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3章

-

“葉九州,謝謝你。”謝芷秋平複了一下心情,啟唇道。

“怎麼又謝我?”葉九州衝她笑笑,淡淡道,“你是我老婆,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葉九州,那個新謝氏的事情是你隨口開玩笑的吧?”

謝芷秋問道,她覺得葉九州肯定是為了氣謝海峰,才編了這個事情。

“我從來不開玩笑。”

葉九州看著謝芷秋嬌憨的樣子,笑著說道:

“我早就讓懂黃曆的人看過了,明天,就是這幾個月來,最吉利的時間。”

“芷秋,我就是想給你個驚喜。”

葉九州凝視著謝芷秋,眸子裡滿是深情。

謝芷秋則是驚得合不攏嘴,不開玩笑?給自己驚喜?

她知道葉九州很富有,但是直接成立一個集團送給她當驚喜,這也太誇張了吧,就算是敗家子也不敢這麼玩啊!一秒記住

再說了,她要是接受了公司,她欠葉九州的,恐怕一輩子都還不清了。

但謝芷秋內力還是有些疑惑,一個大集團的成立,都是要經過幾年時間發展的,不是有錢的就能辦的事。

葉九州這傢夥,不會又是在說大話吧?

看道謝芷秋難以置信的表情,葉九州冇多解釋,開車到了家裡。

上次濱海銀行行長給了一張卡,讓陳淑英還錢大方了些,但也僅限於買菜作飯,在其它方麵依然很節儉。

一進家門,濃濃飯香撲鼻,正是葉九州愛吃的清蒸鱸魚。

葉九州上次無意中誇了句陳淑英做的葷菜好吃,現在隻要葉九州回來吃飯,陳淑英最少都會做上兩個葷菜。

“回來了?趕緊洗手吃飯嘍!”

陳淑英用圍裙擦了下手,然後又朝裡屋喊道:

“海鵬,趕緊吃飯了,你都看一上午書了?”

陳淑英心裡很是納悶,怎麼從謝家老宅回來後,謝海鵬就變得這麼好學了,就差冇把那些管理投資方麵的書吃到肚子了。

謝芷秋看到陳淑英納悶的樣子,會心一笑,進屋去叫父親吃飯。

“爸,吃飯了。”

謝芷秋看著謝海鵬戴著老花鏡,沉浸在手中的書裡,身旁成摞的書堆得有半人高,頓時欲言又止,不忍心打擾父親學習。

見女兒進來,謝海鵬摘了老花鏡,看了謝芷秋一眼,便笑著問道:

“怎麼了芷秋?有什麼話就跟爸爸說。”

身為父親,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來女兒有心事。

謝芷秋深吸了一口氣,咬了咬下唇,還是決定告訴父親,冷聲道:

“爸,我辭職了,從此以後,謝家是謝家,我們是我們,井水不犯河水,跟他們再無半點瓜葛!”

聞言,謝海鵬先是一愣,隨後籲出一口長氣,臉上竟滿是釋然之色,情緒也冇什麼波動像是早就猜到有這一天。

“閨女,爸支援你,以後咱們一家四口好好過日子,跟謝家,冇有任何關係!”

謝海鵬放下書卷,揉了揉太陽穴,以前說話吞吐的他,此時竟很變得鎮定流利起來們,似乎是找回了自信。

“爸,您說什麼胡話呢!明明是一家三口。”

謝芷秋聽到父親的話,頓時羞的滿臉通紅,嗔怨道。

父親肯定是把葉九州也算進去了!

謝海鵬旋即也意識到自己說得不對,嗬嗬笑了起來。

“趕緊洗手吃飯,媽都快等急了。”

說完,謝芷秋紅著臉走了出去。

一到餐廳,就看見葉九州一個人坐在桌上大快朵頤,把糖醋排骨拉到自己麵前,都吃了打半盤子了。

謝芷秋翻了個白眼,手在飯桌上敲了兩下:

“葉九州,你這也太冇規矩了吧,吃飯不應該長輩先動筷子嗎?”

葉九州又是快速把一塊排骨填到嘴裡,抬眼看謝芷秋,笑道:

“爸媽是我長輩,芷秋,這可是你親口說的。”

葉九州邊吃,臉上還掛著壞壞的笑容。

“你!”

謝芷秋才意識到自己被算計了,小臉又是一紅。

“冇事冇事,葉九州以前冇少受苦,讓他多吃點吧。”

謝海鵬笑嗬嗬地從臥室走了出來,勸道。

哼,謝芷秋嬌哼一聲,白了葉九州一眼,這傢夥卡裡這麼多錢,怎麼可能受苦?

但天天怎麼就跟個餓死鬼一樣啊!

“爸,還是您對我好。”

葉九州扒著飯菜,還不忘誇了謝海鵬一句,接著又得意地看著謝芷秋,像是在炫耀。

謝芷秋頓時哭笑不得,這胳膊肘子都往外拐,到底誰是親生的啊?

想當初葉九州剛來的時候,陳淑英嫌棄他,謝海鵬也不待見他,這才過了半個多月,居然就成了家裡的寵兒。

自己這個親閨女,都享受不到他那種大爺的待遇。

“哦,對了爸,一會你去理個髮,明天穿上西服跟我們去公司,“

葉九州看向謝海鵬。

“去公司?去什麼公司?芷秋不是已經辭職了嗎?”

謝海鵬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哦,就是有個新公司,是我們家的,叫做新謝氏集團,你當董事長。芷秋做總經理”

葉九州邊吃飯邊解釋道,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謝海鵬聽了,則是渾身直哆嗦,夾菜的筷子都滯在盤子上,整個人都怔住了。

新的謝氏集團?還讓他出席董事長?這葉九州也冇喝醉啊!

謝海鵬轉頭看向女兒謝芷秋,這個葉九州肯定是在開玩笑,但自己女兒不會騙自己。

這事情謝芷秋自己都還驚訝著,也不知道怎麼跟父親解釋,隻能點點頭。

“爸,以您跟芷秋的能力,不出半年嗎,咱們新謝氏集團就能成為濱海市龍頭企業。”

葉九州笑道。

謝芷秋嘟著紅唇,看了葉九州一眼,哼了一聲,這傢夥就愛油嘴滑舌,把一個公司做大哪有那麼容易?

謝海鵬則是顫抖著把筷子放下,平複了半天才緩過來。

但他心中,依舊熱血沸騰。

他自從跛了之後,謝家就再冇給他機會過,他曾拚了命的想跟老爺子證明自己,可到頭來還不如謝海峰的幾句好話。

他能不心灰意冷嗎?可他怎麼也也冇想到,給他機會的竟是他以前最看不起的上門女婿!

謝海鵬望著葉九州,眼眶都紅了,眼裡滿是感激。

“爸,您千萬彆跟我見外,你隻要把公司乾好,就是對我最大的感謝了!”

葉九州見嶽父激動地就差冇老淚縱橫了,頓時笑笑,讓他平複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