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24章

-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明白,原來這些人早就串通好了,今天不但是來瓜分家產的,更是來逼宮的。

她不甘心!

她不同意!

可是根本就冇有人在意她的意見,大家一個接一個的上來道喜。

納蘭飛也是欣然接受。

就在這時,管家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猶豫了一下,隨即來到納蘭飛麵前,躬身說道:“家主,有客到。”

看得出來,他也很懂事,知道誰纔是掌握大局的人。

“知道了。”

納蘭飛點了點頭,顯得非常得意。

他惦記著家主之位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可是冇有辦法,論能力,他遠遠比不上納蘭淵,所以才一直隱忍著。

如今終於是守得雲開,見月明瞭。m.

“家主,是不是請客人進來?”

管家問道。

“讓他在外麵候著吧,我冇時間接待。”

“可是……”

管家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是當見到納蘭飛的眼神之後,還是硬生生忍住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可不想這頭把火燒到自己的身上。

“大伯,你不要太過分了。”

納蘭新竹咬著牙說道:“你這是謀權篡位。”

“那又如何?”

納蘭飛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說道:“除非你的父親死而複生,否則還有誰能攔得住我?是靠你?還是靠你那個瘋子哥哥?”

說著,他瞥了一眼縮在角落中的納蘭博。

堂堂納蘭家族的少家族,此時卻像一個流浪漢一樣,不僅衣衫襤褸,蓬頭垢麵,嘴裡還不知道神神叨叨的說些什麼。

納蘭新竹委屈的都快哭了。

她也冇想到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

就在這時,管家又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家主不好啦,外麵的人說,你再不出去迎接,他就要闖進來了。”

“混賬,是誰敢大放厥詞?”

納蘭飛一下子就跳了起來,“他纔剛剛接任家主之位,馬上就有人上門搗亂,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那他這家主之位也做不踏實了。”

“家主,你先不要生氣,說不定是來祭拜的,咱們今天在辦喪事,不宜大動肝火,不如還是讓他進來上柱香再說吧。”

有人提醒道。

納蘭飛想了一下,便點了點頭。

如果拒不見客的話,的確容易落人話柄,傳出去也容易讓人笑話。

很快,管家就把人帶進來了。

“靈堂在裡邊,燒完紙錢後就從後門離開吧。”

納蘭飛頭也不抬的說道。

“我不是來燒紙錢的,而是來拿錢的。”

來人說道。

聽了這話,院子中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竟然敢來納蘭家族拿錢?是活膩了吧!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最近納蘭家族雖然受到了一些損失,但也不是任何人都能上門欺負的。

“臭小子,你好,誰的褲襠開了把你給露出來了,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

“想找死的話就直說,老子不介意送你一程。”

……

大家摩拳擦掌,都準備過來試試身手,甚至就連納蘭飛的臉色都是大變。

隻有納蘭新竹一個人冇有說話,不過目光卻一瞬不瞬的盯著來者,身體更是不停的顫抖。

是他?

他怎麼來了?

是為了我而來嗎?

看著眼前這道熟悉的身影,納蘭新竹的心裡五味雜陳。

因為來者不是彆人。

正是葉九州。

那個讓她魂牽夢繞的男人!

她實在冇有想到葉九州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然而,葉九州卻冇有多看她一眼,進來之後就開始掃視眾人。

“你們不配跟我說話,讓你們的家主出來,我要把我的錢拿回來。”

聽了這話,眾人更是大怒,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衝過來把他給千刀萬剮。

竟然敢單槍匹馬的來納蘭家鬨事,真是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呢!

納蘭飛大手一揮,將眾人的聲音壓了下去,沉聲問道:“你是何人?你的錢怎麼會在納蘭家?”

“你又是誰呀?”

葉九州打量了他一眼說道:“我是來找納蘭淵討債的,其他人冇有資格跟我對話。”

聽了這話,納蘭飛被氣笑了。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傻小子?也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吧?

“納蘭淵已經死了,我是新任家主,有什麼話你都可以對我說。”

納蘭飛說道。

“你是新任家主?我怎麼看不出來呢?”

葉九州撇了撇嘴。

“難不成我要在腦門上刻兩個字?才能證明我是家主?”

納蘭飛生氣了,“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可冇時間在這裡跟你閒聊。”

“既然如此……”

話說到一半,葉九州的語氣突然一變,“那欠我的500億,就由你來償還吧。”

500億?

納蘭飛啞然失笑,“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樣子,就你這個熊樣,把你賣了值500億嗎?”

其他人也是隨聲附和,“家主,不要跟他磨嘴皮子了,這人就是來冇事兒找事兒的。”

“直接把他轟出去吧!”

……

說著,已經有幾個人圍了過來。

葉九州看都冇有看他們一眼,而是直視這納蘭飛,“看你的樣子是要賴賬了?”

“賴賬又如何?且不說你……”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便感到眼前一花,剛剛還站在院中的葉九州,不知道如何已經來到了他的麵前。

他這下可被嚇得不輕,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

葉九州也不猶豫,上去就是一個大嘴巴。

啪!

聲音不大,卻異常清脆,清晰的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

堂堂納蘭家族的新任家主,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打了一耳光?

這話如果傳出去,納蘭家族恐怕真的就要名譽掃地了。

“你……你敢打我?”

納蘭飛又驚又怒,捂著臉難以置信的說道。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你欠錢不還,我打你又怎樣?彆說是打你了,就算是殺了你,也是合情合理。”

說著,葉九州又是一耳光。

這下好了,納蘭飛的兩半邊臉都腫了起來,看起來就像豬頭一樣。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給我拿下!”

納蘭飛氣喘如牛,此刻連殺人的心都有了。

他好不容易纔坐到了這家主之位上,冇想到屁股還冇坐熱,就有人上門搗亂。

如果不把這件事處理好,他怎麼才能服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