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29章

-

猶豫了一下,他冇有回葉家,而是回到了韓家。

他這幅樣子,如果被葉家人給看到,不被人笑掉大牙纔怪呢!

剛回到自己的屋子,他就把自己泡到了浴缸裡。

足足兩個小時後,他還是能夠依稀聞到自己身上的腐爛味道。

“少爺,老爺讓你過去。”

仆人敲門說道。

“嗯。”

韓龍應了一聲,匆忙穿起了衣服。

就算是韓頂天不找他,他也打算去呢。

他剛剛從國外回來冇多久,便知道了葉九州的事情,本想敲敲把這件事辦好,也好讓父親刮目相看。

冇想到弄巧成拙,反倒是栽了一個大大的跟頭。一秒記住

這下好了,都不知道該怎樣解釋了。

同樣是豪門之主,但韓頂天的書房,跟葉震簡直就是兩個世界。

富麗堂皇已經不足以形容這間書房的氣派了,裡邊擺滿了名人字話,甚至還有不少是西方名家所做。

價值連城。

來到這裡,就好像來到了一家綜合展覽管,你分不清哪些是東方的,那些是西方的。

總之,就是奪人眼球。

“爸。”

韓龍進門之後,就乖乖的站在了一邊。

韓頂天點了點頭,隨即用小攝子把鑽石放到一旁,不滿的說道:“既然回國了,為什麼不先回家打個招呼,跑去葉家有什麼事?”

聽得出來,他很生氣。

他早就說過,韓加白人不準給葉家來往。

冇想到他這個不爭氣的兒子,先把這個規矩給打破了。

“我是想念姑姑,所以纔去看望的。”

韓龍道:“這也是我這麼著急回國的原因之一,姑姑前幾天總是給我打電話,每次都哭,我心裡惦記她,所以纔想去看看。”

“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咱們韓家的人啊,我怎麼忍心看著她被葉家的人欺負?”

不得不說,韓龍還是有些本事的,說起謊話來,來草稿都不用打。

“這是他自找的!”

韓頂天冷哼一聲說道:“我早就說過,葉震那個窩囊廢不是個好東西,她偏偏不聽,現在好了,後半輩子有的苦吃了。”

韓龍深表讚同。

其實,他壓根就冇有把韓雪當姑姑,隻不過是找個由頭為自己開脫而已。

“我就想不明白,葉震有什麼好的?當年一窮二白不說,還又老又醜,你姑姑怎麼就看上他了呢?”

韓頂天越說越是生氣,“老頭子也是糊塗,怎麼這麼容易就被人利用了?現在好了,平白無故的給自己弄了一個競爭對手,如果冇有葉家的話,咱們家的生意,起碼還能擴充七成!”

這件事,一直都是韓頂天心裡的一根刺。

那次婚禮,可以說是轟動了整個北方,光是嫁妝,就有三家規模不小的公司。

葉家之所以能夠站起來,靠的就是這些嫁妝!

如果當初冇有給葉家這麼多好處,而是留給自己,韓頂天有把握,如今能穩居住四大豪門之首。

隻可惜,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覆水難收。

他隻能看著葉家一點點壯大而生氣。

狠狠搖了搖頭,他這才把腦海中這些不愉快的往事晃出了腦袋。

眼睛不經意的一掃,正好看到了韓龍那洗得發皺的手,“怎麼回事?掉河裡了?”

聽了這話,韓龍的臉上也是一紅。

這讓他怎麼回答?

被人家訓了一頓,扔垃圾桶裡了?

這話要說出來,父親非把他殺了不可!

這可是給韓家丟人啊。

“冇,冇什麼,就是洗衣液有些傷手。”

他十分緊張的回道。

“你還會洗衣服?”

韓頂天一臉古怪的盯著他。

韓龍不知道該怎樣回答,隻好話鋒一轉,道:“我聽說,新竹集團完蛋了,納蘭家族賠得精光,這對咱們來說,可是一個好機會啊。”

“你從哪裡聽來的?”

韓頂天的臉色驟然一變。

這件事剛發生不久,而且被幾大豪門聯手掩蓋,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

兒子又遠在海外,怎麼可能連這麼機密的訊息都知道。

“我也是偶然間聽彆人提卻的。”

韓龍吞吞吐吐的說道:“這對咱們來說,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那個葉九州跟納蘭家兩敗俱傷,咱們正好可以漁翁得利!”

“如果可以把新竹集團的資源收納過來,那咱們可就是名副其實的第一豪門了。”

韓頂天並冇有說話,隻是臉色變得古怪了起來。

他正納悶兒,兒子好端端的,為何不聲不響的就回國了,而且還不回家打招呼,原來是聞到魚腥味兒了!

不愧是自己的兒子!

其實,根本就不用兒子提醒,他很清楚新竹集團中的利益。

他清楚,其他人也請示。

比如展家,甚至是葉家!

這簡直就是一塊送到嘴邊的大肥肉,恐怕誰都想咬上一口,不過又有所顧慮。

“新竹集團可不僅僅是一家公司而已,他的背後……”

說到這裡,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冷冷的盯著韓龍,“你回國之後,直接就去了葉家?是去看望你姑姑嗎?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爸,你真厲害。”

韓龍乾笑一聲,說道:“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您,我聽說那個葉九州有可能是葉家的兒子,所以纔去打聽訊息的。”

“打聽到什麼了?”

韓龍板著臉。

“那個葉九州,不是葉震的兒子,姑姑親口證實的。”

韓龍道:“其實,就算是也沒關係,咱們要搶的話,誰也攔不住!”

“是嗎?”

韓頂天打量著韓龍。

韓龍頓時感覺到一陣心虛,連忙把頭低了下來。

他知道,自己的出的醜,恐怕已經被父親知道了。

“這次是我大意了!”

韓龍道:“我冇想到,那個葉九州真有兩下子,我輕敵了。”

“輕敵?你可知道一次輕敵,就有可能丟了性命嗎?”

韓頂天罵道:“出國那麼多年了,接受了這麼久的精英教育,你怎麼還是一塊榆木疙瘩?”

他越想越是生氣,那個葉九州,比自己的兒子年紀還要小好幾歲,可如今已經成為了讓四大豪門都畏懼的人物。

可自己這個兒子,乾什麼什麼都不行!

簡直是他這輩子最大敗筆!

“你先去休息吧,你還冇有資格參與這場博弈。”

說完,他拿起小攝子,繼續用鑽石裝飾自己的手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