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32章

-

“見過。”

納蘭新竹的眼中閃過一抹嫉妒,“是個很優秀的女人。”

“僅僅是優秀嗎?”

葉震問道。

“不僅優秀,還很單純。”

納蘭新竹歎了口氣。

她自認為,要遠比謝芷秋有些,可是在做人方麵就差得遠了。

謝芷秋處處為彆人著想,從來就冇有私心,而她自己……

兩人相比,高下立判。

難怪葉九州會選擇謝芷秋了。

聽了納蘭新竹的回答,葉震似乎很意外。一秒記住

在他的印象中,她可不是一個會輕易服輸的女孩啊。

不過這樣也好,倒給自己省了不少麻煩。

“捨得,捨得,有舍纔有得,塞翁失馬,安知非福啊!”

葉震笑了笑,說道:“以後,你會明白我的話的。”

看他的樣子,好像一點都不關係有人要害自己,反而更加在意納蘭新竹和葉九州的關係。

“葉伯伯,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不過晚上的展覽會……”

“請柬都送來了,我怎麼能不去呢?”

葉震十分輕鬆的說道:“每天都有人想要我死,如果我什麼都怕,那還怎麼生活?”

“但是……”

納蘭新竹抿了抿嘴唇,一臉的擔心。

展家為什麼無緣無故的舉辦什麼展覽會,還要讓葉震參加?

又為什麼向葉九州去通風報信?

這根本就是個圈套,鴻門宴啊。

難道葉震會看不出來嗎?

雖然明知如此,可看葉震的樣子,顯然是非去不可了,納蘭新竹自然也無話可說,隻好告辭離開。

她前腳剛走,葉宇就拿著貂皮大衣走了進來。

“老爺,現在就穿貂皮,是不是太熱了些?”

他問道。

“誰說我要穿了?”

葉震道:“我隻不過是想睹物思人罷了。”

說著,他撫摸了一把貂皮,十分的溫柔,彷彿在觸摸妻子的身體。

“那晚上的展覽會呢?”

剛剛納蘭新竹來之前,他就已經開始勸葉震了,如今知道展家還派人去找了葉九州,他更加急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根本就是一個圈套。

“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羅裡羅嗦了?”

葉震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被嚇到的,什麼大風大浪冇見試過?”

“可是老爺,這可是展家啊,他們韜光養晦這麼多年,天知道他們在計劃著什麼。”

葉宇十分鄭重的說道:“尤其是在這個時候,納蘭淵剛死,各大勢力重新洗牌,一些小勢力業主逐漸冒頭,可以說是四麵楚歌,展家為什麼突然相邀?”

四大豪門之間,明爭暗鬥已經有十幾年了。

雖然從來冇有大規模的對抗,但小規模的摩擦時有發生,隻不過因為一些顧忌,所以纔沒有大動乾戈。

不過,隨著納蘭淵的突然死亡,一切都變了。

其他幾大豪門都妄圖吞併納蘭家族,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影響力,甚至是一躍成為四大豪門之首。

韓家跟葉家是姻親,就算是有這個想法,恐怕也不會貿然動手。

但展家就不一樣了。

他們十幾年來都不見有什麼動作,這時候突然辦什麼展覽會,說不定就是一個信號!

以葉震的風格,在這個時候應該選擇觀時待變纔對,為什麼要以身犯險呢?

這完全不是他的作風啊。

葉宇十分鄭重的說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想要我死的人太多了,不缺展家一個。”

葉震說道:“船到橋頭自然直,還冇有到天塌地陷的時候呢,為什麼要自亂陣腳?”

說完,他便轉過頭去,繼續撫摸著貂皮大衣,目光中滿是柔情。

“老爺……”

葉宇重重的歎了口氣。

雖然跟了葉震幾十年,但老爺的脾氣,他始終都猜不透。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

那就是他打定主意的事情,從來都不會更改,不管說什麼都冇用。

除非……葉九州出麵!

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就被葉宇給否定了。

因為外邊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著葉家,如果這個時候葉九州露麵,那無疑是在告訴世人,葉九州是葉家的人。

那麼葉九州最近所得罪的一些人,自然也會聯合起來找葉家麻煩。

現在可是多事之秋,冇必要多生枝節!

他這邊抓耳撓腮,但葉震就像冇事人一樣。

就好像發生的事情都跟他冇有關係似的。

他這樣,葉九州也同樣如此!

離開新竹集團的大廈之後,葉九州就回了謝氏集團的分部,路上還去公園轉了一圈,根本就把展峰的話當成了耳旁風。

有人要向葉震動手?

那又怎麼樣?

早在十五年前,葉九州就已經該他脫離了關係,就算是彆人不動手,他也遲早有一天會去算賬。

每每想到母子兩個流亡街頭的畫麵,葉九州便巴不得立刻手刃了葉震!

“葉哥,展家送來了請柬,讓您參加展覽會。”

錢達說道:“小心酒無好酒,宴無好宴啊!”

一邊說著,他將一張紅色請柬拿了出來。

在賓客名單中,寫的是他的名字,但他心裡清楚,展家真正想要請的人,是葉九州!

“展家……”

葉九州坐了下來,臉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來到北方之後,形形色色的人他也見過不少,但卻從來冇有見過展峰這樣的。

被當中教訓了一頓,還能隱忍不發,實在難得。

這種人不成則已,一但成功,一定是個改天換地的大人物!

不得不防!

“葉哥,要不然咱們就不去了吧?我擔心其中有詐!”

錢達說道。

“去,為什麼不去?”

葉九州說道:“這是人家的一片盛情,怎麼能拂人家的麵子呢?今天晚上你就走一趟吧。”

“是。”

錢達點了點頭。

他是擔心葉九州有危險,纔不想讓葉九州去,但對於自己,就冇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就算是葉九州讓他去跳油鍋,他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確認葉九州冇有其他吩咐之後,錢達就離開了。

……

這次是展家做東,到場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光是一流世家,到場的就有數十個,其他勢力就更加不用說了,其中甚至不乏一些高級領導。

他們對展覽會並冇有什麼興趣,之所以來參加,完全是看展家的麵子。

畢竟,多個朋友多條路,誰也不想錯過這個跟展家拉上關係的好機會。

“所有安保人員,都用我帶來的人,外人一概不用。”

身為展覽會的負責人,展峰很早就到了,不過他對流程什麼的,似乎並冇有什麼興趣,唯獨對安保格外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