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30章

-

“可是,爸……”

“冇什麼可是,你還嫩著呢,在一旁多學著吧。”

韓頂天直接打斷了兒子的話。

他不想讓兒子參與,一方麵是因為這個兒子確實不中用,另一方麵也是想保護他。

北方水很深,豪門之間的博弈,更是危機四伏。

不是任何人都有資格參與的,稍不留神,就有可能粉身碎骨!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韓頂天做事,才十分小心,納蘭淵出事之後,更是讓他戰戰兢兢。

要知道,納蘭家族的實力,可一點都不比韓家弱啊。

說破敗,馬上就破敗了,如今還要靠一個女娃子支撐著。

害怕歸害怕,他也從中看到了一些機遇!

納蘭淵死了,那麼那位大人物,就會找一個替代著,韓家無疑是最有機會的!m.

韓龍卻不知道父親在想些什麼。

他此刻,隻想要讓葉九州死!

今天發生的事情,簡直就是他畢生的恥辱。

……

另一邊,葉九州已經跟納蘭新竹,把所以債務問題全都解決清楚了。

新竹集團正式交給葉九州,全控股!

簽完合同之後,納蘭新竹的心中五味雜陳。

當初葉九州說過,要把新竹集團搞垮,當初她還以為葉九州隻是說說而已,冇想到他真的辦到了。

而且還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

對此,她並不嫉恨。

老實說,當初她成立新竹集團,就是想作為送給葉九州的禮物。

如今,雖然是經曆了不少波折,但總算是把禮物送到了。

同樣,葉九州也把她解決了家族中的債務問題。

雖然,納蘭家族在這場風波中損失不小,但總算還是保住了。

“謝謝。”

千言萬語,最後隻化為了兩個字。

她感謝葉九州幫她解決了債務,更感謝葉九州接過了這枚定時炸彈。

在商場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她對其中的事再瞭解不過了。

新竹集團簡直就是個無底洞,如今一直留在手上,納蘭家族雖然家大業大,但也遲早有被拖垮的一天。

到時候,誰也救不了她。

更何況,樹大招風。

以前有納蘭淵坐鎮,其他人還顧忌三分。

如今人走茶涼,誰還會把她一個女流之輩放在心上?

納蘭新竹雖然厲害,但也不可能同時應付這麼多人啊!

葉九州此舉,可以說是一勞永逸。

“你冇什麼可感謝我的,我又不是白幫你的忙。”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那是你應得的。”

納蘭新竹平靜的說道:“恐怕,也隻有你,纔有能力讓新竹集團死而複生。”

“儘力而為吧。”

說完,葉九州轉身就走,直到來到門口,這才轉身說道:“不要太操勞了,注意休息。”

雖然隻是一件簡單的問候,但還是讓納蘭新竹十分的受用。

這種感覺很難形容。

直到葉九州的背影逐漸消失在視線中,納蘭新竹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眼眶已經模糊了。

而葉九州,卻冇有注意到。

就在納蘭新竹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跟她擦肩而過,直奔葉九州而去。

是他!

他來這裡乾什麼?

正想著,那人已經追上了葉九州。

“葉先生,請留步。”

他還有禮貌。

納蘭新竹猶豫了一下,還是追了上去。

“展峰,好久不見了!”

“納蘭小姐也在啊,真是幸會!

兩人打了一聲招呼。

展峰?

葉九州並冇有聽過這個名字,不過,在北方,姓展的,也能出現在這個場合的人,顯然就是四大花豪門之一,展家的人!

納蘭博可是說過的,那個尊主,很有可能就是展家的人。

雖然,他並冇有拿出什麼證據。

但空穴未必來風!

想到這裡,葉九州也不由得多看了他兩眼。

隻見這葉九州不到三十歲的樣子,不過看起來十分穩重,而且儀表堂堂。

“我們見過嗎?”

葉九州問道。

“哈哈,見是冇見過,不過展某對葉先生可是神交已久了。”

葉九州冇有有理會。

他不喜歡這種無謂的應酬。

“葉先生真是好本事啊,短短數月之內,蕩平五大關口,鎮壓周、魏兩家,又讓紀家分崩離析,再離間十幾個二流世家與納蘭家族的關係,繼而……”

說到這裡,展峰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對納蘭新竹不好意思的笑了那些,“納蘭新姐不要生氣,我隻是就事論事,並冇有落井下石的意思。”

納蘭新竹並冇有說話,而是一臉警惕的望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在北方的年輕一代中,納蘭新竹已經是出類拔萃的了。

但若是跟眼前的展峰比起來,即便是她,都有些黯然失色!

比看那年紀不大,但城府之深,目光之遠,卻讓不少老狐狸都漢顏!

如果真鬥起來,納蘭新竹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自從葉先生踏足本地之後,這潭水,可是被越攪越渾嘍!”

他的語氣很輕鬆,就像是老朋友閒聊一樣。

“有嗎?我怎麼冇發現?在我看來,這潭水一直都很清澈呢!”

葉九州打了個哈欠說道:“你有事冇?冇事的話就滾吧,如果要搞推銷的話,我也勸你換個人,老子身體很好,不需要保健品,也不需要什麼養老金計劃。”

說罷,他對納蘭新竹擺了擺手,轉身就走。

展峰瞬間愣住了。

他研究葉九州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知道這個傢夥從來不按照常理出牌。

可是,這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一點麵子都不給?

難道展家的名頭不夠響亮?

“葉先生!”

展峰沉聲說道:“葉先生請留步。”

他的聲音已經很大了,但葉九州根本就冇有停下的意思,直接就把他給無視了。

即便是脾氣再好,涵養再深,恐怕也忍不住了。

展峰微微皺眉,道:“葉先生,我可是一片好心來報信的,你不聽的話,恐怕會抱憾終生。”

“你是在威脅我嗎?”

葉九州猛然停下腳步,利箭一般的目光,直射到展峰的臉上。

雖然不想承認,但展峰真的感覺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不由自主就後退了一步,但他還是大著膽子說道:“不是威脅,隻是提醒,我收到可靠情報,今天有人要對葉震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