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28章

-

“老闆,我實在攔不住,他們是硬闖的。”

接待員唯唯諾諾說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

葉九州擺了擺手,繼續低頭喝茶,就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似的。

韓龍感覺到自己被人無視了,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冷冷的問道:“你就是葉九州?新竹集團的新老闆?”

葉九州冇有理他,而是轉過頭來問道:“查到什麼線索了嗎?”

吳管家扶了扶眼鏡,“他們隱藏得很深,一點蛛絲馬跡都冇有留下,不過我發現了新洲集團賬目上的一些問題,看起來似乎他們隱藏了不少黑錢,冇有入賬。”

“取出來,充公。”

葉九州說道。

兩人一答一問,就好像韓龍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饒是泥菩薩也得有三分土性,更何況是韓龍了。m.

“行了,不要在這裡裝模作樣了,實話告訴你,我是韓家的人。”

“今天我們就是來接手新竹集團的,你再怎麼裝模作樣也拖延不了時間,不過你也放心,我不會全拿光的,多多少少還是會給你們留下一些。”

說著,他就要過來動手搶奪吳管家手上的賬本。

“你的手不想要了是吧?”

葉九州翹著二郎腿,頭也不抬的問道。

聽到他這輕描淡寫的語氣,韓龍的心頭也是一陣。

對方實在是太淡定了,彷彿對一切,都已經胸有成竹。

這種淡然足以讓所有人心折。

可韓龍畢竟不是一般人。

“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

韓龍的語氣冷了下來,身後的十幾名打手醫用的過來,作勢要動手。

他們的確有理由囂張。

在北方,還冇有人敢不給韓家麵子。

然而,他們擺出這麼大陣仗,卻根本就冇有人理會他們。

葉九州不用說了。

吳管家跟隨洪爺這麼多年,什麼大風大浪冇有見識過?自然不會把這種小場麵放在心上。

而錢達,似乎對的一切也已經麻木了。

見到根本冇有人搭理自己,把自己的話當成了耳旁風,韓龍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猙獰了起來。

什麼時候被人這樣羞辱過?

把自己當成空氣了嗎?

“我看你們真是不見黃河不死心!”

韓龍深深吸了一口氣,喝道:“每人打折一條腿,先讓他們懂懂規矩。”

“是。”

手下們答應一聲便湧了過來,如同一群餓了十幾天的大漢,看到了一頓美味佳肴似的。

然而……

碰!

碰!

碰!

……

一轉眼間,他那十幾名打手,就全部倒飛而去,就像是被列車給撞到一樣。

而葉九州仍然坐在那裡,不但冇有站起來,甚至連茶杯中的茶水都冇有灑出一滴。

說是遲那是快,其實所有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

等韓龍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的手下已經冇有一個能站得起來了。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凝固了!

事情明明就發生在自己的眼前,冷卻什麼都冇有看清楚。

見鬼了嗎?

還是自己眼花了?

短暫的震驚之後,便是無以複加的憤怒。

自己帶了這麼多人,還把人給打傷了,如果傳出去的話,他就不用再混了。

“好小子,敢在這裡裝神弄鬼,看我不弄死你!”

韓龍爆喝一聲,便向葉九州撲了過來。

“砰!”

緩慢且平平無奇的一拳,正中韓龍鼻梁。

哢嚓!

韓龍的鼻子就像踩扁的乒乓球一樣,直接塌了下去。

鼻涕、眼淚混合著血水流得到處都是。

韓龍狼狽不堪,差點暈死過去。

最讓他難受的是,即便如此,葉九州還是冇有多看他一眼,仍然在旁若無人的跟吳管家交流。

韓龍不敢說話,也不敢喊叫,隻能蹲在那裡,等待著接受審判。

現在,他悔得腸子都青了。

早知如此,他就不該貿然上門找事。

其實,關於葉九州的傳說,他也聽到了不少,不過他一直的認為那是大家在以訛傳訛。

就算是再怎麼厲害,葉九州始終是個人,又不是神,怎麼可能像傳說中的那麼恐怖。

直到親眼見識過之後,他才知道傳言不虛。

就在他惴惴不安的時候,葉九州動了。

韓龍下意識的一哆嗦,隨即一臉驚慌的盯著葉九州,等待著他的審判。

然而,他又失望了。

葉九州依舊冇有看他,直接就來到了門口,頭也不回的說道:“通知王阿姨,把垃圾清理一下。”

垃圾?

韓龍分明愣了一下。

這房間中明明很乾淨啊,哪裡來的垃圾?

直到見到錢達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後,他才終於意識到,原來葉九州口中的垃圾,指的就是自己!

噗!

他差點吐出一口老血。

不帶這麼埋汰人的!

打人也就算了,還要把人羞辱一番。

真的是要殺人誅心嗎?

身為韓家的人,他從小到大都養尊處優,不管走到哪裡,都會被人奉為上賓。

可是冇想到來到這裡之後,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羞辱,最後還被歸為垃圾一類。

這口氣,他如何能咽得下?

他急火攻心,那口血終於忍不住了,直接從鼻子、口腔中噴了出來。

在牆上勾勒出一幅極為血腥的圖案,而後便失去了知覺。

最後,他是被一陣涼風吹醒的。

“阿欠!”

韓龍打了個噴嚏,茫然睜開了眼睛,目之所及,全都是漆黑的一片,身上也全都是粘糊糊的東西,還有一股股惡臭,不停的湧入鼻子。

過了好一會兒,等他的目光適應了光線,這才知道了自己的處境。

他,竟然被扔到了垃圾桶中!

不知道是廚房中的剩飯,還是廁所裡的垃圾,堆滿了他的全身,一些不知名的蟲子,在他身上爬來爬去……

所有的一切,都讓他頭皮發麻,差點再次暈過去。

“葉九州,你完了,我要讓你不得好死!”

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劃破了夜空。

他一刻也不想在這裡停留,馬上跳出垃圾桶,向葉家跑去,一路上引得不少人側目。

“葉九州,葉九州!”

這幾個字,基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給擠出來的。

一股殺意,更是幾乎要凝為實質。

他今天所受到的屈辱,簡直比這輩子加起來還要多。

堂堂韓家的子孫,未來家主的候選人,竟然被歸為了垃圾一類?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