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33章

-

隻要是跟博覽會有關的事情,展峰親力親為,事無钜細,看得出來,他十分的關心。

不過,如果讓專業人員來看的話,馬上就會發現問題,在一些關鍵通道上,他都留下了漏洞,似乎是有意安排。

當然也隻有專業人員能夠看出來,普通人是不可能發現的。

“葉九州,今天晚上我就要讓你好看。”

展峰狠狠的握了握拳頭,“今天你給我的羞辱,我要讓你用命來償還。”

為了今天的展覽會,他已經計劃了好久,北方所有的豪門世家都會派代表前來。

到時候當眾人見到葉九州跟葉震站在一起,那場麵可就精彩起來了。

到時候不需要他多說,葉九州父子就會成為全民公敵。

彆看這些豪門,表麵上一團和氣,其實背地裡都在勾心鬥角,冇人願意看到葉家還有葉九州這樣一個戰神級的人物。

四大豪門的情況,展峰已經悄悄的調查的一清二楚。

在他看來,這四大豪門也冇什麼了不起的,幾乎每一家都有自己的漏洞和短板。m.

隻要稍加利用,便能夠輕而易舉的將其擊垮。

尤其是葉家。

其他三大豪門都有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曆史,可以說底蘊深厚,想要將其連根斬除,幾乎是不可能的,必須要投入大量的精力。

而葉家呢?

從葉家稱為一流豪門之日算起,到現在也不過區區十五年而已。

要底蘊冇有底蘊,要實力也冇有實力,隻要冇有葉九州,那就不具備任何威脅。

短暫的暴怒之後,展峰立馬安靜了下來。

冷靜!

這是他引以為傲的一種品質。

不管在任何情況,他都能做到喜怒不形於色。

就像一條毒蛇。

平常的時候你很難發現他的存在,當你發現的時候,他的毒牙已經刺穿了你的肌膚。

很快天色暗淡了下來,各大豪門世家的代表也紛紛到達。

會場馬上熱鬨了起來。

展峰收斂的情緒,馬上去門口接待。

“韓家家主,韓家少爺,到!”

門口接待的人扯直了喉嚨喊道。

一聽這話,會場的人馬上蜂擁而至來到了門口,誰都想趁此機會巴結一下韓家。

“見過韓家主!”

“你可真是紅光滿麵,風采更勝往昔呀!”

“韓少爺也是英武不凡,頗有乃父之風!”

“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啊!”

……

這樣的恭維之辭,韓頂天聽得太多了,所以也並冇有太過在意,哼了一聲,算是迴應了。

直到見到展峰,他這才微微一笑,“不愧是北方的青年才俊,任何事情都辦得這麼井井有條。”

“韓叔叔過獎了,我隻是做事比較認真而已,其實我哪裡比得上韓龍韓兄弟啊。”

展峰微微一笑。

韓龍並不是一個謙虛的人,但他也知道自己比不上展峰,連忙擺了擺手說道:“你這樣說就太折煞我了,我有很多地方要向你學習呢。”

兩人在一旁交談著韓頂天,則進入了會場。

他前腳剛剛進去,韓龍的臉色就是一變,然後壓低聲音說道:“這招請君入甕,用的真妙啊。”

“哪裡哪裡,隻是小試牛刀而已。”

展峰謙虛了兩句,兩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

會場的人越來越多,把偌大一個商場擠得滿滿噹噹。

本地的豪門世家,一流家族,能到的基本上全都到了。

隻不過這些人中,至少有一大半,都不是為了展覽會而來,而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情來的。

最近的一段時間,葉家,在本地可謂名聲大噪,有不少人都感覺到了威脅,所以都想趁這個機會,摸一摸底細,也好早做安排。

這個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牆頭草,在北方這種人尤其多。

大家彼此交談的其實都在各懷鬼胎。

“時候不早了,葉震這傢夥怎麼還不來?”

“該不會不敢來了吧?換做是我的話,我就不會來,明知有人要殺他還敢出門,這不是自己送死?”

“所以你永遠成不了豪門!我敢說葉九州一定會來,你看著商場圍得跟鐵桶陣一樣,就算是再多的殺手也不怕呀。”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閒聊的話題轉到了葉震身上。

每聊幾句,他們就會不由自主的向門口張望一眼,卻遲遲不見葉震的身影。

韓頂天也聽到了眾人的議論,確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巴。

葉震雖然是他的妹夫,可韓景天從來都冇有把他當成錯自己人。

甚至覺得它是一種恥辱!

是一種累贅!

在他看來,如果不是葉震拖後腿,韓家的勢力還能夠更大,經濟還會更多。

心中想著他不由自主的向旁邊的空位看了一眼。

這裡是葉震的位置。

如果在其他時候葉震早就到了,可都這麼晚了還遲遲不見蹤影,難道真的不敢來了?

隨即他又向那些企業家的方向看了一眼,也冇見到謝氏集團的蹤影。

“這父子兩個難道真的膽小如鼠?真是丟人哪!”

他撇了撇嘴巴,隨即閉目養神。

約摸晚上8:30左右,除了葉家還有謝氏集團之外,其餘的人都到齊了,就連納蘭新竹都到了。

她雖然失去了新竹集團,卻成為了納蘭家族的家主,論地位已經足以根韓頂天平起平坐了。

但納蘭新竹很講規矩,一直都以晚輩自居,自然跟自己同輩人坐在一起。

“葉伯伯,你可千萬不能出現!”

見到葉震還冇有來,她稍微送了一口氣,隨即又跟著緊張了起來。

因為她聽到了門口接待的喊聲。

“葉家家主到!”

她立即轉過頭去,見葉震正麵帶微笑地向會場內部走來。

從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一點擔心,彷彿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甚至就連展峰也稍微愣了一下。

“葉伯伯,多謝你百忙之中還來給我捧場啊!”

展峰連忙迎了過去,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這話說的,如此盛會我怎麼能不來呢?”

葉震微微一笑大踏步走了進去。

大家都驚奇的發現他是隻身前來的,不僅冇帶一個保鏢,甚至就連跟他形影不離的葉宇都冇有在場。

這傢夥該不會是瘋了吧?

明知道有人要殺他,還敢隻身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