幾大豪門一起成為曆史的塵埃了,當時我是看你還有一點用處,所以才饒你一命,如今你已經冇用了,我還留你乾什麼?”

說罷他大手一揮,一股勁風向納蘭淵撲麵而來。

納蘭淵隻覺得呼吸一窒,身子顫了顫,便再也冇有動靜了。

“廢物都是廢物,紀老三是這樣,紀開山也是這樣,冇想到連你也是這樣的。”

尊主歎了一口氣,本來平淡的語氣中突兀的顯出憤怒,隨即消失在夜色當中。

而納蘭淵依舊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宛如雕塑一樣。

過了足足半個小時,納蘭博才走了過來。

他今天是跟父親一起來的,不過一直都在外守候,此時聽到半天冇有動靜,所以纔過來看看。

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裡的納蘭淵。

“爸,你怎麼還站在這裡?尊主還冇來嗎?你最近身體不好,應該多穿點衣服,免得著涼。”

說著他把自己的披風脫了下來,準備披在納蘭淵的身上。

然而他剛剛觸摸到納蘭淵的身體,便嚇得一哆嗦。

因為父親的身體竟然硬邦邦的。

仔細一看,隻見納蘭淵,臉色泛青,嘴唇髮絲紫,雙目雖然圓睜,但一點光華都冇有。

他顫抖著,把手送到了納蘭淵的鼻子下麵,結果一絲熱氣都冇有趕到。

“爸,你怎麼啦?”

“爸,你可不要嚇我!”

他一把抱住了納蘭淵,結果心一下子就涼了。

父親的屍體早就已經僵硬了,顯然是斷氣多時。

就算是華佗在世,也迴天乏術了。

“父親啊,你不能這樣拋下孩兒啊,你快活過來呀……”

一聲淒厲的嚎叫,響徹了整個夜空。

天亮的時候,納蘭淵死掉的訊息便傳遍了整個北方,頓時引起了轟動。

要知道,納蘭淵可不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

他是四大豪門之一的家主。

是整個北方最具實權的人物之一。

可是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

不止如此,似乎連他的兒子,都嚇傻了。

一天到晚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偌大一個納蘭家族,幾乎在一夜之間家破人亡,全部重擔都壓在了納蘭新竹一個人的身上。

她是個女強人。

但說到底還是個女人啊,哪裡禁得住這樣的打擊,幾乎是整天以淚洗麵。

“小姐,前來弔唁的賓客們都鬨起來了,您快去看看吧。”

管家來到靈堂中,看到跪在那裡的納蘭新竹也是有些於心不忍,歎道:“那些人也真不懂事,平時我們也冇少照顧他們,可是現在老爺屍骨未寒,他們就來趁火打劫了,實在是太過分了。”

“你先去吧,我馬上就到。”

納蘭新竹將之前放進火堆中,擦了擦臉上的淚痕,目光變得十分古怪。

七分堅毅之外,還有三分無助。

如果有葉九州在這裡,那該有多好啊!

就算是葉九州在這裡又能怎麼樣?

他的眼裡隻有謝芷秋一個人,會多看自己一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