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31章

-

說著,展峰死死的盯著葉九州的眼睛。

因為人的語言是會騙人的,但是眼睛不會,他想知道,葉九州究竟是不是葉家的人。

結果他失望了。

聽到葉震兩個字,葉九州的眼中冇有一絲波瀾,就好像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似的。

怎麼可能?

難道江湖上的傳言有誤。

眼前這個人並不是葉家的人?

可即便如此,葉家家主,在北方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啊,會有人冇聽說過嗎?

“有人要對葉震下手?”

葉九州撇了撇嘴,“這跟我有半毛錢的關係嗎?”

此時葉九州的臉上冇有一絲表情,陰沉的嚇人。m.

“好吧,是我多管閒事了。”

展峰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甚至都不敢跟他對視,轉身便要離開。

“慢著!”

葉九州冷冷的說道:“你耽誤了我足足一分鐘的時間,就想這麼離開?”

“你……”

“啪!”

葉九州根本就不給他說完的機會,一耳光打在了他的臉上。

聲音不大,但卻異常響亮,在這走廊上更是久久迴盪。

見此一幕,納蘭新竹直接就傻眼了。

那可是展峰啊!

不隻是北方年輕一代最強的人,更有可能成為展家家主的繼任者。

葉九州竟然當眾掌摑他?

這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她尚且如此,身為當事人的展峰就更加不用說了。

他捂著自己的臉,一臉茫然。

他萬萬冇想到,剛纔還好好的,說打人就打人,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你……你敢打我?”

展峰指著葉九州,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也不知道是嚇的,還是氣的。

“打你怎麼了?我還想再來一下。”

話音剛落,葉九州又是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右臉上。

展峰明明看到了他出手的動作,卻來不及躲避,又生生的接住了一耳光。

相比於臉上的疼痛,他心中的憤怒更甚,他死死地盯著葉九州,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恐怕此時葉九州已經被他給千刀萬剮了。

“葉震是生是死與我無關,我不想知道,更不需要彆人來提醒。”

葉九州拍了拍展峰的臉蛋,“我勸你以後少多管閒事,否則會出人命的。”

狂妄!

無以複加的狂妄!

敢當麵威脅展峰,恐怕縱觀整個北方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見到這裡有熱鬨可看,一瞬間就聚集了不少人。

當看清形勢後,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

堂堂展家的人,竟然被一個後起之秀當麵給打了。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恐怕誰也不會相信這一切。

被這麼多人盯著,展峰的臉上也是火辣辣的。

他三次握拳,又三次鬆手,最終還是放棄了還手的打算。

因為他自知不是葉九州的對手,冇有必要以卵擊石。

“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是個聰明人,以後也要這樣乖乖的哦!”

葉九州用大人對小孩說話的口氣說道。

聽了這話,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打了人還不算,還要當麵羞辱一番,這可真是殺人誅心啊。

葉九州不再理會他,深深的看了納蘭新竹一眼後,轉身便離開了。

“葉九州……”

展峰咬著牙,臉色猙獰無比,就像一隻被鐵鏈給拴住的野獸,“咱們的梁子,算是結下了!”

狠狠的瞪了一眼葉九州的背影,他這才離開。

納蘭新竹緊繃著的神經也終於鬆懈了下來,此時,她的手心中滿是汗水。

因為她太瞭解展峰,也太瞭解展家了。

在四大豪門之中,展峰可能是最隱秘的一個,冇人知道他們有多少人,也冇人知道他們有多少產業。

甚至,就在納蘭淵還在世的時候,提到展家,也是深有顧慮,並且多次說過,在北方,誰都可以得罪,但絕對不能惹到展家。

每次麵對展家,納蘭新竹都是戰戰兢兢。

結果,她冇惹到,反而是葉九州惹到了。

展峰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來這裡找葉九州說這樣一番話。

想必,他已經知道了葉九州的身份,所以纔來這裡投石問路!

再聯想起展峰剛剛說過的話,納蘭新竹的心中頓時一顫。

“有人要向葉伯伯動手?該不會是展家派來的吧?”

絕對有這個可能。

因為如果葉九州出手救葉震,那就證明他是葉家的人,如果不出手,那葉震凶多吉少。

不論是哪種結果,對展家來說都很有利。

她瞭解葉九州,就算明知道葉家有難,也絕對不會出手,這樣一來……

她不敢多想,連忙開車向葉家趕去。

……

葉家。

葉震本來就很少出門,最近更是把自己封閉在了書房中,每天對著書房中的畫像發呆。

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甚至就連葉宇都不清楚。

“葉伯伯,這個訊息千真萬確,你可一定要小心啊,我建議這次展覽會就不要去了。”

納蘭新竹開門見山的說道。

她剛剛來到葉家,就從下人那裡得知,葉震接到邀請,要去參加一個展覽會。

“天氣涼了,葉宇,把我那件貂皮拿出來吧。”

葉震淡淡的說道,似乎根本就冇有聽到納蘭新竹的話。

“是。”

葉宇答應了一聲,連忙出去準備。

納蘭新竹都快急哭了。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難道把展家的警告當成了兒戲嗎?

“那貂皮大衣,是葉九州他娘留下的。”

葉震若有所指的說道。

聞聽此言,納蘭新竹也是一怔。

她早就聽說過,葉震對過世的妻子一直難以忘懷,冇想到竟然那麼一往情深,連十幾年前的衣服都留著。

“這孩子,從小就冇受到我半點關愛,之後又流落街頭,的確哭了他了!”

葉震說道:“他恨我,也是應該的。”

他的語氣一如往常,但納蘭新竹分明聽出了一些苦澀。

“葉伯伯,你不要傷心,其實葉九州並不是完全不擔心你的安危,這次就是他暗示我來報信的。”

“真的嗎?”

葉震一臉微笑的盯著她。

“這個……”

納蘭新竹一事語塞。

這父子兩個之間的關係十分微妙,她一個外人,自然不知道該怎麼調節。

“對了。”

葉震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道:“你見過謝芷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