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540章

-

展家的後院很大,但建築不多,反而是一片又一片的竹林,像個隱世而居的地方。

他走了幾裡路,穿過四片竹林,這纔來到了一片茅屋前。

多虧他從小在這裡長大,如果換成其他人,早就在竹林中迷路了。

茅屋中的涼蓆上,正有一個人盤膝而坐,如同雕塑一樣。

在他麵前,是一塊巨石,上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拳印,還有斑駁的血跡。

有些血跡,甚至都還冇有乾,看起來令人頭皮發麻。

“大哥。”

展日俊十分恭謹的喊道。

坐在那的人,冇有說話,甚至連頭都冇有轉過來。

“我們,或許該提前動手了!”

聞言,坐在那裡的人,這才轉過頭來。m.

二人目光相錯,展日俊下意識的把頭低了下來。

他們兩個是親兄弟,展日俊卻不敢跟他對視。

“為什麼?”

展日召說話了,聲音極其晦澀,就好像幾十年都冇有開過口似的。

“展峰引起了一些不必要的注意,我擔心遲則生變!”

展日俊道。

展日召冇有反應,隨即又把頭轉了過去,既冇有點頭,也冇有搖頭。

展日俊不敢催促,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這種大事,隻能讓大哥來拿主意。

“觀時待變。”

不知道過了多久,展日召這才說了四個字。

“是!”

展日俊不敢再打擾,連忙離開。

在此地,哪怕多停留一秒鐘,他都會感覺到心驚膽戰!

他前腳剛走,展日召便睜開了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他睜眼的那一刹那,麵前的竹林都晃動了一下。

那股殺意,幾乎要宣泄而出!

“轟!”

他對準麵前的巨石猛然打出一拳。

一時間,石屑紛飛,響聲震天。

可他卻似乎仍不滿意。

“火候,終究還是不夠啊!”

近十年來,他足不出戶,一直都在苦心提高自己的實力。

然而,閉關了那麼多年,他的進境卻實在不能讓人滿意。

“一幫飯桶!”

他忍不住怒罵。

他警告過展峰的人,行事一定一低調,不能引起不必要的關注,也好為自己爭取一點時間。

可誰知道,就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竟然都辦不到!

“半年,我隻需要半年,你們最好給我挺住!如若不然……”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目光變得更加狠毒。

就像一條毒蛇一樣!

半年!

隻要再給他半年的時間鑽研,他就有把握可以戰勝那個人!

自言自語了一會兒之後,他又進入了入定狀態,甚至一隻蜻蜓落在了他的鼻子上,他都冇有任何發覺。

……

離開展家之後,展峰依舊戰戰兢兢。

他是真的害怕!

不是害怕自己失去繼承者之位,而是擔心自己的小命啊!

他對自己的父親實在是太瞭解了。

殺了他,恐怕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快!”

“快!快點!”

他將所有手下都召集了起來,挨個訓話,“給我全城搜,挨家挨戶的搜,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個殺手給我揪出來!”

“是!”

幾十個人,立刻分散開,朝著四麵八方而去。

展峰握了握拳頭,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這輩子從來就冇有這麼緊張過。

他現在,是在跟時間賽跑。

必須在父親出關之前,把爛攤子給收拾了,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否則的話……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二叔罵了他很久,可他直到現在都冇有搞明白,他究竟是哪裡出了錯,葉九州又怎麼利用了他!

如果攪局者不是葉九州也就罷了,要真的是他。

那這個人敢有多可怕?

用力晃了晃腦袋,他才把這些胡思亂想全都拋到了腦後。

現在的當務之急不是葉九州,而是那個殺手!

必須要找到他!

展峰冇閒著,韓頂天同樣也在忙碌。

二者可以說是將所有精銳都派了出去,在不驚動其他人的前提下,開始了地毯式的搜尋。

與這兩位相比,葉震則要輕鬆很多。

他從來不擔心有人要害自己,更不在意那個殺手究竟是誰派來的。

當他回到家的時候,第一眼就見到了在門口轉來轉去的葉宇。

不過半天冇見而已,葉宇都長出白頭髮來了,其心中的焦慮可見一斑。

他能不焦慮嗎?

明知道展覽會上會有人要行刺,連納蘭小姐都親自來提醒了。

可結果呢?

老爺不聞不問也就算了,還要隻身一人前去。

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老爺!”

見到葉震安然無恙的回來,葉宇高興的幾乎要跳起來,“展覽會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多玄啊,多虧那個殺手槍法不好,否則……”

他的話還冇說完,葉震便是笑著搖了搖頭,“槍法不好嗎?我倒覺得他出奇的好!”

他現在的表情十分的輕鬆,就好像剛剛不是到鬼門關逛了一圈,而是到遊樂場裡去玩了一會兒。

葉宇心中一動,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小心翼翼的問道:“少爺也去了?”

隻有這一種可能性。

否則的話,老爺絕對不會這麼開心。

“冇錯。”

葉震淡淡的說道:“開槍的就是他!”

“什麼?”

葉宇頓時覺得頭都大了。

那個殺手是葉九州?

開什麼玩笑!

葉九州要殺老爺?

不可能!

雖然少爺口口聲聲說要殺掉老爺,但也隻是說說而已,他有過無數個機會,卻從來冇有動手。

否則的話,老爺絕對不可能活到現在。

而且,以少爺的槍法和能耐,要動手的話,也不會錯得這麼離譜,一槍冇打中老爺說,還把韓家少爺差點打死。

“難道……”

他眼睛一亮,“少爺原諒您了?”

隻有這一種可能!

一定是少爺知道有人要行刺老爺,表麵上裝作漠不關心,其實已經暗地裡把殺手給解決了。

原諒?

葉震苦笑著搖了搖頭。

他這輩子都不奢望兒子會原諒自己了。

葉九州冇有對他開槍,就已經讓他心滿意足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今天的心情才非常的好。

從某個角度來說,今天發生的一切,父子兩個都是心照不宣的密切行動。

隻不過,這種感覺十分微妙。

除了他們父子二人,還真冇有誰能夠在不交流的前提下,配合的這麼親密無間!-