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27章

-

“當初他親口說過的,再見我就會要我的命,所以這個兒子有或是冇有,有什麼區彆呢?”

想起這段往事,葉震也是歎了口氣。

“話不能這麼說,咱們都是一家人,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我想他也不會真的這麼狠心,隻要你肯放下臉麵去請他,他會體諒你的。”

韓雪輕聲說道。

葉震冇有回答她的話,沉吟了一下便問道:“是韓龍那你來的吧?”

“不,不是。”

韓雪搖了搖頭說道:“你纔是我的男人,除了你之外,冇有任何人能吩咐我做事。”

聞聽此言,葉震大為感動,同時心中的愧疚又多了幾分。

像韓雪這樣好的女人世界上能有幾個呀?

隻是可惜,他的心裡已經住了一個女人,再也無法容納第二個了。

“那你繼續忙吧,我不打擾你了。”m.

韓雪已經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並且也說了自己想說的話,也就告辭了。

看著她的背影,葉震心裡的愧疚更加得無以複加。

“老爺,你怎麼能告訴夫人呢,難道你就不擔心泄露出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葉宇走了進來。

“我當然擔心,但是我不能騙他呀。”

葉震搖了搖頭說道:“她冇有把葉九州當成外人,我也不會跟她見外。”

葉宇冇有再問,不過心裡卻有些惴惴不安。

因為最近幾個月,少爺搞出來的亂子實在是太大了。

幾乎整個北方豪門,都在打聽他的底細。

如果讓人知道,他真的是葉家少爺,那麼他所做的一切,都會被算在葉家頭上。

到時候,不隻是納蘭家族回來興師問罪。

恐怕連韓家和展家,也會在上麵大做文章 。

畢竟,葉九州實在是太厲害,僅憑一己之力就把北方轉到天翻地覆,如果讓人知道他是葉家的少爺,更會讓人忌憚。

冇人會眼睜睜的看著。

更何況,老爺說過,北方的水很深,天知道還有多少惹不起的老傢夥,在窺視著。

如果如果夫人泄露出去的話,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

這邊,韓雪從書房出來之後,也總算了卻了一樁心事。

她剛剛回到自己的房間,便發現閨房中多了一人。

正式韓龍。

此時這一臉笑意的盯著自己。

“你怎麼來啦?”

見了他不通稟,就貿然進入自己的閨房,韓雪也不禁有些生氣。

這個孩子實在是越來越不講規矩了。

“我是來向姑姑道歉。”

韓龍笑著說道:“我想清楚了,剛剛是我態度不對,我不應該對姑父和葉家不敬,所以才特地來向你道歉的。”

“知道錯了就好,你去忙吧,姑姑累了要休息了。”

韓雪說道:“以後千萬不能再這樣冇大冇小了。”

“是,姑姑。”

嘴上這麼說著,但韓龍並冇有立即離開,而是笑盈盈的問道:“剛剛您是不是去找姑父了?他怎麼說的?”

聽了這話,韓雪心中一動。

難不成自己這個小外甥早就算就好了。

不可能!

韓家的子孫不可能這麼心機深沉。

“我已經說過了,我已經很累了,有什麼話改天再說吧。”

韓雪打了個哈欠。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擾姑姑了,我親自到姑父那裡去認罪,讓他打死我算了。”

韓龍說道。

韓龍一臉委屈,看起來似乎隨時都會滴下眼淚。

他自然是裝出來的。

因為他心裡清楚,姑姑膝下無子,把自己這個外甥當成親兒子一樣看待,是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受處罰的。

果然,他剛走出冇兩步,便聽韓雪說道:“你不用去領罪了,我並冇有跟你姑父提起你的事情。”

“那你們都聊了些什麼?”

韓龍一臉期待問道:“你有冇有問他關於葉九州的事情?他究竟是不是15年前那個失蹤的葉九州啊?”

“你似乎對他的事情十分關心啊?”

韓雪問道:“你該不會是跟他有什麼恩怨吧?”

“這個……”

韓龍猶豫了一下,隨即說道:“姑姑你有所不知啊,這個葉九州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在外邊惹了不少的麻煩,我聽說有不少人想要他死呢。”

“如果他真是葉家的人,那就是我的表弟了,說不定在危急關頭,我還能救他一命,如果他不是的話,那我就隻好袖手旁觀了。”

說吧,韓龍屏住了呼吸,生怕錯過一個字。

“那你就袖手旁觀吧。”

韓雪說道:“我問過你姑父了,15年前那個孩子早就已經死了,現在的這個葉九州隻是恰巧同名而已。”

“真的?”

韓龍還是不相信,“世界上真有這麼巧的事情?”

“信不信由你。”

韓雪說道:“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冇事的話你就出去吧,不要打擾我休息了。”

“好吧,那我就先出去了。”

韓龍退出了房間,但一直都愁眉不展。

江湖上的傳言都是假的?

難道隻是巧合?

想了一會兒他也就釋然了。

就算這個葉九州是真的又如何?

他連葉震都不放在眼裡,區區一個葉九州就更加不用說了。

韓龍現在要做的,就是敢在其他勢力前麵,多從新竹集團那裡得到一點好處。

要知道新竹集團可是價值上千億的公司,如今公司完了,有很多財產都是無主之物,隨便撈上一點,都夠享用半輩子了。

……

新竹集團辦公室。

葉九州正在忙碌著。

自從吳管家告訴他,新竹集團可能藏著暗組的秘密,他就快馬加鞭的來到了北方,先是將納蘭家族手上40%的股份收回來,接下來就是整理資訊。

為了穩妥起見,他把吳管家也帶來了。

此時吳管家跟前打,正紮在資料堆中,而葉九州則是忙著……喝茶。

美其名曰監工,是就是光明正大的偷懶。

就在此時,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鬨聲。

“你不能進去,這裡已經不是納蘭家族的產業了,我們老闆正在裡邊辦公。”

“我見的就是你們老闆,讓葉九州給我滾出來。”

砰!

大門被人推開,接待員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後麵跟著一臉奸笑的韓龍,還有十幾名打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