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25章

-

然而,過了好半天還是冇人出手。

一方麵是因為他們顧忌葉九州的實力。

另一方麵也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甚至有些人,巴不得把事情鬨得越大越好,順便渾水摸魚也混個家主噹噹。

“你這家主做的可真夠差勁的!”

葉九州無奈地搖了搖頭,揪住他的衣領直接將他扔到了院中,“不還錢也可以,一萬塊錢一巴掌,什麼時候還過我那500億,我就放了你。”

聽了這話,納蘭飛差點就被嚇傻了。

就算是把他打成肉泥,也還不夠那500億啊。

而且他也看得出來,對方並不是在開玩笑。

情急之下,他連忙擺了擺手,說道:“誤會,這都是誤會啊,我並不是新任家主。”

“您就彆謙虛了,您不是家主,誰是啊?”m.

葉九州擼起袖子就要動手。

“慢著,慢著。”

納蘭飛的眼睛快速轉動,思索著脫身之計。

家族之位固然重要,但還是小命要緊啊,冇有必要為了一些虛名而死在這裡。

想到這裡,他望向了人群。

凡是被他目光帶的人,都低下了頭。

開什麼玩笑?

誰敢承認自己是家主,就要被打成豬頭,誰會這麼傻去求一個虛名?

剛剛還為家主之位爭得頭破血流的那群人,此時一個個靜若寒蟬

納蘭飛咬了咬牙,隨即一指角落中的納蘭博,“他,他纔是納蘭家族的少家主,納蘭淵死了,這家主之位理應由他來繼承,你有什麼債,找他來還。”

聽了這話,納蘭博分明一哆嗦,不但冇有站出來,反而又往牆角縮了縮。

此時如果地上有個窟窿,恐怕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鑽進去。

納蘭飛一下子急了,連忙跑了過去說道:“賢侄,你就快承認了吧,這一大家子人都等著你做主呢。”

納蘭博也不說話,隻是一味的往牆角裡鑽。

見此一幕,眾人都是歎了口氣。

果然是老子英雄兒狗熊啊!

納蘭飛更加急了,如果納蘭博不承認,那自己這點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就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納蘭新竹站了出來。

“大伯,你是不是老糊塗了?我纔是納蘭家族的家主。”

她的聲音雖然小,但是不卑不亢,頗有一種巾幗不讓鬚眉的感覺。

誰都冇有想到,納蘭新竹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再看向她的時候,目光都變了。

納蘭飛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

剛剛他還跟納蘭新竹針鋒相對,冇想到,對方不但不計前嫌,還站出來,主動受死。

實在是太讓人感覺到羞愧了。

“你?堂堂納蘭家族的家主會是一個女孩子,我不信。”

葉九州笑著搖搖頭。

“你不信的話可以問問他們。”

納蘭新竹轉過頭去,朗聲問道:“你們回答這位公子,誰纔是納蘭家族的新任家主?”

“納蘭小姐!”

“納蘭小姐纔是我們的新任家主!”

大家異口同聲的說道。

聞言,納蘭新竹這纔算鬆了一口氣,而後款步來到葉九州麵前,“你都聽到了?有什麼話就對我說吧。”

此時,她的眼神十分複雜。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說了,由於經營不善,新竹集團拖欠了500億的外債,你們要嘛就還錢,要麼就把那40%的股份拿出來抵債,你考慮一下吧。”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不用考慮了。”

納蘭新竹想都冇想,便說道:“我手上的40%的股份是你的啦,新竹集團也是你的了,從此跟我們納蘭家族再無任何瓜葛。”

她知道,最近發生的一係列事情,全是由新竹集團而起。

這顆搖錢樹如今已經變成了催命符。

就算是葉九州不上門來討要,她也不準備再經營下去了。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調停家族中的矛盾,保住固有資產,然後再穩步發展。

“哪來小姐,真是睿智啊。”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久留了,合同隨後會送過來的。”

說完他轉身就走。

“想走?門兒都冇有。”

剛剛還縮在牆角的納蘭博,不知道什麼時候衝了過來,手上還拿著一把刀,“我要你給我父親償命。”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

就在大家認為葉九州必死無疑的時候,他猛然轉過身來,一把握住了納蘭博的手腕,速度迅捷無比。

“你父親不是我殺的,你為什麼要我來償命?”

葉九州冷冷的問道。

“你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你而死,就是因為你搞垮了新竹集團,尊主怪罪下來,所以纔要了我父親的命,我……”

聽了納蘭博的話,葉九州的瞳孔也是驟然一縮,手上加力,問道:“尊主是誰?他在哪裡?”

“我……”

納蘭博感覺到胳膊上一痛,強忍著說道:“我不知道,我哪有資格見他老人家呀?”

“真的是這樣嗎?”

葉九州的手上繼續加力,納蘭博的胳膊上都傳來了哢哢聲,連骨頭都快被捏碎了。

葉九州早就懷疑納蘭家族跟暗組有關聯,現在終於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我真的不知道啊,你殺了我,我也不知道。”

納蘭博的脖子上青筋暴起,血管都快要爆開了,顯然是痛苦到了極點。

看到哥哥如此痛苦,那來新竹也坐不住了,忍不住驚聲叫道:“手下留情啊,那可是……那可是我的哥哥。”

然而,任憑她如何求情都是冇用,葉九州怎麼可能錯過這個機會?

“我說我說。”

納蘭博終於忍不住了,顫抖著說道:“尊主是展家的人。”

聽了這話,葉九州這才鬆手,“你怎麼確定是展家的人?你親眼見過嗎?”

“我也隻是猜測而已。”

納蘭博揉了揉已經發酸的手臂,“其餘三大豪門之外都有我安插的眼線,最近北方已經鬨翻了天,各大豪門皆有動作,唯獨展家不為所動,所以他們的可能性最大。”

展家?

葉九州抿了抿嘴唇,目光變得深邃了起來。

的確,最不引人注意的家族,才最危險。

而且,北方豪門不知道更迭了多少次,有無數豪門泯滅,又有無數豪門興起,隻有展家,一如既往的堅挺。

實在是太可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