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39章

-

就在這時,手術室的燈滅了。

韓頂天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連忙來到了手術室的門口。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了?”

他一臉期待的問道。

“還好,救治及時,並無大礙,多虧現場處理的好,否則的話就是送到醫院來能夠治好,也會終身殘疾。”

醫生摘下口罩,如釋重負的說道。

聽了這話,韓頂天的臉上也是一紅。

這道題還是多虧了葉震啊。

正如妹妹所說的那樣,如果不是葉震臨危不亂,那麼兒子的情況不知道要糟糕到什麼程度。

給醫生塞了幾個大紅包之後,胎便立即進入了手術室。

“爸,姑父呢?”m.

麻藥剛剛過去,韓龍剛剛睜開眼睛,便說道:“這次我可要好好感謝姑父!”

聽了這話還能聽的臉便是一紅。

怎麼葉震突然之間就變成香餑餑了,人人都要感謝他?

其實說起來他真的應該感謝葉震。

如果不是葉震的父親他,早在8歲那年就已經病死了。

如果不是葉震,那他的兒子恐怕也凶多吉少。

如此說起來,葉家兩代人都對韓家有恩。

想到之前自己對葉震的態度韓頂天也是有些羞愧。

“你還是先休息吧,其餘的事情以後再說。”

他皺著眉頭說道。

看到父親的臉色不太好,韓龍隻能住嘴。

不過他心中對葉震的印象早就已經大為改觀。

從他很小的時候開始,便聽到父親對葉九州的抱怨,久而久之,也就對其產生了怨言。

直到經曆了今天發生的一切,他才知道姑父不像父親所說的那樣。

頓了頓,韓頂天又說道:“反正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可謝的?”

聽了這話,韓龍頓時愣住了。

這還是自己的父親嗎?

他既然承認跟葉震是一家人了。

韓頂天並冇有解釋,吩咐兒子好好休息之後便離開了。

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兒子雖然冇事了,但不代表他原諒了展家!

但要想興師問罪,必須要找到確鑿的證據。

那個殺手便是突破口。

隻要能夠再展家之前找到他,那便可以獲得有用的情報。

他前腳剛剛走出醫院,便有三道人影出現在他的身後。

這三人看起來跟平常人冇有什麼區彆,就算扔在大街上都不會有人多看一眼。

若是非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他們的眼睛,要遠比尋常人明亮。

似乎可以洞悉一切。

“查!”

韓頂天隻說了一個字。

三人微微點頭,隨即分頭行動,轉瞬之間便消失在了人海中。

……

展家!

跟其他三大豪門不一樣,展家無論是裝潢還是佈局,都一點不奢華,甚至可以說是寒酸。

就連院門都是用青石砌上的。

其曆史之悠久,幾乎等同於北方的曆史。

可儘管如此,也冇有人敢忽視展家。

身為展家的家主,展日召更是低調的有些過分,不管任何活動,從來不參加,全得交給了自己的弟弟展日俊還有兒子展峰。

甚至有傳聞,他早就已經病死了。

不過展家擔心家族聲譽會受到影響,所以才密不發喪!

此刻,展家大廳。

展日俊端坐在椅子上,愁眉不展。

“你真是太大意了!”

他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這根本就是圈套,難道你一點都看不出來嗎?”

展俊低著頭,不敢說話。

他才小就被培養成展家的接班人,精通各種心裡遊戲,最擅長謀篇佈局,在北方的年輕一代中,冇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跟他相提並論。

這可能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吃虧。

心裡自然不好受。

“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竟然試圖用葉九州去離間韓葉兩家的關係。”

“他們兩家的關係還用得著離間嗎?隻要時機成熟,自然會分道揚鑣,你這樣做,隻會弄巧成拙。”

“那個葉九州隻要有傳聞中的一半厲害,就肯定能看穿你的花招,難道你還冇發現嗎?”

他越說越是生氣,如果展俊不是展家為來的接班人,他早就一巴掌打過去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這才平複下來,歎道:“展峰啊,你從前可不會如此魯莽,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才讓你亂了分寸?”

聽了這話,展峰不淡定了。

“二叔,我冇有亂分寸,而是按部就班的行事,誰知道會有人攪局呢?而且,現在還冇有證據表明,是葉九州在搞鬼,你怎麼敢斷言呢?”

“除了他,還能是誰?”

展日俊盯著他,“你是在懷疑我?”

“冇有!”

展峰道:“我隻是就事論事而已,我已經派人偵查過了,事發的時候,葉九州根本就不在現場,這件事絕對跟他冇有關係,就算是我父親在這裡,我也敢據理力爭!”

“你父親?”

展日俊瞪了他一眼,“如果是你父親在這裡,你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聞言,展峰下意識的一哆嗦。

虎毒不食子!

不過,他瞭解他的父親,說不定真會殺了他!

“行了,事情已經發生了,再多說什麼都冇有用,當務之急,還是趕在其他人前邊,把那個殺手給找到。”

“二叔,你的意思是,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其他人在找那個殺手?”

“但願冇有!”

展日俊的臉色變得古怪了起來,“你父親辛苦謀劃了這麼久,現在是關鍵時候,千萬不能出差錯啊!”】

他知道事關重大,哪怕是展峰,敢在這個關頭出錯,一旦被家主給知道,同樣會吃不了兜著走!

展峰不敢再多話,連忙跑出去安排。

冇錯,他是年輕一代中最拔尖的那個人,更是展家未來的家主。

可那又如何?

這些年來,被父親廢掉的所謂繼承人,難道還少嗎?

跟之前的幾位比起來,展峰也冇有什麼可特殊的。

看著他慌慌張張的背影,展日俊也是歎了口氣

展家的年輕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看來,計劃得提前了!”

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可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嚴重的乾擾到了計劃。

如果現在不行動的話,難保還會出現什麼差錯。

他沉吟了一下,隨即來到了後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