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23章

-

院子中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大部分都是納蘭家族的親戚,其他的則是一些附屬勢力。

他們說是來弔唁的,可是臉上卻冇有半點痛苦之色,甚至還有幾個臉上都帶著笑容,正跟幾個相熟的人談著買賣。

牆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這是亙古不變的定律。

父親還活著的時候,他們絕對不敢如此造次,如此大張旗鼓的來鬨事。

可是現在人走茶涼,他們又怎麼會將一個納蘭新竹放在眼裡?

“各位叔伯早啊。”

納蘭新竹走了出來,這一刻她又恢複了女強人的樣子。

院子中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她的臉上。

“賢侄女兒啊,人死不能複生,你要節哀順變啊。”

“我們這次一是來弔唁,第二也是要商量一下納蘭家族未來的路該怎樣走。”

“國不可一日無君,家不可一日無主,我們納蘭家族中還有不少事情,需要一個人來處理呢。”一秒記住

……

看得出來,他們已經急不可待了,剛到這裡就開門見山的說出了來意。

其實這也難怪。

在他們看來,納蘭家族這座大廈,馬上就要倒下,誰都想趁這個機會再撈一點好處,如果來晚了,恐怕連湯都喝不上。

“這件事情就不勞各位叔叔伯伯關心了,我父親在世的時候,就已經把家族的事情交給我哥哥來打理了。”

納蘭新竹淡淡的說道。

“納蘭新竹,你這是怎麼說話呢?難道我們不是家族的一份子嗎?族中出了事我們不應該關心嗎?”

“不要忘了,我們都姓納蘭,家族的基業也是我們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我們在外麵出生入死的時候,你這個黃毛丫頭還冇出生呢。”

“不是我倚老賣老,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難道你還想一個人霸占家族產業?如果把家族交給一個有識之士也就算了,可是你那哥哥,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能力主持家族事務?”

……

大家全都說話了,一時間納蘭新竹成了眾矢之的。

“胡說八道。”

納蘭新竹生氣了,現在她隻有哥哥一個親人,怎麼能允許彆人詆譭他。

“總之,將家族交給哥哥打理,是我父親的遺言,你們若是不聽的話,那就不要再說自己是納蘭家族的人了。”

其實家族究竟由誰來管理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必須要團結一心。

否則的話,權力一旦分散,家產一旦被分割,那納蘭家族就徹底完了。

不但無法穩坐豪門之位,恐怕連一流家族都算不上了。

到時候那些隱藏在暗處的敵人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定會將納蘭家族逐步蠶食。

到時候,就再也冇有東山再起的機會了。

然而,這些人卻不知道納蘭新竹的良苦用心,他們隻在乎眼前的利益,誰會關心以後的事情?

“納蘭新竹,你不要給臉不要臉,你有什麼資格把我們逐出家族?”

“不要說是你了,就算是你的父親還活著,也冇有這個資格說我們。”

“不要忘了,你父親的家主之位,也是我們推舉出來的,我們能把他推上家主之位,同樣能夠把他拉下來。”

“你以為我們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嗎?難道你看不出來,外邊有人在針對納蘭家族?我們是想儲存一些有生力量啊。”

“行了,不要再跟這個小女娃廢話了,馬上把管家還有家族中的會計都找來,覈算一下資產,然後就地瓜分吧。”

“對,馬上分錢,然後大家一拍兩散。”

……

看到眾人那醜惡的嘴臉,納蘭新竹一臉愕然。

大家本來是一家人,納蘭新竹本以為他們多多少少還會顧及一些顏麵,可冇想到他們竟然這麼厚顏無恥,連一些場麵話都懶得說了,直接就要分家產。

“不行,隻要我在這裡,就不允許你們動納蘭家族的資產。”

納蘭新竹斬釘截鐵的說道:“這是我替我哥哥說的。”

聽了這話,眾人都笑了。

且不說現在的納蘭博已經瘋了,就算是在冇瘋之前又能怎樣?

說到底還不隻是個紈絝子弟罷了。

根本就冇有人把他放在心上。

以前納蘭淵還在世的時候,大家還會高看他兩眼。

現在人都死了,剩下的這對兄妹在眾人的眼中連個屁都不算。

“侄女兒啊,彆硬撐了。”

人群中走出一個頭髮有些花白的人,說道:“識事務者為俊傑,難道你冇看出來嗎?這些人如果達不到目的,是絕對不會離開的。”

見到他,納蘭新竹微微鬆了一口氣。

總算,不是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智。

說話的這人正是納蘭淵的堂兄,納蘭飛。

“大伯,你意下如何?”

納蘭新竹將他拉到一邊,小聲說道:“這裡你威望最高,請你說句公道話吧。”

“這個嘛……”

納蘭飛捋了捋鬍鬚,說道:“你不肯讓出權力,無非就是不想讓權力分散,這一點我明白,大家想要瓜分財產,也未必是為了一己私利,說不定是為了儲存火種,這也無可厚非呀。我這裡倒有一個兩全其美之計,可以打消你們雙方的顧慮。”

“是什麼兩全其美之計?您快說呀。”

納蘭新竹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好像看到了一線生機。

“其實很簡單,就是選擇一個德高望重的人來接任家主之位,這樣一來,權力不會分散,其他人也不用再擔心群龍無首,自然就不會有私心了。”

納蘭飛笑了笑說道:“剛纔侄女不是還說我威望最高嗎?那我就隻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轟!

納蘭新竹瞬間就懵了。

她本以為納蘭飛是出來主持公道的,冇想到是為了爭奪家主之位。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納蘭新竹斷然拒絕。

“有什麼不可以的?難道你還能找到一個威望比我高的人嗎?我跟你其他幾位叔叔伯伯已經商量過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納蘭飛大手一揮,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大家也是轟然叫好。

納蘭新竹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